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84|回复: 1

【不败神话】(第一章1-6节)

[复制链接]

7938

主题

1万

积分

-1594

花币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5741
发表于 2018-07-02 11: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第一节)梦中传技


  「乖孙啊,你爷我马上就要去见光明大神了,临死前没什么好东西给你,只
有这只戒指,虽然不是什么贵重之物,但也是我祖宗代代相传的宝物,你好好拿
着吧!」


  简陋的房间内只有两爷孙在,为爷的马上就要死的模样,跪在床边的少年大
约十五岁的样子,生得俊俏不凡,剑眉星目,甚是有智慧的样子。


  这少年叫凯撒,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父母自幼就不知所踪,由爷爷一手养
大,家境清贫的他没有钱上学,故此他什么都不懂。


  「爷爷,你安心去见光明大神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了。」凯撒接过戒指
戴在手上并坚强地说。


  「呜……啊啊!」凯撒爷爷归天的哀叫声。


  凯撒将爷爷葬在家后的空地,他从此只剩下一个人住了,家徒四壁,为了生
计,他决定到城里找工作。


  拿着爷爷留下的十个铜币,他毅然到拉普达城找工作。这是一个繁荣的城,
往来的商人川流不息,凯撒认识的邻居很多都到了这城市打工,没听说过他们饿
死,所以凯撒也很有信心找到工作。


  他从没来过拉普达城,所以不知道如何找工作才对,但他也不笨,不熟地方
可以问人。他不理会旁人的白眼,被轻视是乡下人也不计较,问多几个人后就知
道城中有一个工作介绍所,於是他就走去找这地方。


  终於来到了工作介绍所,这里不大,但也很具气派,至少在乡间不会有这种
地方。然而,他不识字,去看公告板也看不懂上面写什么,他只好问人。


  问了几个人,被骂了几次后终於给他知道有服务处的地方,他走到服务处询
问服务生:「请问,我想找工作,我什么事都愿意做,不计较人工,但最好包吃
包住。还有,我不识字的。」


  「这样啊,你等等,我帮你看看。」服务生翻查工作介绍目录,一本厚厚的
书,过一会,他找到一份工作给凯撒,条件合乎他的要求,却要给五十个铜币作
介绍费。凯撒身上只有十个铜币,结果服务生可怜他从乡下出来找工作,收了他
十个铜币就给他介绍信,还欠的四十个铜币待日后有钱再付。


  於是凯撒拿着介绍信,去找这家有钱人。


  凯撒不识字,他拿着介绍信去问人这家有钱人的地址所在,花了一点时间就
找到了门第,门口有守卫的说,气派非凡,看得凯撒目定口呆。


  当凯撒走上前时,守卫就把他拦截了下来:「你是什么人?来道雷斯家做什
么?」


  「我是来应徵当仆人的,这是介绍信。」


  守卫拿过信,看完后带凯撒进去道雷斯家。经过偌大的前庭,远远凯撒就望
见一栋华丽的建筑物,这建筑物又高又大,有很多窗户,可是守卫并没有带他进
去里面,而是拐个弯去到西翼的一栋比较朴实的建筑物内。


  「你在这儿坐坐,我去通知老管家。」


  凯撒静静地等待,不久,一名身穿名贵服饰的老者缓步走来,凯撒心想这人
应该就是守卫口中说的老管家了。


  老管家用心打量着凯撒,严谨的眼神中略显满意之色。


  老管家坐在到凯撒对面,神情肃穆,令凯撒大为紧张。


  「嗯,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我……我叫凯撒,今年十五岁,是乡下人,不识字。爷爷刚刚过身,我孤
苦无依,为了生计,所以出城找工作。」


  「那你知道仆人要做什么的吗?」


  「不清楚,但我什么都会努力去做的。」


  「嗯,勤力是好,但也要有责任心和忍耐力。要知道我家主人并不是穷人,
他有一定的架子,而他有一个唯一的女儿,所以对她百般宠爱,从而难免有点性
格,要服侍两位主人周到可不是易事啊!」


  「我会好好服侍主人和他的千金小姐的。」


  凯撒双目诚恳,深深打动了老管家,老管家也可怜他孤苦无依,於是就请了
他。


  起初凯撒负责清洁打扫的粗活,他学习得很快,凭着天生的聪慧深得老管家
喜爱。这段时间他只见过主人一次,而主人的女儿则时常见脸,她是一位可爱的
小女生,年纪比凯撒小一岁,身材初具女人的规模,胸脯发育良好,加上经常打
扮得体,真的有如一位小公主一样,虽然凯撒没见过真正的公主,但在他心中也
觉得差不多吧!


  暂时这位小姐的性格还没有摸清楚,每天她都会上学读书,这令凯撒羨慕不
已,做有钱人家的儿女真好,凯撒打从心底也想上学的。


  凯撒在道雷斯家工作有一段日子,把欠工作介绍所的钱还清后,凯撒慢慢储
蓄自己的钱财。在这里不愁衣食,又有地方住,如果长此下去的话也是不错,加
上老管家又对他好,直把他当作自己的孙子看待,他感到自己也算生活无忧了。


  就在一切简单而平淡的日子下渡过时,凯撒开始经常做一个怪梦。


  梦中他看见一位紫色长发的青年,青年的样子看不清楚,但给凯撒的感觉不
会太丑。青年手中拿着一柄妖异的长剑,杀了很多人,屍横遍野,血流成河,在
梦中青年未尝一败,很多强悍的人都被他打败。梦中的惊世大战看得凯撒如痴如
醉,原来人的一生还能过得很精彩,他也想变成像青年一样的人啊!


  最重要的是青年不单止武艺高强,还是一名风流好色的男人,梦中青年和许
多美丽的女人发生关系,当然是指肉体的关系了。一向对性事一知半解的凯撒沉
醉在梦中,无数个夜晚都梦遗了,害得他不知所措,因为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么香
艳的梦,而且很真实,感觉那青年就是自己一样。


  这古怪神异的梦持续做了一段日子,某一晚,当凯撒再次看见青年时,青年
面对着一个坟墓,他神情淒凉,从没看见他出现这样的表情,然而,更奇怪的是
这次青年竟然和凯撒说话,但更像在自言自语,因为凯撒并不看见自己,可是凯
撒知道青年在和他说话。


  「我一生战斗无数,全无一败,你说我强不强?」


  「强,很强。」凯撒回答说。


  「强吗?」青年自嘲似的笑了笑。


  气氛很孤寂,彷彿世界的一切都寂灭了,青年已经站在金字塔的顶尖,被他
踩在脚下的是无数强者的灵魂,拥有至高无上的实力的他,为何还这般空虚呢?


  「其实我败了,败在一个女人手上。」


  「我不信,你不可能会败的。」凯撒不敢轻易相信,单纯的他似乎已经将青
年奉为神灵的存在。


  「情啊,最难战胜的东西,我胜不了了,她应该是我遇到过的最为厉害的女
人。」


  凯撒不明白,强如青年一样的人也会败给一个女人?这是什么道理?情究竟
是什么?


