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43|回复: 0

圈套:娇妻沦陷【9-10】

[复制链接]

27

主题

169

积分

0

花币

一星会员

Rank: 2

积分
169
发表于 2018-10-18 23: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9章
    小研焦急的跑到床前,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庞,泪水不由得流了下来。苏辙不慌不忙的摆好摄像机,来到妻子的身后。

    “小研,今天让你受委屈了,那几个混蛋手上总是没轻没重,要不是我拦着,今天真够你受的!”苏辙道。

    “混蛋,要不是你的算计,我们夫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快出去!”说着妻子伸手把苏辙往门外推去。

    “不会吧,刚才还叫我老公呢,现在就要赶我走吗,亲爱的,别忘了今天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我可舍不得你独守空房!”

    “你胡说……刚才是你给我下药……人家才……”妻子娇羞的不想继续说下去。

    “呵呵,难道这大好的夜晚,你要陪着这个废物吗?看他那样子,那点能配得上美人你啊!”说着苏辙伸出双臂,再次把妻子搂在怀里。

    “放开!我再说一次,请你出去。今天也不是什么洞房花烛夜,我永远不会原谅你今天做的事,苏辙你太让我失望了!”妻子看着之前自己当作大哥哥的男人,怎么也想不到是他玷污了自己。

    “你这么快就忘了刚才是怎么和我保证的吗?看来你是真想让你老公看看咱们的新婚仪式啊,哈哈!”苏辙丑恶的一面不在隐藏,完全暴露出来。

    “你……无耻……”妻子阻止的力量渐渐弱了下来。

    苏辙见小研不再抵抗,眼中竟然有些失望,他并不想通过胁迫才能得到小研,他很确定这些年来小研对自己是有感情的,他原本希望可以利用自己的人格魅力,让小研发自内心的和自己结合,今天走到这一步也是他迫不得已而为之。

    苏辙心里虽然波动着,手上的动作并没有一点停顿,只见他那黝黑健壮的双臂搂上妻子的纤腰,稍一用力,妻子就被他拦腰抱起。

    “啊……你……要干什么……”妻子被突然抱起,吓的叫了出来。

    “放心,你就好好享受吧!”苏辙的霸气的把妻子抱向了床边。

    看着他们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前,妻子看着苏辙的眼神充满愤怒。即使在药物的影响下,妻子努力对抗着燃起的欲火。她知道房间中还有被迷晕的老公,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在丈夫面前被另一个男人征服。

    妻子被苏辙扔到了床上,随着一声娇呼,在惯性下转了个身。妻子的嘴巴正巧吻在了我的脸上,她猛地往后退出好远,似乎眼前出现的是一个魔鬼。苏辙没有给妻子继续后退的机会,双手攀上了她高耸的左乳,毫不费力把白嫩的乳房从衣领中拉扯出来,竟然用乳头在我嘴上来回摩擦,这视觉的冲击力震撼了我。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竟被这对狗男女如此羞辱!

    妻子此时才从刚才震惊中恢复过来,不知道她怎么会使出那么大的力气,一脚踢倒了强壮的苏辙,赶忙整理好身上的衣物,她真怕我会突然醒来,看到她衣衫不整的和苏辙纠缠在一起……苏辙摔倒时,头正好撞在了床头柜的桌角,透过屏幕我都能听到那巨大的碰撞声。妻子并没有去关心倒在地上的苏辙,而是一脸关切的看着熟睡的我。看着妻子在被几个混蛋下药奸淫之后,心中依然挂记着昏迷的我,眼泪不由自主的再次流了出来。都怪我,我是个混蛋,为什么会轻易的相信苏辙的挑唆,把妻子送上了一条不归路。

    过了足有分钟,苏辙的身体动了一下,他刚才似乎是被撞晕过去。在苏辙不断的侮辱之下,妻子彻底爆发了,强烈的愤怒让她调动出了身体的全部潜能,把眼前的恶魔击倒。

    此时恶魔再次复活,看着他渐渐抬起的身体,我焦急的喊着,多希望妻子可以听到我的呼喊逃出去,我不需要她在这里照顾我,再被苏辙抓住,他肯定会加倍的折磨妻子。我知道苏辙已经被妻子刚才的反击激怒了。

    果真如我所想,妻子没有发觉危险已经慢慢来临。柔顺的长发被猛地拉起,妻子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仰去,“咚”的一声摔倒在地板上。妻子还来不及反应,苏辙又粗鲁的把她拉起,双手抓住晚礼服的肩带用力的向下扯去。白花花的肉体暴露在男人眼前,他没有一丝爱惜,挥手连续抽打在妻子的椒乳上,一个个红红的掌印留在上面。

