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532|回复: 2

名门新妇

[复制链接]

39

主题

118

积分

90

花币

一星会员

Rank: 2

积分
118
发表于 2018-6-27 17: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华灯初上的夜晚,台北信义特区的大道上,一部计程车缓缓地前进着,最后在一栋高级的玻璃帷幕大楼前面停了下来,从车内跨出一位打扮得非常摩登亮丽的女人,那就是我~尤慧甄。经过两年的努力,已经由一个小组长晋升为营业推广部副理了。今晚是受邀来参加黄氏集团总裁的寿宴,由于该集团与我们银行有资金的往来,而且关系甚为密切,因为业务的需要,我经常在该总部走动,今天之所以升任经理,黄氏集团贡献不少…… 
  踏入会场,哇~黑鸦鸦一遍好多人耶!如果不是专程带礼物过来,我才不想参加这种无聊的宴会呢!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开始加入寒暄,周旋在熟客户之间,当然吶!免不了有些贪图美色的富商,会过来藉机搭讪、敬酒啦!因职业使然不便加以拒绝,加入空腹喝红酒,一下子就已经两颊发烫、头重脚轻了……忍不住快步躲入洗手间清理一下……
  出来后拐入一间不知是商谈室还是休息室,里面空荡荡的,有点幽暗,就坐了下来阖上眼眸好好休息醒酒……
  「怎么?累啦?」突然门口发出搭讪声!
  「哦!没……只是想安静一下……」我回过头来打量着,三十来岁、满斯文的……
  「我可以进来吗?」问完就走了进来,还顺手把门带上……
  「你这不就进来了吗!」我是有点不悦的回答,因为不想有人打扰,破坏当下安静的环境……
  他好像意会到我的不快,于是静静地坐在靠落地窗那边,望着夜空里的台北101大楼……这时候我反而有点不自在,也有点过意不去……于是偷偷地瞄着他的侧面,仔细一看!咦~那轮廓有点像今天的寿星黄总裁呢!
  「怎么!看够了没?」他突然转过头来,笑笑的说着。
  「喔!你……你是~」我心虚地询问……
  「我姓黄,妳呢?」哦~我就知道!一定是黄董家族的成员。
  「我姓尤,请多指教……」职业性地的从小皮夹里取出名片,递了过去。
  「尤慧甄,哇!银行的副理耶!请问有这么年轻美貌的副理吗?」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赞美?
  「你喔!就爱开玩笑!嘻嘻……」这下子气氛轻松起来啦!
  「无聊的宴会喔!害我大老远从澳洲回来……」
  「什么?澳洲回来?」我讶异的问。
  「是呀!如果不是我老爸生日,我才不想回来呢!」
  「哇~黄董是你爸爸!失敬!失敬!」这回我真的傻住了……
  「哎呀!我们不要谈这些……聊点别的……」听他口气有点无奈的……不方便再调查身家啦!
  「好啦!黄公子~那谈谈澳洲给我听好吗?澳洲我没去过耶。」于是他兴趣来了,话匣子一开就滔滔不绝、眉飞色舞地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后来给撞进来的两位酒鬼打断了……我看了看腕表,时候已不早了。
  「黄先生!我想先告辞了,有机会再听你聊……」我站起来客气的说。
  「好呀!我也呆不住了!一起走吧?我们从另一头侧门出去,免得被缠住脱不了身……」他倒是满细心的。
  「嗯!我们偷偷熘,反正少了两个人也没人注意……」于是我俩逃了出来,搭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
  「来!我送妳回去,住哪里?」
  「啊!不用麻烦啦!现在还早,我搭捷运回去。」我客气的推辞。
  「不麻烦!不麻烦!能送妳回家是我的荣幸,住哪?」
  「那就劳驾大少爷啦!不过很远耶!淡水喔!」看他一脸诚挚的表情,不忍再推啦!
  「啊!顺路耶!我住天母呢!先送妳回淡水再折回,很近!快上车……」
  于是坐上了他那部豪华宾士双门跑车,往淡水奔驰一路上暗暗想着:“如果他是我男朋友不知该有多好!又潇洒、又有钱!”嗨!不要痴心妄想啦!凭他这么好的条件,哪会没女朋友!说不定已经结婚吶……
  「黄先生!今天怎么没看到夫人呢?」我试探地问着。
  「夫人?有呀!我妈都跟在老爸的旁边呀!妳没看到?」他讶异的反问。
  「嘻嘻……不是啦!我是指你太太耶……」
  「哦~哈哈……我还以为妳说我妈呢!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哪来的夫人?哈哈……」哦~有望啦!
  「骗人!怎么可能没女朋友?凭你的条件……什么样的女人交不到?」我仍想再确认一下。
  「真的!从小就被送到澳洲墨尔本读书啦!哪有机会交呢?何况不喜欢洋妞!我喜欢本土的,像妳!哈哈……」他不忘调侃我一下。
  「像我!你爱开玩笑!我哪有那么好命呀!嘻嘻……」嘴里说着内心暗自得意……
  「真的啦!我就喜欢像尤小姐这类型的,不但美丽而且有成就,处事稳健,就像……就像女强人。」哦~有恋母情怀!于是笑笑地撒娇:「人家才不要当什么女强人呢!我要当小女人!嘻嘻……」
  一路上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气氛甚为融洽,很快来到淡水的家。本想藉机邀请上去坐坐;不过为了不让他觉得我是个随便的女人,只好作罢,这是急不得的!不要一下子把他给吓跑了!因此SAY GOOD BY!
  事后打听,他没再回澳洲读书啦!因为是长子,黄董想栽培当接班人,在管理部安排了一个重要职位,要他好好见习……从此我跑该公司特别勤快,主要的目的无非是想看看黄大少爷耀宗,而他每次见到我也都眉飞眼笑的……也讨好地将在其他银行出入的,转移到我们银行,让我好交差……这期间不免会一起吃吃饭、喝杯咖啡、通通电话……一股若有若无暧昧的情素已经悄悄地发酵啦!