  青年话锋一转,把话题转移到凯撒身上,他道:「少年,想像我一样吗?」


  「想,很想。」


  「好,我教你一套剑术,用心看。」


  青年拿起插在一旁的剑,开始在凯撒眼前演练一套剑法,剑法迅快凌厉,蕴
藏大道真理,天地法则,每一剑都包含着一层战意,杀人的战意。


  「这套剑法要配合魔力使用才有最大效果,要修练魔力得靠你自己,我只能
提供一套功法给你,好好记着这套《上天下地无我不欢破月神功》。」


  「好有霸气的名字。」


  接着青年就将《上天下地无我不欢破月神功》的口诀教授予凯撒,凭着凯撒
的聪明智慧,很快就背好了,其实就只得四个字嘛!就是插、屌、操、干,每一
个字包含万象意境,非笔墨所能形容,只有用心去领受才会明白的。


  如此,每晚做梦凯撒都会努力修练剑术,虽然只在梦中,但那种心的感悟深
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中。梦中一分钟,犹如人世渡一日,在这种神异的环境中修
练,让凯撒自然地练出一手好剑法,同时,梦中也会出现美艳的女人让凯撒苦修
性技,那种无比真实的感觉让凯撒乐而忘返,乐不思蜀。


                






                                第一章


             (第二节)一战成名


  秋去冬来,凯撒在道雷斯家工作已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他一直在默默耕耘,
希望那一天有机会一展抱负,成为像梦中的青年一样的不世强者。为了达到此目
的,他每晚都苦心练剑,苦身学性技,无论剑术还是性技都渐渐精进,只是一直
空有一身技艺,无见天之日。


  老管家对凯撒的信任也越来越大,直把他当作下一任老管家来培育,除了应
付日常杂务外,还加上负责膳食的监督工作。只是这些日子,道雷斯家家主都不
经常出现,即使凯撒表现得多出色也好,始终只是一名仆人,平时连和小姐交谈
的机会也没有,难道他真的要当一辈子仆人?


  某一天,小姐的生日到了,家主邀请了很多名人来为女儿庆祝生日,而凯撒
则负责招待贵宾和场务管理工作。


  家主也抽空出席这次生日会,场面热闹非常。正当各人兴高采烈地为小姐庆
祝时,来宾之中突然有一人拔出剑来攻击家主,「人来!有刺客。」宾客们慌忙
退避,守卫们蜂拥而至,但刺客武艺了得,一连斩伤几名守卫。眼看就快要攻到
家主身前时,凯撒见主人有危险,这个大好机会怎可以放过,於是他拾起守卫掉
在地上的剑,冲向刺客与他交手。


  凯撒虽然第一次与敌交手,但毫不怯场,出手有板有眼,梦中苦修的剑法尽
显出来,他也不知道对手有多强,只知道自己应付有余,只使出五成功力就轻易
取胜。


  刺客不敌,负伤而逃,凯撒本想乘胜追击,但却被家主出言阻止:「穷寇莫
追。」


  「是。」凯撒走到家主身前,关心地问:「主人,你没有受伤吧?」


  「我没事。」


  家主的女儿又担心又惊恐,她刚才一直躲在父亲身后战抖,现在危机已过才
镇定下来。


  「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凯撒。」


  「不错。你在我家工作多久?」


  「四个月。」


  「嗯,一段不短的日子。你剑术了得,又护我有功,从今天起,你不用做杂
务了,当我的专属护卫吧,每月工资提升五倍,你可愿意?」


  凯撒高兴得说不上话来,只是连连点头。


  从此,凯撒跟随家主左右,相处的这段日子,他才知道家主叫莫力,而他女
儿则叫安娜。安娜自从生日会后才开始认识凯撒,真正注意到他,在月辰大陆,
强者往往得到很大的好处,只要你有实力,钱和女人都不会缺,越是强横的人得
到的待遇会越好,很多人为了名利、为了女人,不惜苦修各种不同的武技,为求
在茫茫人海中树立自己的旗帜。


  凯撒这次被家主提拔,正正是他向世人展示自己才能的第一步,他往后要更
多把握机会,忠心为主服务,一直向上爬,目标是立於金字塔的顶端!


  一个男人有了自己的事业,就想拥有自己的女人。凯撒也不例外,虽然他今
年只有十五岁,但对於性方面绝对不是小孩,他在梦中做爱的次数比平常人吃饭
还要多,可以这样说,平常人在睡觉的时候,他就在不停玩女人,即使只是在梦
中,但性经验已经超越一般的十五岁男孩。


  当了道雷斯家家主的专属护卫后,凯撒和守卫打成一片,什么东西也倾谈一
番,一班男人走在一起当然没有别的事谈了,女人是他们之间常谈的事,於是凯
撒也被他们感染,一次,在一位叫多曼的守卫带领下,凯撒首次踏入风月场所。


  拉普达城的风月场所虽不是全国中最顶级的地方,可是也很有名气,风月场
所中黄、赌、毒样样齐,国家禁止的违法事在黑夜之中都变成正当生意,这背后
当然有一些势力支持,这种事凯撒不想去理,他只须满足自己的需要就足够了。


  拉普达城最出名的风月场所叫「春满香夏」,经营者是一位绰号叫金鸡的女
人,传闻她是拉普达城城主的情妇,在拉普达的的黑暗势力无人不认识她,也无
不尊敬她、仰慕她。


  她一直躲在背后经营春满香夏,每年纯利超过一百个金币,可谓富甲一方,
难怪绰号叫金鸡。


  在春满香夏过一晚的最低消费也要十个银币,是一个农民整年的收入了,所
以出入春满香夏的人非富则贵,像凯撒这种有钱人家的护卫也顶多三个月才来光
顾一次罢了。凯撒心中也很纠结呀,自己是不是很败家呢?


  进入春满香夏后,内里的灯光糜烂,每个人都沉沦在酒色财气之中,很多男
人脸上都戴着一副面具,生怕人认出的模样,各位都心中有数这些人的身份吧!


  多曼等人轻车路熟地带着凯撒进入一位女服务生准备好的房间,这位女服务
生的容貌秀丽,虽说不上天姿国色,但也比一般女人中看。多曼吩咐她准备好酒
和女人,并说他们不需要赌博和毒品,只是纯嫖妓,女服务生向多曼抛了一个媚
眼,娇声嗲气地回应一句后,多曼塞了一个银币在她丰满的乳沟中,顺道捏了一
下她的奶子,她就欢欢喜喜地步出房间。


  凯撒心叫肉痛啊,一个银币啊,他一个月才有四个银币收入,虽然也没有做
什么粗重工夫,但像刚才这女服务生只是给顾客摸一摸奶子就有一个银币收入,
对凯撒来说还是很震撼。


  她一晚被摸多少次?最多当有两次吧,一晚两次,十晚二十次,一个月就有
六十次,即是一个月最多就有六十个银币,那一年岂不是有七百二十个银币?快
要有一个金币的价钱了啊!当个服务生就有这么多钱,如果凯撒是女人的话也来
做这份工作好了。


  那么一名妓女岂不是要赚更多?难怪黄色事业在全国那么风行,真的是一份
不错的工作啊!瞭解到这一点的凯撒决定今晚一定要大玩特玩,非操到妓女们哭
爹喊娘的后悔自己卖身当妓女不可,怎样也要操个够本。


  不久,几位艳丽的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地进入房间里,她们的容貌好得没话
说,俗语话一分钱一分货并不是虚说的。要赚取嫖客的钱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种
本钱啊!