    “啊……不要……”妻子痛的叫了出来,她本能的往后躲着,可脱下的晚礼服此时正缠在她的脚腕,她被绊到摔了下去,苏辙一下子接住了她。看着妻子原本白嫩的乳房,此时在几人的反复蹂躏之下,已是伤痕累累。尤其是被强子用蜡油烫伤的皮肤,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处处的红点。我终于明白那天在浴室里妻子的反应会那么大,在几人的蹂躏之后,她那娇嫩的肌肤已经不能承受我的爱抚。

    苏辙的变态行径还在继续,他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疼爱,刚才一会儿把妻子当成亲妹妹,一会儿又说今天是他和小研的洞房花烛夜,那全是谎言,在彻底被激怒后,他暴露了野兽的真正面目。在妻子被他接在怀里后,看着眼前受伤的嫩乳,他竟然毫不犹豫的狠狠的咬上去,此时他的行为完全是在报复。

    “啊……苏哥……饶了我吧……救命啊……”妻子疼得顾不上反抗,不停地向他求饶。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我本想好好对你,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狠毒。我差一点就被你杀了!”苏辙的眼神已经接近疯狂。

    “没有……我不是故意的……快松口吧……”妻子疼得已经站不起来,慢慢的摔倒在地上。

    苏辙没有继续搀扶她,松开嘴,任由妻子躺在地毯上。他看着慢慢抽泣的妻子,脸上竟然露出了邪恶的微笑,肯定是又想到了什么坏主意。只见他用脚踩在了妻子的乳房上,丰满的乳肉在他的脚下晃来晃去。这是完全的侮辱,妻子在被他折磨之后已经没了反抗的力气,任由苏辙的脏脚在她嫩乳反复摩擦。

    “你接着反抗啊!不能要做贞洁烈女吗?”苏辙阴狠的喊道。

    “呜呜呜……你放了我吧……”

    “好啊,我现在就放了你,让胖子他们过来,好好的伺候你。哈哈,我再也不会拦着强子,让他把你玩死!”

    “不要,我求你……他会杀了我的。”妻子是被强子给吓怕了,听见他的名字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知道怕就好,来躺倒床上去,自己把腿打开,快去!”妻子站起身来,看着躺在床上的我。苏辙看她不动,一脚踹上翘臀。妻子默默地低下头,不在看我,此时她只能屈服。她坐在床上,双脚支在了床边,双腿迟迟没有打开。即使在我面前她也不好意思摆出这么淫荡的姿势。

    苏辙已经不耐烦了,他抬起胳膊似乎又要有所行动。妻子害怕的往后缩了下身子。

    “还要我教你吗!臭娘们。”妻子认命的慢慢把腿一点点打开,苏辙已经没有了耐心,两手一用力,妻子那粉嫩的阴道暴露在男人面前。

    “漂亮,真是嫩啊,老天爷对我太好了,这么鲜嫩的尤物怎么能没有男人疼爱呢。”苏辙说完没有停顿,伸出舌头直接舔了上去。

    “啊……别舔……他们刚弄完还脏呢……”妻子找了个理由想让苏辙放弃。

    “没事,这个地方只有我可以享用,他们想进来都得戴套。你要记住回去以后不能再和他做爱,要是被我发现了,你知道后果。”苏辙竟然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

    “不可能,他是我老公……”

    “你记住,这一个月里我才是你老公,要是被我发现有别人敢射在里面,嘿嘿,我可不敢保证秘密不会外泄。”

    “他……要是他想要了……啊……我没法拒绝啊……”妻子为难的说道。

    “那是你的问题!呵呵,要是做不到的话,不如就别回家了,来我这住吧。”

    妻子没有再和他纠缠这个问题,认命的闭上眼睛。她盼望着黑夜快些过去,当光明来临的时候恶魔应该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了吧。

    可噩梦是漫长的,一股腥臭忽然飘进鼻中,妻子皱着眉睁开眼睛。她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看到苏辙的肉棒,那惊人的尺寸,颠覆了妻子对男性的认知。之前我是妻子唯一的男人,虽然大学中她也交过一个男友,但是因为某种原因,不到一年他们就分手了。而且因为妻子的坚持,他们从没做过越轨之事。