一天、假日、午后,手机响起来……
  「喂~喂……哦!耀宗呀…什么?你在楼下…嗯!好!等我一下,马上下去…」喀喳关上了手机。原来是黄大少假日无聊,想约我到对面渔人码头逛逛。很快的换上俏丽的休闲衫,下身套上简洁的网球白短裙,打扮得很轻松休闲,飞快地来到楼下。
  「哇!好健美!好漂亮喔!」嘴里赞赏着,一双眼睛从头看到脚,而且还停留在丰腴修长的大腿上……
  「看什么看!走!我请你喝咖啡、看夕阳……」轻啐了一口,拉着他就往山坡下走……来到了捷运站旁边一家精緻的露天COFFE SHOP,选了靠淡水河边的位子并排坐下来。在夕阳余晖中,对岸观音山朦朦胧胧显得那么美……闻着飘来浓郁的咖啡焦香味、还有诗情的西洋情歌旋律,这对俪人不知煞羡了多少路过的男女……
  「嗯~冷吗?」他体贴地将手搂住裸露的臂膀……
  「嗯!」轻轻地把秀髮依偎他怀里……因为夕阳已坠入海面下,入秋的海风袭来确实有些寒意,两条裸露的玉腿不禁靠上他的膝盖,而他也温柔的伸出右手覆盖在冰冷的腿上,轻轻抚擦,去除凉意……此时无声胜有声!像小鸟依人似的紧缩在他怀抱里,静静地感受温暖的体温,还有诱人的心跳…偶而会调皮的扇动翘翘的睫毛,在他脖颈搔痒…而他也爱怜的将我抱起置放在大腿上,紧紧的搂抱…好几次想?起头来,把樱唇靠上去;但还是羞怯地强忍下来!此情此景我相信已经陷入爱恋的旋涡中啦……
  就在这时候,夜空飘下濛濛细雨……耀宗在我耳边轻语:「慧甄!下雨啦!我们回去……」两人依靠着往山坡上公寓缓缓走去,此时老天好像有意在作弄人,哇!一下子下起倾盆大雨……
  「哇~雨好大喔!快跑!」一声娇唿,拉着他就跑……大概是雨下得太大,总觉得路好像很远似的……好不容易冲进了公寓大楼。「哇~看你都湿透啦!嘻嘻……」我指着湿漉漉的他笑着。
  「看妳!还不是一样……哈哈……像落汤鸡……」他反过来糗我。
  「走!上我那儿。」毫不忌讳的拉住他的手臂钻进电梯里……
  进了香巢取了浴巾体贴的踮着脚往他头上擦,这时候藏在湿透贴身衣衫内的乳房,轮廓非常鲜明的巍巍翘着,随擦拭的动作在他眼前晃呀晃。更甚的是一双藏不住的乳头香艳的激凸显现在胸前……难怪他像小孩那么乖的让我擦干;原来是被眼前美景给吸引啦!
  啊!纤腰突然给密密实实的环抱住,樱唇也被捕捉住啦!两具湿淋淋的肉体紧紧的贴实,哇!好性感、好舒服喔!一阵晕眩脑袋空空地,微张檀口接受刁钻舌尖的入侵,并且发乎自然的反射,激情的伸出香舌与之交缠……
  情到激动处,手掌摸索的往下移,扣上圆翘的臀瓣用力往他下体压挤……哦~太酥爽啦!小腹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坚硬……还狂乱的往我秘处顶撞……室内弥漫着沈重的喘息和吁吁娇喘声。就在他悄悄将手向下移动,插入短裙内的时候!我轻唿一声:「不要~」悬崖勒马的推开亢奋的他……