  凯撒对来服务的女人的身材和样貌也算满意,多曼等人见凯撒是第一次来,
都客气地由他先选女人,凯撒自然不客气了。


  「嗨!帅哥啊,你好年轻啊,成年了没有啊?」坐在凯撒身旁的女人大施诱
惑的说,对凯撒又摸又舔他耳朵,呵气如兰,让凯撒心花怒放。


  凯撒虽然性技了得,但始终是第一次面对活色生香的女人,当然有几分紧张
了,他那青涩的表情想不让人知道他是处男也不行。


  「我成不成年要你管,我有钱付就行了。」凯撒鼓足干劲地道。


  「嗳唷,这可不行喔,你可要满足人家的需要才行。」


  「绝对操翻你。」


  「真的吗?你这儿行不行喔?」说时她大胆地摸向凯撒的胯间之物,令得凯
撒吓了一跳。


  另一边,多曼等人对身边的美女们大施偷袭,藉酒意肆无忌惮地上下其手。
再过一会,多曼等人已经毫不忌讳地脱裤大干特干,房间内淫声浪语不断。


  「帅哥啊,你看人家那边玩得多高兴,你还在呆什么?」这女人心中想快点
收拾这小毛头,出言催促道。


  「我……你……」凯撒一脸尴尬,他没想到要当众的脸和女人做爱,这真的
很丢脸,一会儿自己被她弄到泄得一塌糊涂时,不知会让人怎么笑呢!


  「快来吧,人家等不及了。」


  「喂,别……哗,强奸啊!」


  那女人二话不说帮凯撒脱掉裤子,然后自己也掀起裙子,握着凯撒的男根轻
蔑地笑了笑,然后装作享受地慢慢坐下,把凯撒的男根吞入花穴中。


  还没动,凯撒已经感到舒服无比,几乎就要泄出精来,幸好自己在梦中嚐过
女人的滋味,要不然就出丑了。


  「噢……呀呀……嗯嗯……好舒服……」那女人一边摆腰,一边兴奋的说。


  「呀……噢呀……太爽了,噢……我不行了……」


  「嘿……」那女人轻笑一声,正当她以为凯撒快要射精时,奇怪的事就发生
了。凯撒突然精力旺盛,男根无坚不摧,持久力惊人,精关紧闭,原来要射精的
先兆都消失不见。


  然后凯撒开始反攻,「呀……嗯嗯……怎……怎么会……噢……帅哥……你
很猛啊……」原来凯撒像梦中一样,使出青年所授的「上天下地无我不欢破月神
功」的操字诀,顿时变得腰力惊人,持久力有增无减,一枪直前,无坚不摧,令
得那女人呱呱直叫,由扮装兴奋变成拼命呻吟。


  「哈哈哈哈!叫啊,用力地叫,我最爱听了。」


  「噢……呀呀,不行了!」


  多曼和几名同伴此时已经完事了,呆呆地看着凯撒把身前的女人反奸过来。


  「呀呀呀……死了……我要死了……咿咿呀呀……」那女人手脚屈曲、双眼
翻白、口水直流,一副痴态,看得其他几名女人张口结舌。


  「哎呀,这么样就昏了,我还没射呢!」凯撒把目光望向众女,后者全身抖
颤,害怕得说不出话来,眼前这年轻的少年性技有这么强?


  「你们怎么补偿我,难道春满香夏做生意是这样的吗?客人未射而先昏倒,
这叫一流服务吗?究竟谁服务谁?」


  众女脸色难看,被一个小孩子这样践踏自己的职业水准,谁服气呢,於是众
女轮流服侍凯撒,但全都被他搞定。


  结果凯撒继续闹哄哄的,管理人进来查问,皆被凯撒的惊人性力吓倒,但也
无力反驳凯撒的言词。出来搞生意的最重要就是信誉,如果被一个小屁孩将这件
事说出去,后果只会做成负面影响,故此管理人送多几个女人来给凯撒玩,但也
同样不能令凯撒泄精,管理人才开始感到不妙。


  这一晚凯撒闹得天翻地覆,春满香夏赔本地让凯撒不用付钱,这样凯撒才大
摇大摆地和多曼等人离去。离去时他还抛下一句会再来光顾的说话吓得管理人魂
不付体,多曼等人则对凯撒竖起大姆指表示佩服。


  从此,凯撒一战成名,嫖技都不用钱了。


  「哦!呵呵呵呵……」凯撒的淫笑声回荡於天际,历久不散。


                (待续)
                第一章


             (第三节)调教初始


  凯撒逍遥快活过每一天,三天半月就光顾春满香夏一次,每次都让春满香夏
鸡飞狗跳,管理人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见到凯撒犹如见到鬼神一般。


  这样下去不行,管理人终於想出一个办法,既可以满足凯撒这杀神的性欲,
又能令春满香夏财源滚滚来。


  「调教师?」


  「对,调教师是一个高尚的职业,可以调教出各式各样的美女犬、美女猫、
美女兔。只是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调教师不是易事,以阁下的性能力来说,应该只
能够进入调教师界的门槛而已,距离登堂入室的境界还差甚远。」


  这一晚,春满香夏的管理人绰号春水先生的男人接见凯撒,提出邀请凯撒成
为春满香夏的专属调教师。凯撒年少无知,对於调教这二字从没听说过,也没有
一个概念,什么美女犬、美女猫、美女兔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呢?凯撒很是好奇。


  春水从凯撒的眼神中看见淫光,他阅人无数,眼前这位性力惊人的凯撒很有
成为调教师的潜力,所以他绝对不愿意放过一个大好人材。


  调教师,是一个专门为调教女人而成的职业,创始人是谁已经无从考究,经
过历年来的推陈出新,现今的调教师已经发展到一个古人不能估量的境界,一名
出色的调教师是全大陆从事色情事业者重金礼聘的人材,甚至国家元首也找寻名
调教师出任国家御用调教师一职,位高权重,负责管理皇室后宫,是很多人梦寐
以求的职位。


  现今普烈顿帝国的御用调教师就是一位年已六十的老者,他的性技之高,传
说只要被他望一眼的女人都会主动地强奸他,年少时风流成性,放荡不羁,据闻
后宫三千妃都被他上过,性经验之丰富,无人能出其右。


  春满香夏这次发掘到凯撒这个奇才,当然第一时间招揽,重点培育,望能成
为春满香夏的专属调教师。至今春满香夏还没有一名调教师,妓女都是从贩卖商
那买来的,性技和顺服度都已经开发好了,所以价钱都很昂贵,一旦拥有自己的
调教师,这笔钱省下来节省了不少成本,故此春水很重视凯撒这一位具潜力的少
年。


  「可是我什么都不懂,我只是性能力较好罢了。」


  「只要你有兴趣学就行了。」


  「那好吧!」


  春水喜出望外,马上从办公桌下的抽屉中取出一本书来:「这本是调教师界
享誉盛名的《鬼作之道》,你先熟读这本书吧!」


  「抱歉,我不识字。」凯撒尴尬地道。


  「什么?你不识字?」春水讶异地说。


  「是啊,我是乡下人,未读过书。」


  春水思考了一会,心想这种奇才竟然是文盲,真的始料未及,但眼下没有办
法,唯手命人教晓他读这本书吧!


  於是从这晚开始,每晚的九时到十时凯撒都来春满香夏学字,当然是学《鬼
作之道》一书中的字了。


  原本春水以为凯撒一定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学会这么厚的一本书的字,但神奇
地,凯撒花了一个半月就学懂了,这令春水喜出望外,於是凯撒开始钻研这本书
的内容。


  全书分为三篇:《基础篇》、《理论篇》和《实战篇》,内容由浅入深,无
论是女性的生理和心理的构造和变化都一一详尽讲解,令凯撒在面对女人时都有
一个概念,什么女人易於调教,什么女人难於调教,她们的心理弱点在哪?如何
把握着调教的主导权等等,一一有详细的解释。


  而书中亦有略为介绍调教师的派系,一个是以暗黑凌虐手法的操纵派,一个
是以光明温柔手法的驯养派,最后一个是集合两派特点的奴化派。


  详细书中没有说明,但是凯撒也知道当中的一些分别,操纵派调教出来的女
人会完全失去原有性格,变成一具任男人鱼肉的玩偶。而驯养派则不同,调教出
来的女人会保留一部份原有性格,但却被刻意扭曲成宠物来驯养,会拥有动物的
特质,例如调教成美女犬则会有狗只的忠诚,美女猫则娇憨,美女兔则温驯。


  而奴化派则集合两派特点,是一种高级的调教术,既会有人性又有兽性,完
全拥有两种性格特质。这种女人对任何东西都会抱有奴性,喜欢被命令控制,渐
渐失去身体的拥有权,成为男人的肉奴隶。


  凯撒第一个调教对象是一名二十岁的少妇,她生得清丽脱俗,眉宇之间有股
成熟的风韵,身材丰满,体态撩人。她的丈夫原本是经营丝绸生意的,但因为生
意失败欠下巨债,终拿他的妻子作抵偿。她还没被人调教过,性技一窍不通,还
保留着女人的矜持性。


  凯撒看过她的介绍资料,心中不禁同情她,可是他身为调教师,调教第一守
则是不可同情你的调教对象,一切以调教利益出发。於是凯撒收起同情心,正式
开始调教她了。


  「你叫什么名?」


  「米琪。」


  「好,以后我就叫你米奴,这是你的新名字。」


  米琪羞耻的垂下头,在宽阔的房间内犹如一朵娇艳的鲜花,可是凯撒不太满
意她的反应,於是严厉地道:「米奴,还不答谢主人赐名?」


  「我……谢……谢谢。」


  「不对,是说感谢主人赐名。」


  米琪神情彆扭,要叫一个比自己小的男生作主人,这种羞辱不是一般的大。


  她心中还是看轻凯撒的,虽然她知道自己接下来会被凯撒奸淫,但是她都抱
着一颗清洁的心去看待,自己是迫不得意被卖到春满香夏这种风月场所的,故此
她的心还是接受不了。


  「快说!」凯撒厉喝一声道。


  「感……感谢主人赐名。」


  米琪说得很轻声,凯撒不是很满意,但这也没办法,谁叫自己生得一副人畜
无害的样子,一点威严也没有,所以为了让米琪深深被自己慑服,唯有在性方面
给她好看,运用自己苦练回来的性技使她屈服於自己淫威之下。


  「脱衣服吧!」


  米琪脸颊绯红,但也甘心地脱衣。她知道自己是逃避不了的,但眼下自己面
对的是一位小男孩,多少让她有点尴尬。


  米琪把裙子脱掉后,一副完美的女性胴体呈现凯撒眼前。不得不说,米琪的
身材很好,丰胸肥臀,腰瘦腿长,皮肤细嫩,这种女人都算是上佳之物了。


  「躺在地上张开双腿。」


  米琪照着凯撒的说话去做,凯撒走到米琪胯间,用裸脚踩着她的私处,不停
磨蹭她的肉贝:「下贱的淫穴啊,是否渴望着主人的肉棒?」


  「嗯嗯……啊……求求你……温柔一点……」


  「哼!」凯撒二话不说,脱下裤子露出精壮的阳根,米琪羞得合上眼晴。


  为了让米琪折服於自己胯下,凯撒没有废话,马上提枪上马,一鼓作气把性
欲推至顶峰。


  「嗯嗯啊……呀呀嗯……温柔点……」


  凯撒并没有理会,他以非常的性力不停进攻,冒求令米琪沉浸在色欲之中。


  「啊啊啊……要去了……嗯嗯啊……」


  很快,米琪就泄身了,可是凯撒并没有停下来,他继续不停地操她。


  三、四次高潮后的米琪开始感觉到凯撒的异常性力,他能够一干到底,毫无
喘息,这种异常的性力非一般小孩能拥有,她知道这小男孩不简单,再这样下去
自己一定会被操昏的。


  「嗯嗯嗯……停……让我休息一下……」


  「怎样,服了吗?」


  「噢……呀呀……服了……嗯啊啊……」


  「我操烂你这小贱人,你就是欠操。」


  「噢嗯嗯……不要啊……要死了……嗯嗯啊……」


  正当米琪要被操昏过去时,凯撒就停下来,米琪以为他已经累了,可是却不
然,他没有拔出阳根,而是停在自己身体里,然后抚摸自己的乳房。


  休息一会儿后,凯撒又继续冲……米琪一直徘徊於昏迷与清醒之间,她快要
融化了,这小男孩究竟是何方神圣?


  就这样,每晚凯撒都去春满香夏调教米琪,由刚刚开始的羞涩,继而米琪渐
渐习惯了凯撒的行动,甚至慢慢期待他的来临。


              
          


             (第四节)夜遇杀手


  星夜,一处山区之中正行驶着一辆马车,这是道雷斯家的莫力专用马车,坐
在马车内的人当然是道雷斯现任家主莫力,坐在莫力对面的还有凯撒。


  凯撒现在已经深得莫力重用,这次出门办事都带着他在身边,可见其对凯撒
的信任程度。凯撒已经和春满香夏请了假,他并没有和莫力说自己身兼风月场所
的专用调教师一职,其实莫力早已收到线报,只是不道破罢了。


  莫力现在要去科恩城见一个重要的人,一路上他的探子已经打探到了一个消
息,就是有人派杀手来袭击。上次在安娜的生日会上行刺的刺客身份已经调查出
来,是莫力的敌对势力做的,那背后指使的人名叫汉达,是森格尔家的家主,素
来与道雷斯家不和,有生意上的纠葛,只是想不到对方竟然动了杀机而已,故此
莫力非常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只有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保护,他始终不放心。


  原来以道雷斯家的家势可以聘用几名剑师保护自己,可是莫力是一个很多疑
的人,自己挑选的剑师是否对自己忠心是一个困扰他的问题,他生意上的敌人实
在太多了,加上莫力虽家财万贯,但聘用一名中级剑师是一笔很大的开支,现在
凯撒的月薪用来请一个中级剑师的话远远不够,如果请一名初级剑师又怕实力不
济,所以莫力一直没有请剑师来保护自己,这其实是很矛盾的。


  「嘶!」突然,马车激烈摇晃,还传出马儿的惊叫声,莫力马上慌张起来。


  马车在山边停了下来,一名守卫走到马车窗前对莫力说:「主人小心!有敌
袭,我们会尽力保护主人的安全的。」


  「凯撒。」


  「知道,请主人放心,我必定保护好主人周全。」


  马车外传来剑碰的声音,莫力身边带来的二十名精锐守卫正与敌人交战,不
时传出嘶喊声。


  「主人,敌人中有一位魔法师存在,我们的守卫快抵挡不住了,请主人马上
逃。」


  於是凯撒保护莫力逃亡,山路崎岖,而且没有遮掩,在凯撒的建议下莫力走
进树林中。莫力生平第一次遇到如此窘境,他实在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他还有
一位女儿和美丽的妻子,他家里有钱,他有名气,为何要这样死去?