  「不可以!去、去……到浴室把湿衣服换了,不然会感冒……」顺手把浴巾塞入他手里。在他进入浴室时,我很快地脱去身上湿答答的衣物,披上一件开襟的晨袍束上腰带,手上拿着毛巾擦揉湿湿的长髮……
  「慧甄!我现在该怎么办?穿什么……」耀宗探出赤裸的上半身,手里拿着脱下来的衣裤傻傻地问着。
  「不要穿呀!嘻嘻……你不会围上浴巾吗?」我娇啐地笑着。接过衣服连同我换下的一起丢到洗衣机里。看他下体围着短小的浴巾,遮遮掩掩地走出来,看在眼里不禁“噗嗤”一笑,浴巾前面滑稽的顶着高高的帐篷……
我亲暱的牵引到长沙发坐下来,未着内在美的酥胸紧密的靠在他赤裸的臂膀。这时候他转过身将我温柔的拥抱住,继续之前未完成的任务……唇瓣再次接触,香舌又被捲吸,半推半就的张开樱桃小嘴,让他尽情的吸吮、恣意搅拌……  
  手已经插入微开胸襟里面啦!从乳沟摸到柔软乳峰、由乳峰登上翘立坚挺的乳头……哦~好美、好舒服,衣领已经滑落了,两颗白晢颤抖的乳房露在风中……不觉得沈醉的瞇上眼眸,陶醉在酥骨的爱抚里……
  「喔!不要!真的不可以……」惊觉的压住不知什么时候,侵入下体抵住阴缝的手指。我知道他已经察觉到私密处涌出的氾滥,不禁娇羞的将头埋入他怀里……低声喃喃地:「嗯~不要……这样不好……人家不敢吶!爱我……就不要强迫我……」
  「唉~」他嘆了一口气,颓然的放弃侵犯……
  「嗯~呢!不要这样嘛!人家怕……没经验嘛!嗯~」撒娇地轻摇他放开的身体,坚实弹性的肉球,激情的在他赤裸的臂膀揉搓……伸出羞怯的纤指,轻触胯下的挺立……「嗯~你很难过吗?」
  他故意不理的简短回应:「难过又有什么用!」
  「那……那我帮你、帮你弄出来……好不好?我知道你撑着很难过呢!」娇憨羞涩地轻声求着,同时轻柔地从浴巾下摸入,缓缓地抚过大腿……握住昂翘的阴茎……
  「哦~呜……呜……」耳里听他舒爽的呻吟,不觉得加快套弄的速度,接着还贪婪的扯掉围在腰间碍手碍脚的浴巾……一边轻搔累累的睪丸……
  「哦~哦~啊…啊…呜~呜…」没多久,一阵忘情畅快呻吟、勐抖下体……一股浓稠的精液喷洒而出,差点喷到我娇脸……
  「嗯!黄大哥!你……会不会看不起我?你是我唯一做的喔!」一脸未经人事,假贞节的轻诉……
  「我知道……妳对我好!不会辜负妳的一片真情……」
  「嗯~真的吗?不要骗我喔!其实不是不给你;是怕你玩腻了不要我!那怎么办……万一有了!那……那……」好像很委屈,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不哭!不哭!依妳就是啦……不哭!保证以后不会勉强妳的!」这下子慌了手脚,边安抚边亲吻着流下的珠泪……
  就如此这般将演技发挥到极致!最后在他又是保证、又是发誓甜言蜜语的攻势下,终于破涕为笑……再经过短暂的温存调情,才依依不捨的离去。随后我现出得意的笑容,“他终究还是逃不出我的掌心……”