  「轰!」忽然,莫力的左边飞来一个火球,凯撒反应够快,马上扑倒莫力避
过一劫。


  「是那名魔法师。」


  「嘿嘿嘿嘿~~」树林中传来一把动人的女声,声音带着无比的冷傲。接着
一位留着一头火红色长发的美丽女人从树林中步出来,她凤目如炬,皮肤白嫩,
身穿着红色的魔法袍,胸前一双巨大的肉乳摇摇晃晃,煞是诱人,可是在眼前危
急的情况下见到她,犹如见死神一般。


  凯撒第一时间站起来,挡在莫力身前,拔出佩剑,身上散发出魔力准备随时
应战,经过多日来的性爱修练,凯撒的「上天下地无我不欢破月神功」修练得非
常强劲,魔力增长很多,靠性爱来赚得力量令他武艺精进不少。


  「不错的魔力,但若果这就是你的全部的话,根本不足以抵挡我。」她自信
满满地道。


  「那要试试看才知道。」


  「不自量力的小孩。」话毕,数支火箭冲向凯撒,他运起魔力到剑上,用剑
斩断飞射而来的火箭。


  「不错,看这招。」她念咒语的速度奇快,眨眼之间又使出一条火蛇来攻击
凯撒,这类魔法属於持续消耗型,要源源不绝地向火蛇输送魔力作为燃料,同时
需要高度的精神力操控火蛇攻击,这是一招很厉害的魔法。


  火蛇约莫六米长、五寸粗,凯撒面对火蛇的攻击频频退守,第一次和魔法师
交手,凯撒明显经验不足,魔力的消耗也很大,再这样下去凯撒必败。


  莫力在一旁惊慌地看着,虽然他是一名门外汉,但也看得出那女魔法师佔了
上风,凯撒的情况险像环生。然而,凯撒渐渐地适应和学习怎样和魔法师交手,
他试着冲过去直接攻击施法者本人,但都被火蛇苦苦相缠,这样费力去攻击施术
者似乎比攻击火蛇更加困难,凯撒唯有和火蛇酣斗,这场是一场比试魔力强弱的
战斗。


  其实这种魔法对魔法师的负荷也很大,若长久下去则做成弱点,这种魔法其
实要速战速决的,但奈何凯撒的魔力似乎没有底似的,她开始害怕了。


  形势逐渐扭转,莫力顿时喜上眉梢,在一旁大叫道:「加油!努力!加油!


  努力!「莫力几乎想跳起舞来助威的说。


  「一剑洞西!」凯撒突然使出梦中青年教他的一招厉害杀着,直把火蛇的头
颅贯穿。「啊!」女魔法师惨叫一声倒了下去,火蛇随之而消失。


  「耶~~凯撒万岁!」莫力高兴得手舞足蹈大叫起来。


  凯撒也很疲倦,但他还得应付接下来的战斗。凯撒走向那女魔法师,只见她
虚弱地喘息着,这令凯撒知道魔法师的弱点,刚刚那招魔法的弱点就是精神的联
系,她的精神力与火蛇同步从而操控火蛇,火蛇受伤,同样施术者的精神也会受
伤,眼前的情况正是如此。


  「杀了她吧!」莫力走过来冷酷地说。


  女魔法师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之色,她才十七岁,还这么年轻,又是稀少的魔
法师,前途一片光明的啊,她才不想死呢!


  「不,我要调教她,这种货色可遇不可求啊!」


  「什么?」莫力大惊。


  这时凯撒已经不客气,他掀起她的裙子,脱下她的内裤,然后自己也脱下裤
子。


  「不……不要……你想做……什么?」她虚弱地说。


  「操你。」话罢,凯撒已经提枪上马了,这一刺毫无保留地直捅到底,何时
刺破处女膜也不知道,只知道她的花穴流出血来。


  「处女穴,爽啊!」


  「贱……贱人……卑鄙……嗯嗯……啊……痛……」


  「啪啪啪啪啪啪……」凯撒马上运起「上天下地无我不欢破月神功」的屌字
诀,这一招是用来巧取豪夺女性的魔力的功夫,被这招攻击会导致性欲大增,变
得淫贱不能移,淑女也会变成淫女的下贱招数。


  女魔法师意乱情迷下竟然由叫「不要」,变成叫「不要停」!


  莫力在一旁看得目定口呆,他虽然也想分一杯羹,但是又不想与下属争抢女
人。他学富五车,出身名流,才不会做这样下贱的事,而且凯撒表现出来的实力
值得给点奖励。莫力知道凯撒是调教师的事,故此也由得他去调教这位巨乳女魔
法师,前提是不会令自己的性命有危险。


  「呜咿呀呀……要去了……要死了……太刺激啦……嗯嗯呀呀……」第一次
女性高潮出现,但这不代表游戏结束,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凯撒操昏了女魔法师后,她的魔力全都被凯撒吸收了,她已经变成一个普通
人,这样就不怕她会行刺和反抗了。


  「这样真的好吗?」


  「主人,放心吧,她的魔力已经被我吸收了,现在已经对主人毫无威胁。」


  翌日,凯撒揹着巨乳女魔法师一起赶路,途中莫力还是很不放心的说:「只
要你每天和她做爱吸收她的魔力就行了?」


  「嗯。」


  「那真的辛苦你了。」莫力淫笑地道。


  「别客气,保护主人安全是我的职责。」


  「嗯……」这时背后的女魔法师渐渐醒来。


  「你醒啦?」


  「啊!淫贼!咦?我的魔力……」


  「呵呵,别反抗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专用女奴,乖乖的叫我一声主人吧!」


  「想得美,我咬!」巨乳女魔法师一口咬在凯撒的颈上,害得凯撒马上拔出
佩剑,叫道:「你想死是不是?」巨乳女魔法师马上怕了,於是立即收口。


  「这就乖了,快叫我一声主人。」


  「不叫。」


  凯撒立即将她丢在地上,又宽衣解带强奸她一遍。


  「噢……嗯嗯……不要……放过我吧……」


  「快叫我主人。」


  「嗯嗯呀呀……救命呀……强奸呀……」


  荒野之上传出淫靡的声音,莫力又再次观赏到一场人肉大战,每次凯撒都弄
得巨乳女魔法师兴奋连连,由叫「救命」变成叫「用力操我」。在莫力看来,凯
撒的性技似乎很出神入化,他似乎能看见凯撒的未来,无数女人将会死在他的肉
枪之下。


               (待续)
               第一章


             (第五節)如夢初醒


  返回馬車停泊處,過了一夜,守衛們都已經戰鬥完畢,看見莫力回來都大感
慶幸,只是當看見那巨乳女魔法師時,各人臉色驟變,一個個如箭在弦,但經過
凱撒的解釋後才放心下來。


  一行人繼續趕路,莫力經過這一役,對凱撒的實力更加有信心,連魔法師都
被他收服了,其劍藝稱得上高超,和一名高級劍師沒有分別了,莫力心中暗喜。


  凱撒似乎還不知道自己的身價值多少錢,而且他是莫力由僕人提拔成守衛的,
這種知遇之恩便成為二人之間的羈絆,加上莫力調查所得,凱撒是一個鄉下人,
生性純樸,沒有機心,莫力很放心他的忠誠程度。


  過了三天,馬車終於駛進科恩城,這是一個大城,人口達數十萬,城中繁榮
熱鬧,和拉普達城有得比。


  巨乳女魔法師三日來被凱撒日以繼夜的操穴,已經被他馴服了,經過莫力的
盤問,知道這次襲擊的目的是要殺掉莫力,在背後指使的人正是森格爾家家主漢
達,漢達花了十個金幣請動了身為魔法師的雅妮,就是那巨乳女魔法師,出手之
闊綽令莫力驚訝,這數目足以請兩名高級劍師了,漢達這個人真的想要至莫力於
死地,莫力心想這次辦完事後必定要讓漢達付出沉重的代價.


  馬車停在一棟豪華的大宅外,大廳之內,莫力已經坐在沙發上等待,凱撒和
雅妮則侍立在則.


  「呵呵,貴客來訪,小弟有失遠迎了。」忽然從梯子步下來一位黑髮的中年
男人,他的年齡和莫力相仿,容光煥發、朝氣勃勃,身體有點發福,衣著高貴,
氣派十足。


  「都是老朋友了,還客什麼氣?」莫力站起來迎上前與這人相擁。


  「請坐,我們慢慢談。」


  二人坐下後閒話家常地交談,說的都是近來的瑣事,最後莫力才導入正題:
「多拉,實不相瞞,我有意在帝東建立商路,開拓市場。」


  「莫力啊莫力,帝東是康士文親王的勢力範圍啊,在他手底下經營生意的人
不少,全都和他有親密的關係,外人要插手不容易。」


  「所以我才想拜託你幫個忙,我知道你與帝東的人有來往,我們帝西的人與
帝東的人一向面和心不和,帝西的最大勢力是由帕蒙公爵所支配,而帕蒙公爵一
直與康士文親王是敵對陣營,就是因支持大皇子和二皇子的事而鬧翻的,二人勢
成水火,加上帝西土地貧瘠,窮人多富人少,沒有帝東的人那般滋養,帝西的人
一直被人鄙視,所以我在帝西雖然有錢有勢,但始終受到局限,生意發展有限,
如果能夠開拓帝東的市場,無疑對我有莫大的好處。」


  「那你本人是支持大皇子還是二皇子?」莫力有些尷尬,從他的表情中看得
出來,他和康士文親王所支持的皇子有所不同。


  多拉嘆了一口氣,神情婉惜的說:「大皇子的性格浪蕩不羈,又不擅政治,
終日只顧花天酒地,康士文親王支持他正是因他容易操縱. 反觀二皇子深得國王
愛戴,人又聰明又擅於政治,朝中很多大臣都傾向他,你選擇支持二皇子也是對
的。」


  「二皇子是一位人材,可是性格太溫馴了,如果他多一點野心就好了。」


  「也罷,政治不輪到我們來批評. 在商言商,你想染指帝東不是沒可能,首
先就是要討好康士文親王,這個世界上最好解決問題的就是錢. 」


  莫力心中有了個底,這次他是決定要開發帝東的市場,無論花多少錢也好,
一定要達到目的,所以他很快就作出決定:「錢不成問題,我傾盡全力也要打開
帝東生意的門路。」


  「這就好辦,給我一個月時間,到時候我會通知你。」


  「好,就這麼決定。」


  二人再閒聊一會,多拉想盡地主之誼款待莫力多留幾日,好讓他帶莫力到處
遊玩,可是莫力急想解決漢達的事,於是婉轉拒絕了多拉的好意。


  離開多拉的府第,莫力等人返回旅館,剛才凱撒一直有聽二人說話,他對於
現今的國家局勢很不瞭解,也不知道當今誰主導國家命脈,黨派之爭這種政治玩
意絕對不是年少無知的凱撒能明白的。


  凱撒現在在意的是如何能成為一名強者,如何能成為一名出色的調教師,如
何玩更多女人和擁有更多的錢,其它的事他都不太關心,即使國家明天就要滅亡
又與他何幹?


  這夜,凱撒又操得雅妮死去活來,這娃兒已經對他完全聽教聽話,只是為了
保險的原故,他都不讓她擁有魔力,在未完全將她調教成為忠心的性奴時,他都
不輕易讓她恢復魔力。


  雲雨過後,雅妮依偎在凱撒的懷中,嬌柔地說:「凱撒,你就這樣一輩子當
個護衛嗎?」


  凱撒抓住她的巨乳,糾正道:「叫我主人啊!」


  「是是是,主人啊,你沒有想過將來嗎?」


  「將來我有想啊,我要成為一名強者,所以我不是努力在道雷斯家工作嗎?


  只要我等到一個成名的機會,我一定能一雷天下響的。「


  「區區一個普通商戶就能困住你了嗎?」


  「我得好好工作啊,沒有工作那來錢花?」


  「噗,哈哈!主人,現在道雷斯家給多少錢請你?」


  「四個銀幣一個月。」


  雅妮差點要大笑出來,只是這像取笑主人好像不太好,而且明顯凱撒不知道
自己的身價值多少,於是她認真地道:「主人啊,你應該知道我是被人聘用來刺
殺你家主人的吧!」


  「嗯,那個叫漢達的傢伙。」


  「對,他出了十個金幣請我殺一個人,這足夠僱用你一輩子了,而你能將我
打敗,你不覺得自己賺的錢應該比我多嗎?」


  凱撒經她這麼一提,倒是覺得合情合理,可是出身農村的他,從沒想過賺到
十枚金幣,這對他來說已經是一筆巨款,所以他也不貪心的說.


  「那我應該對主人說要求加薪至四十個銀幣一個月嗎?這已經是我現在的人
工的十倍了啊!」


  雅妮頭冒黑線,凱撒也太純樸了吧,他對於世道的認知好像不深,應該找個
人告訴他這個世界是怎樣的。


  「主人啊,你知道一個初級劍師值多少錢月薪嗎?」


  「不知道。」


  「我說啊,一名初級劍師已經值四十銀幣一個月了。」


  「初級劍師這麼值錢嗎?」


  「對啊,而一名中級劍師已經值四百個銀幣一個月,要請高級劍師還得看對
方願不願意當一名護衛,薪酬最少也值四枚金幣,高級劍師去到哪兒都很受歡迎
的,生活根本上不成問題. 」


  凱撒驚訝得合不上嘴,四個金幣一個月啊,一年豈不是有四十八個金幣?這
是什麼概念?


  「那我的實力到達什麼程度?」凱撒心急地問。


  「漢達請我殺一個人就出十個金幣,這足以請兩名高級劍師做事了,而你能
打敗我,你說你的價值有多少?」


  凱撒激動得用力握著雅妮的巨乳,令得她喊痛一聲。


  「我現在的身價不止四枚銀幣!」凱撒斬釘截鐵地道。


  「痛呢!對啊,你家主人根本把你當成乞丐,不對,連狗都不如,他明明知
道你的身價值多少的,卻不對你說出來,這擺明把你當成傻子。」


  凱撒又用力握了一下雅妮的巨乳。


  「痛!」


  「可惡!枉我對他這麼忠心。」


  「忠心的狗。」


  「大膽賤奴,竟敢罵我?想死是不是?」


  「嘩呀,強姦呀!」


  「啪啪啪啪啪……」凱撒將一腔怒氣發洩在雅妮身上,直把她操至昏死,毫
無餘力。這一夜令凱撒完全清醒過來,區區一個小小的道雷斯家是困不住他的,
他必須去外闖!