从此我们约会的频率急速增加、热恋的火焰迅速漫延,没见面的时候总要通上几通电话,甜言蜜语一番。纵然他因公出国,仍然越洋电话一聊就是一个小时,一点都不心疼!还有我们再怎么亲吻、再怎么调情爱抚!仍依计划紧守蓬门,以手淫代替交媾,绝不让他轻易得逞。不过如此已不能满足他的慾望,于是决心让他如痴如醉……有一次在阳金公路的擎天岗约会,在需索不着情急下,将他的阳具含入嘴里……当时耀宗他惊喜得高声呻吟,吞吐没两下子就全身痉挛,精液倾巢而出,数量多得吞嚥不下,由嘴角溢出……这时他双手捧住含春带羞的脸庞,轻柔爱怜的擦去残留的精液……
热恋的这段期间,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在处理以往纠缠的感情、或者解决本身性慾方面的需求,非常的谨慎小心!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绝不轻易与他人上床,带回家里做爱更是免谈。因为亲密熟稔的他,不知什么时候会出现?
事情该来的总会来!我期盼的日子终于到来。耀宗前来告诉我,他老爸、老妈想见见我、跟我聊聊。
「什么?你爸妈要见我?因为业务往来黄董不是早就认识了!」我故作讶异的说。
「慧甄!是这样的,我向他们提出结婚的要求,他们非常慎重,一定要先跟妳谈谈……」
「你结婚关我什么事!为什么要跟我谈?」我红着眼眶装蒜的埋怨。
这下子呆头鹅慌了手脚,摸不着头绪赶忙地:「妳怎么了?到底怎么了?真是急死人啦!快告诉我!」
「你…人家跟你在一起那么久!什么都给了你…但是…你跟我求过婚吗?」这时候还欲擒故纵的嘟嚷!本来嘛!戏要演就演像一点……
「哦~原来是这样喔!我以为……以为娶定妳啦!好!好!现在正式向妳求婚……」说完竟然“喀”一声跪下来……
看在眼里觉得好笑,噗哧笑出声来,轻啐地说:「谁希罕?快起来!都大人了还下跪……羞羞脸……嘻嘻……」接下来就又玩成一团,不免搂搂抱抱,衣衫尽弃两股交缠,房内充满娇哼与呻吟……而那隻红咚咚、硬梆梆的鸡巴,还是仅能在蓬门外徘徊,不得其门而入……
「嗯~亲爱的!我要把最宝贵的处女,留待洞房花烛夜……献给最亲密的人~你……」这时候不忘灌迷汤,听得他得意洋洋、茫酥酥的!三两下就把萋萋芳草地喷得黏煳煳的……
隔日晚上,刻意的把自己打扮端庄得体,一付大家闺秀的模样。耀宗领着我进入位于天母别墅的家,一脚踏入客厅,哇!怎么这么多人?原来耀宗娶媳妇是黄氏家族最重要的事!因此除了他爸妈、弟弟、妹妹之外,什么大姑、二姑,叔叔、舅舅都来凑热闹啦!
耳里传来品头论足夹杂着赞赏的声音,我们很谨慎的在两老对面坐下。我怯怯地向他们问好:「伯父!伯母!您好!」
「嗯!好、好!很好!哈哈……尤小姐,喔!慧甄呀!哈哈……叫名子比较自然!其实我早就注意妳啦,不错!好!」想不到黄董连问都不问!只是一味的连声说好……
「慧甄呀!妳要知道喔!我们家的饭碗不好捧喔!我们黄氏集团是有名望的,待人接物要小心、做人要守分寸、守妇道……还有啊!把工作辞啦!专心的在家照顾耀宗。」黄太太虽然一脸慈祥的样子;不过说出口的话确是那么地尖锐刻薄!