  翌日,清晨。


  「什麼?你要離開我?」莫力驚訝地道。


  這一早,凱撒就對莫力提出辭職。


  「對,我要去外面的世界見識一番。」


  莫力心中暗叫不好,他還打算利用凱撒來進行報仇計劃,究竟凱撒哪裡不對
了,他不是個安份守紀的鄉下兒麼?怎麼一晚後像換了個人似的。莫力的視線忽
左忽右,腦中飛快轉動,他留意到凱撒身後的雅妮在偷笑,精明的他就察覺到端
倪。


  「凱撒呀,我需要你這樣的人才啊,是薪酬不滿意嗎?我加你五倍如何?」


  二十個銀幣?凱撒心中怒意漸現,到了這個時候莫力還把他當在傻子嗎?凱
撒壓著怒氣不發作,他不想和莫力撕破面皮,畢竟他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幫助了
自己,那時候凱撒還是一名懵懂的少年,可是如今不同了。


  「抱歉,我不想被困在一個籠子裡,我有更遠大的理想。」


  「人生在世不是為了錢麼?我出一百個銀幣請你。」


  凱撒輕搖其頭.


  「一百五十個銀幣……二百個銀幣……二百五十個銀幣……」


  「夠了!」凱撒終於忍不住了,他怒吼一聲,把莫力嚇呆了。


  沉默一會,莫力知道眼前的少年變了,他開始知道自己的目標,為理想而奮
鬥,區區一個道雷斯家是困不住他的。


  凱撒吁了一口氣,還是禮貌地鞠了個躬,誠懇地道:「承蒙莫力先生一直以
來的照顧,我這就走了,再見。」


  理想誰都有,此刻莫力隱隱發覺自己的理想漸遠了。


  「嘻嘻,拜拜囉!」雅妮輕笑一聲和莫力道別.


  莫力心中怨恨漸生,這女人好狡猾,一定是她對凱撒說了什麼,他恨不得當
晚就殺了她。一失足成千古恨,回頭已是百年身,莫力有說不出的悔意。


  凱撒離開科恩城,天大地廣,他應該怎樣實現自己的美夢呢?他想變強,只
要繼續修練「上天下地無我不歡破月神功」就能夠達到目的,但他不止想變強這
麼簡單,空有一身武藝有什麼用?他要一鳴驚人,他要一雷天下響,為世人所稱
頌,留下不敗神話。


  財富、名譽、女人他都想要。


  究竟要怎麼做?


  「凱撒,你已經有什麼打算?」


  「叫我主人。」


  「哦,主人,你現在要去哪?」


  「雅奴,妳知道有什麼方法能一舉成名嗎?」


  雅妮思考了一會,然後想起一個地方來:「主人有聽說過聖約黛學院嗎?」


  「什麼?性虐待?」


  「不是性虐待,是聖約黛。」


  「哦,我沒聽說過,是什麼地方來的?」


  「聖約黛學院是普烈頓帝國最著名的學府,已經有一千年歷史,創校的人名
叫哈里波突,是一名魔武雙修的天才,傳說他能力斬聖龍,有智劍皇的美稱. 如
今聖約黛學院已經成為帝國專門培訓天才的學府,很多有名的人物都出自這間學
院,舉世聞名,只要能進入學院讀書,即使實力是排行包尾,也能一鳴驚人,前
途似錦. 」


  凱撒彷彿看見自己被人尊崇、敬畏的模樣,傳說之中的魔武雙修天才哈里波
突,如果能成為一個這樣的人,也不枉此生了。


  「正好,我也想上學讀書。」


  「我說過聖約黛學院都是培訓天才的學府,要進入去讀除了要從十二歲開始
進行考核外,還要繳交一大筆費用。」


  「十二歲?我明年就十六歲了,而且我也沒錢. 」


  「其實也不必灰心,只要能證明你是天才的話也能進入,錢方面絕對有得商
量的。」


  「如何能證明?」


  「依我估計,你的實力應該是達到高級劍師頂峰的境界,一般人如果要修練
至這種境界少如也要二十年,天才的話也要五年,假設由七歲開始修練,十二歲
就能到達高級劍師的境界。一個十二歲的高級劍師絕對稱得上是天才,只要再花
三年就能夠達到初級大劍師的境界了,十五歲的初級大劍師,現在的你只要努力
點的話應該很快就要達到了。」


  「原來如此。」


  「不過,要在聖約黛書院這種人多如牛毛,能進去的人無不是人中翹楚,你
這樣進去只算是包尾而已,想減免學費的話最好能夠證明你比天才更天才。」


  「怎麼樣才能做到?」


  「魔武雙修。」


  「魔武雙修?」


  「對,我和你交過手,知道你的魔力不弱,如果加以訓練,一定會有一定成
績,只要你向學會展示出你無論在劍術上,或的魔法上的造詣都稱得上天才,這
樣不就是天才的天才了嗎?」


  「我能夠做到嗎?」


  「相信我,你能,魔法師的世界很簡單,魔力決定要主要成敗因素,魔法師
沒有像劍士一樣的職級,而是用十個階層來區分,分別是一至十階,第十階又稱
為魔聖. 我現在只是三階魔法師,你能打敗我,證明你的魔力絕對達到三階魔法
師的級別,剩下來的成敗因素就取決於精神力和理解能力了。」


  「好像很複雜. 」


  「其實不複雜,有我教你,包你三個月內學成三階的魔法。」


  「好,有勞妳了。」


  「別客氣,我和凱撒是很親密的朋友啊!」


  「不對,我和妳是主奴的關係啊,怎麼好像升格了似的。」


  「嘻嘻,那我不教你魔法了。」


  「想死,看我怎樣操爆妳。」


  「嘩,救命呀!強姦呀!」


  無人的荒野外,一對男女正在行淫,肆無忌憚,春色無邊,女的似乎在享受
其中。


  「凱撒……噢……呀呀……」


  「叫我主人。」


  「主人……嗯嗯……啊……饒命啊……」


  「教不教我魔法?」


  「教……我教……噢……嗯嗯……很舒服……要昏了……」


  凱撒用盡功夫使得雅妮屈服在他淫威之下,這樣三個月後就應該能進入聖約
黛學院了吧,凱撒滿心期待。


               (待續)














              第六節入學考試


  聖約黛學院在普烈頓帝國的中央,與首都相鄰,是一個很大的城堡,城堡名
叫霍格華茲,由五部份組成,分別是東部的課室建築群,南部的大型競技場,西
部的宿舍,北方的古老園林,和中央的管理樞紐建築群。


  聖約黛學院就像一個超大型綜合社區,內裡有齊一個城市的基本設施,氣派
古老之餘又不失時代感,歷久常新。


  新的一年又到了,聖約黛學院收生的時候來到,國內很多天才人物都想盡辦
法擠入學院讀書,每年投考入學試的考生人數約有一萬人,但能夠進入學院讀書
的人只有一百人,競爭何等的激烈呢。


  凱撒經過雅妮的悉心指導,終於學會了三階魔法的炎蟒。這天,他與雅妮千
里迢迢來到聖約黛學院,準備考入學試。


  二人在等候室靜待叫名,這裡有許許多多的少年,也們年由十二歲至到十五
歲不等,個個都有僕人照顧,他們表情緊張,即使自認為天才也不敢擺架子,因
為這裡的天才不少。


  「凱撒小朋友請到接待室。」一名站在一個布簾前的男人大聲叫道。


  「主人,輪到你了。」雅妮推一推緊張的發呆的凱撒並道。


  「啊,是,我去了。」


  「加油。」


  凱撒走到那名男人面前,報上自己的名字,然後走進布簾內的房間中。


  房間很寬廣,凱撒慢慢地走到三個男人面前,他們坐在長桌後,用睥睨螻蟻
的目光看著凱撒,令後者打了個哆嗦。


  「你走上來幹甚麼?坐在哪邊的椅子上吧。」坐在中間的男人冷冷地道。


  「啊,是。」


  凱撒躡手躡腳地坐到房間中央的椅子上,面對著臉容冷峻的三位主考官。


  左邊的那位是個中年女人,老態畢現,但看得出年輕時也是一位美人,她身
穿著高貴紫色的衣裙,身材豐滿,整個人散發出沉穩的氣息。


  右邊那個是一名年老的男人,白髮蒼蒼,臉上滿佈皺紋,目光醒目,給人擁
有智慧的感覺.


  中間的男人較為年輕,但估計也有三十來歲,他臉容剛硬,正氣凜然的樣子,
身穿一身墨綠色的勁裝,雄壯的身軀展露出結實的肌肉,一看就知是力士。


  「小子,你今年多大了。」那像力士的男人用鄙夷的語氣道。


  「我今年十六歲了。」凱撒溫和地答。


  「你憑甚麼信心我們會取錄你呢?」


  「就憑我是個魔武雙修的人。」凱撒充滿信心的說.


  三人不約而同輕咦一聲,然後互相交換了個眼神,那像力士的男人收起輕視
的態度,認真地道。


  「你仗著自己是高級劍師和魔法師的雙重身份來考試嗎?我見過魔武雙修的
人也不少,但很多都半途而廢了,魔武雙修是講求很高的天份,無論是體力或魔
力上都有相當的實力才行,你今年已經十六歲了,我看不出你有甚麼過人之處。」


  「我已經是初級大劍師了,再加上三階魔法師的實力,這還不夠入學嗎?」
凱撒有點擔心的說.


  那像力士的男人表情可精彩了,初級大劍師啊,一般人都不能達到這個境界,
平常人花三十年也未必能夠踏足初級大劍師的領域,眼前這少年年紀是大了一點,
可是初級大劍師的確是難得的人材,而且他只是十六歲,前途一片光明,即使不
進入聖約黛學院也有一堆人爭搶凱撒,若是投效國家更即時獲得萬騎長的職位,
而且國家還會重點培育,是很多勢力爭奪的搶手貨。


  另加三階魔法師的實力,這就更令人驚嘆了,魔法師本身就很特殊,魔力不
是每個人天生擁有的力量,只有少數人擁有魔力,即使有魔力,要花時間修練更
是難上加難,一般由七歲開始修練魔力,要成為一階魔法師最快也要十二歲,莫
說要到三階魔法師了,即使天才要到三階魔法師也要花七年時間,眼前這少年是
怎麼修練的?十六歲就三階魔法師?而且還是初級大劍師,他不用睡覺來修練嗎?


  震驚,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這種人放在整個月辰大陸也是耀眼的明星啊。


  那像力士的男人也才不過是中級大劍師,他已經三十六歲了,花了多少青春
和毅力才達到這個高度,眼前這位十六歲的少年的實力就已經緊迫著自己?


  開玩笑!


  「你是吹噓吧。」那像力士的男人語帶譏諷的道。


  「沒有,我是說真的。」


  「亞古老師。」坐在左邊的中年女人看見那像力士的男人放在桌上的手在抖
震,於是伸出手來握著他的手給他安慰的說.


  右邊的老者笑呵呵地道。


  「亞古老師,難道你見的妖孽般的天才還少嗎?何需緊張?不過,我也很驚
訝呢,只是凱撒小朋友,你願意展示出自己所說的實力嗎?」


  「可以啊。」凱撒坦然無懼的說.


  「亞古老師,就由你親自去試一試他吧。」


  「我?」古亞愣了一愣,旋即向老者投以一個感激的目光,對方的用意不用
言明,就是想他去用自己的力量去戰勝恐懼。


  寬廣的房間內,將中央的椅子移走,並命人送來兩把銀劍,一把給凱撒,一
把給亞古,二人準備大打出手。


  「即管使出全力吧。」


  「是。」凱撒向亞古鞠躬道。


  測試一開始,凱撒就使出夢中的青年所教的劍法來對敵,二人實力相差一級,
基本上是毫無懸念的戰鬥,只是,亞古還是感到驚訝,眼前的少年使出的劍法之
高深,令人目不暇合,加上渾厚的魔力源源不絕的輸送出來,亞古已經知道凱撒
並沒有說謊,他的確是貨真價實的初級大劍師,十六歲的初級大劍師啊,將來的
成就會變成怎樣?


  亞古愈戰愈震撼,不其然使出了中級大劍師的全力。


  「烈陽刺!」亞古使出一招厲害的劍技,猶如烈陽華光的劍氣衝向凱撒,令
凱撒心感驚訝。


  「小朋友小心!」坐在座位上的兩位考官都不約而同的驚呼出來,亞古發現
自己失態時而且遲了。


  「擎陽舞風雲!」凱撒使出夢中的青年教的一招絕殺劍技,同時使出全力抵
擋眼前來勢洶洶的劍氣。


  轟!


  磅礡的兩股劍氣碰撞,爆發出驚天動地的響聲,凱撒被餘波震退數步,中級
大劍師的招數明顯略勝一籌.


  「對不起,小朋友,你沒事吧。」亞古馬上上前扶起半跪在地上的凱撒,同
時關心地問。


  「我沒事。」


  「啪啪啪。」房間中傳出拍掌的聲音。


  中年女人和老者一邊拍著手一邊走上前來,他們的表情讓凱撒知道自己的實
力得到了認同。


  「亞古老師,凱撒的實力應該是初級大劍師沒錯吧。」中年女人溫和地道。


  「是,絕對有初級大劍師的實力,我認可了。」


  「呵呵,接下來只要你能使出一招三階魔法就算你通過考試吧。」老者笑容
滿面的說.


  「我馬上使出三階魔法炎蟒。」


  三人退開一段距離,凱撒馬上唸咒使出炎蟒魔法來。


  赤焰燃燒,火瞳炯炯,炎舌吞吐,一頭六米長,五吋粗的火蛇出現眾人眼前。


  「果然是三階魔法,厲害啊小朋友。」老者讚賞的說.


  「你是怎麼修練的?」中年女人訝異地問。


  凱撒笑而不語,雅妮對他說過不好將自己修練的時間和方法說出來,免得嚇
壞人。


  「那我可以入學了嗎?」


  「可以,絕對可以。」


  如此,凱撒就正式入讀聖約黛學院,學院規定每個學生只准帶一名僕人來服
侍自己,許多貴族們的天之驕子對此都很抱怨,但也沒法反駁,誰叫學院的創辦
人定了這個規矩。


  結果雅妮順理成章以凱撒的女僕的身份進入聖約黛學院,從此在學院的生活
還不是夜夜笙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53

积分

0

花币

三星会员

Rank: 4

积分
753
发表于 2018-09-29 11:17: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肯德基do物品饿偶尔哦哦or看到你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8-12-19 10:06 , Processed in 0.161853 second(s), 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