「哎呀!讲这些干什么?不要把人家吓跑啦!哈哈……慧甄!没事!没事!」黄董跳出来缓颊,还频频安慰我……然后回过头:「喂!老伴!我们进去,让他们年轻的认识一下……」那些长字辈的也识趣地跟着进去,好像是要摆桌搓麻将,这下子总算松了一口气。
「大嫂!哇~好漂亮耶!耀宗!让给我……嘿嘿……」开口的是他玩世不恭的弟弟~耀荣,也刚从法国巴黎流浪回来,回国后一直无法静下心来,到处嬉耍玩乐,以后跟他的互动也是满精彩的,容后叙述。
「慧甄!妳的皮肤怎么那么白?哇~好细,好好摸耶!」接着是小妹羡慕的抚摸我的手臂。她呢?也不例外!也是喝洋墨水的,地点是加拿大多伦多。后来在我精干的拢络下,也成为闺房密友。
这一边已经轻松过关了!但总要尊重老家爸妈一下!当然呢!我选的这样的女婿、还有显赫的家世,让他们笑得阖不拢嘴……很快的在他们登门提亲之下,不到两週就订婚啦!同时决定速战速决的在一个月后正式成亲……
有一天,跟婉真闲聊婚姻事宜。当时我很担心的请教她:「阿真!我真的很担心吶!不知该怎么办?」
「咦?妳担心什么?那件事啊,谁比妳经验丰富!装得像处女似的……」婉真不忘调侃我一番。
「哎呀!妳又扯到哪去了?是……是新婚夜,万一发现不是处女……那该怎么解释?」我羞赧地诉说。
「哦~原来是怕露出马脚呀!这妳放心,有几个新郎内行的!纵然没落红给他发现了,可以骗他是骑脚踏车、或者运动不小心弄破的。」
「这……我还是不放心!他们家规可是很严的!尤其他妈……」
「啊!有啦!妳可以整形呀!也就是处女膜復建术。」阿真机灵地献技。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那么哪里有在整形呢?」
「哎呀!很多呀!这么简单的手术,每家整容医院都有在帮人做呀。」经过和婉真讨论过后,立刻积极安排进行……当时考虑到
国内不够安全隐密,于是决定到韩国首尔,听说那儿整形手术是一流的,而且不会碰上熟人。
经过仔细事先预约安排,同时骗耀宗说在结婚前出国玩玩,对单身生活做个告别。虽然他是有些不捨;但还是揪不过,只好随我去啦……因为结婚的日子快到了,剩下一个月不到,而且还要试礼服、拍婚纱照等等……于是立即动身,直飞韩国首尔……到了之后直接住进医院,并且与整形医师充分沟通、与实际检视,除了做处女膜修补,还听从医师的建议,进行阴道紧缩以及乳蒂、阴唇漂白手术……虽然费用并不低;不过我相信是值得的。
经过细緻的精密手术,还有一週的静养,终于到了出院的日子。男医师替我做了最后的检查,当然吶!是赤裸裸的,在检视的过程不住的发出赞嘆的声音,甚至将手指浅浅的插入阴道内,感受松紧度……哦~已经好一阵子未交媾的秘穴,一下子敏感的收缩,把他轻探的手指紧紧吸吮住……“哈哈!”那医师满意的笑出声,还不住的点头……事后我在落地镜前仔细的打量,高翘的乳头粉嫩嫩地呈现胭红色、拨开柔顺的阴毛,唇瓣亦由浑厚皱褶的褐色;变成柔媚细嫩的桃红色……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二八年华的少女也不过如此!于是带着再造的美貌、与自信满满的心境回到国内……
忙、忙、忙!总归一句话,忙死了……

总算被送入洞房啦!经过一阵闹洞房折腾之后,耀宗送他们回去。我拉开背部的拉鍊,正打算换下无肩晚礼服,好好洗澡轻松一下……「大嫂!嘿嘿!我漂亮的大嫂!我还没闹洞房呢!」小叔耀荣醉醺醺的闯了进来。
「啊!小叔!」我慌忙的将拉到一半裸露的背部转开,双手紧紧的护着快往下掉的胸襟。
「嘿嘿!来!让我亲一下!我……我要吻新娘……」说着一把将我抱住,满嘴酒臭地吻住惊慌微张的樱桃小口……舌尖像蛇似的想顶开紧咬的牙关。
「不!哦~不……会让你大哥看到……」我赶忙的推开耀荣。
「嘿嘿!耀宗还在楼下忙着呢!让我来照顾妳……嘿嘿……」说着一把扯下我护胸的双手……哇!白晢粉嫩的玉峰颤抖抖的暴露在他怖满血丝的眼里。
「哦~不……不要……放开……呜~呜~不可以……嗯、嗯……」他的嘴巴已经吸咬住敏感的乳头,我挣扎的身体剎那瘫软啦!唯有频频轻唿喘息……不知是要推开;还是拥抱纔好!只能半推半就的接受他的轻薄……
耳朵传来楼梯沈重的脚步声,赶紧硬将他推开,轻声地说:「快!你大哥上来了!赶快出去…」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将礼服拉上。
「怎么!耀荣你还没走?」耀宗看着他老弟疑惑的问。
「耀宗!我告诉你…我没醉…为什么?为什么最好的都让你得到呢!为什么我没有……」他一手推着耀宗的胸脯,抱怨地嚷着。
「你……你醉了!回去!回去睡觉……」说着将他老弟推出房间……
「慧甄!妳还好吧?他……他有没有……」耀宗体贴地关切。
「没……没什么!他只是胡言乱语的瞎闹……你累了吗!」我闪烁其词的解释。
「没有就好!耀荣他从小就是这个德性,没大没小的,不要理他……来!转过去,我帮妳脱衣服……」于是我顺从地背转过身,让他将拉鍊重新拉下,整件无肩的礼服滑落在纤细的腰际,被丰满的臀部卡住,在我俩共同努力下,总算掉落地毯上啦。这时的我全身几乎赤裸裸的,仅有一条小之又小的丁字裤坎在股沟里……他一把将我抱起:「一起洗澡去……」
经过一番梳洗,一私不挂地横陈柔软的席梦思上了,而他也赤裸裸地坐在床上,虎视眈眈地钉住诱人的胴体看……一下子轻捻凸出的乳头、一下子搔刮粉嫩纤细的阴唇……嘴里赞嘆着:「哇~好美的身材!皮肤好细緻光滑,简直像小女孩一般!」接下来……唾液染遍了全身上下,辗转呻吟与粗重喘息交织在洞房里……他所梦寐以求的秘境,已经湿润啦!粉粉嫩嫩浅红色的阴瓣,也微微张开吐出晶莹湿滑的爱液了……  
  一隻粗大的权杖,莽撞的在皮薄肉细的阴户乱闯乱顶的……猴急的他已是汗水淋漓,不知所措……殊不知经过整形的阴腔口,是如何的紧缩!  
  「嗯~好痛耶!从现在起,我已是你的人了……让我来……顶住……慢慢来……呜~再用力……痛、痛……」伸手把它带到洞口抵住,然后配合着下压的阴茎,将阴庭往上挺。“噗哧”一声,硕大的龟头已挤压进入啦!哦~那感觉就好像回到几年前,让同事李汉勋李大哥夺取贞操一样,窄小的秘穴有着撕裂的刺痛……
  「痛吗?慧甄!要不要我轻一点?」耀宗体贴的问。
  「嗯~没关系!我好爱你耶!只要能让你高兴、让你满足,我什么都能忍受……爱我……哦~」这时仍不忘现出温柔体贴的一面,将腿高举箍住挺动的熊腰,准备接受他破瓜的一击……
  「耶~咿!」一声,粗长的鸡巴已“噗”一声,穿越了薄膜。
  「哦~痛!痛……唔~好痛喔!人家不要啦!」虽然不像之前那么痛;但突然的穿透仍然让我哀哼出声。这时他爱怜的亲吻着,同时下体一动也不敢动地插在那儿。嘴里疼惜的:「不痛!不痛!再忍耐一点……等一下就不痛了!」
  「嗯~你那隻好大喔!人家都给你插破了……」我俩就这样嘴对嘴、下面含着下面,亲暱的拥抱……逐渐的酥痒掩盖过刺痛,羼羼淫水滋润了腔道,不由得将手移到他结实的臀部,加压扣紧……缓缓的扭动香臀……而他也会意的慢抽轻插……哦~太美啦!久旷的骚穴终于得到酥骨的磨擦!
  「呢~嗯~人家要你再用力一些…里面好痒耶…哦~哦~对…对用力插我…哦~哦~」由于太舒爽啦!忍不住浪了起来。
  「好、好……我干……我干妳……好紧喔!美穴好美,像妳的嘴巴一样!好会吸、好会夹喔……哦~哦~呜……呜……我……我出来啰……」他终于趴软在娇躯上,还不住的抽搐颤抖……
  「呜~不!不要!哦~再忍…哦~嗯、嗯……」突如其来的灌浆,让快没顶的浪潮无处宣洩,唯有频频闷哼,辗转反侧……
  「慧甄!我好快乐喔!妳呢?」
  「我……我……好幸福耶!累了?先休息一下…我好爱你…」说完,双腿仍紧紧的夹住他的臀部,让逐渐软化的阴茎保留在狭隘的阴道内。经验告诉我,年轻力壮的他很快体力就恢復过来。再加上阴腔夹吸的蠕动,相信不到三分钟就坚硬挺翘啦!
  哦~引擎又发动啦!藉着淫水充沛的润滑,活塞开始顺畅的往復穿插……
  「哦~你好强喔!这么快就硬了!唔~慢……慢一点……对……慢慢的插进去……嗯!好舒服……不要急……对~哦~好棒耶……」边赞赏边诱导,不然像刚刚一下子就完啦!
渐渐地已经抓到窍门,怎么控制节奏延后射精的时间。他那肉棒虽不如装潢工人阿勇那么异乎寻常的粗长;不过,刚完成缩阴手术的我仍然感觉非常的充实满意。最后在他一阵急插勐送,以及我阴腔的挺夹配合下,终于携手迈向极乐顶峰啦……
「快乐吗?慧甄!」
「嗯!好舒服喔!你弄得人家骨头都快散了……还有那里都红肿啦!嗯~你好坏耶!」我娇羞地撒娇。
「哈哈!是妳太迷人了!我能不坏吗?」
「还说!还说!以前你一定有许多女朋友,不然怎么那么会……干!」羞赧淫荡地将“干”字说出口。
「天地良心!我回到国内绝对没有,我发誓……」
「好!国内没有,我相信你;那澳洲呢?你呆那么久!不可能没有跟当地的洋妞一腿吧!」我还是紧咬不放。
「好!好!我说……只有几次而已啦……」
「喂!告诉我,跟洋妞做爱的感觉怎样?」
「不怎么样呀!她们下面的洞好大喔!而且松垮垮的,没有弹性,不像妳这里!又嫩又紧!嘿嘿……」说完坏坏的一手捂住淫露的阴唇……
「哎呀!不正经!你再弄人家会受不了耶!」
「哇~好湿喔!还有血迹斑斑的……来!我帮妳擦拭干净……」说着就拉起洁白的床单温柔地将血迹擦去……
「嗯~人家的处女已经献给你啦!以后要好好疼我喔……」我装得一付初经人事羞赧的模样,撒谎着。
「好~我的好太太……」
到现在,他已得到梦寐以求的身体!而我也天衣无缝的掩饰非处女之身,获取长期经营珍贵的名份。真的累啦!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我这娇宠的少奶奶,将步上名媛多采多姿的上流生活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48

积分

0

花币

三星会员

Rank: 4

积分
848
发表于 2018-9-28 02:31: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人生回归AVv骨灰盒刚刚广告公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48

积分

0

花币

三星会员

Rank: 4

积分
848
发表于 2018-9-30 14:47: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风景军火库考察女男裤羽绒任天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8-11-16 16:17 , Processed in 0.058609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