    妻子体内的春药还没褪去,尤其是看见足有2厘米的肉棒后,她的眼睛无论如何也无法移开,不由得悄悄夹紧了双腿,轻轻摩擦起来。苏辙看到妻子难忍的春意,满意的把肉棒又往前挺了挺。他想着这春药虽然贵,但是效果真是霸道。

    足有2个多小时了小研的欲火还没褪去。

    妻子闭上眼睛张开了小嘴,缓缓的探头向前。当嘴唇轻轻触碰到龟头时,那惊人的温度彻底点燃了妻子的欲火。她努力把嘴巴张到最大,只吃进了龟头的一半,那夸张的头冠无论如何也无法包裹进去。苏辙看出了妻子的困境,双手按住妻子的脑袋,用力一挺,硕大的龟头突破了重重阻碍。妻子在惊慌之下,求助的看着苏辙,可男人没有任何怜悯,肉棒急速地抽送起来。

    “呜……呜……”从没试过口交的妻子,此时只能张开嘴默默地承受着。随着阴茎的深入,应该已经抵到了她的喉咙。胃部强烈的收缩,让妻子干呕起来,苏辙无奈的拔出肉棒。看着妻子痛苦的样子,我心痛无比。

    “你结婚这么久了,怎么什么都不会,说他是个废物还真没叫错!”苏辙嘲讽的看着床上熟睡的我。

    “今晚你做什么我都依你……求你别再伤害他了……”由于刚才的干呕,妻子说话时脸上还挂着泪珠。

    “看你这可怜样儿,刚才是哥哥不好了,来让哥哥好好疼疼宝贝……”苏辙似乎已经发泄完了所有的怒气,对待妻子温柔了许多。

    看着画面中两人再次倒下,我痛苦的闭上眼睛。都怪我,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会好好的爱你,我也不会去管什么狗屁早泄,只要能静静的抱着你,不让你受任何伤害。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妻子从没有怪过我床上的无能,都是我自己在胡思乱想。说白了就是因为那最最没用的自尊心,才导致了今天的后果。

    三十分钟之后,苏辙发出一声舒畅的呻吟,他再次射进了妻子的子宫。那曾经孕育了我们爱静结晶的地方,此时注入了新的访客。激情之后,妻子无力的躺在苏辙怀里,她躺的是那么自然,似乎这才是她的男人。

    身后昏睡的我,此时似乎被身旁两人剧烈运动惊扰,不自觉的翻了个身,手搭在了妻子的粉背上。妻子紧张的转过了头,她真怕我这时睡醒了,那样之前的一切付出都白费了。在看到我没有睁开眼睛,呼吸又粗重起来,妻子如释重负的拍了拍胸口。苏辙此时正在温柔的爱抚妻子的嫩乳,看见我转过身来,一脚把我的手踢开。

    “小研,能得到你真幸福。”苏辙知道女人高潮过后,最喜欢听甜言蜜语。

    “苏哥……你刚才真是吓到我了。”

    “对不起,你那一下都给我摔得脑震荡了,脑子有点不清楚。以后我不会那样了。好好疼你。”妻子没有再说什么。

    刚才的交媾让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这是我不能给她的。苏辙的出现就像打开了一扇大门,让她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广阔。就在丈夫的面前,自己竟然被苏辙干上了3次高潮。那种爽到骨子里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沉迷其中。同时她心里也有深深的负罪感。这让她现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苏辙,本来自己应该立刻把他赶出去,可心中又有些不舍,可能刚才我却是把他撞伤了,他才会那么生气。

    “咚咚咚!苏哥,是我!”门外想起光头的声音。

    “你来干什么?”苏辙打开门道。

    “苏哥你太不够意思了,我还没好好玩玩这小妞儿呢,你都干了两次了。”

    光头透过门缝看到老婆用被子挡住身体,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滚,你去把他们俩叫出来,咱们该走了!”妻子一直看着苏辙的背影,似乎感动于他赶走了光头。苏辙关上了房门穿好了衣服,临走前轻轻的亲吻了妻子的额头。妻子没有拒绝,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视频到这终止了。我低下了头,攥紧的拳头发出咔吱咔吱的响声。小研这个傻女人,看她最后的神情分明是有些犹豫。今天这种环境下,胖子几个人的出现其实起到了衬托的作用,通过他们的无耻卑鄙反而显得苏辙是个温柔体贴的暖男,可我想不通苏辙被妻子激怒后已经原形毕露,为什么妻子还会相信他一次次的谎言。

    我猜想这么多年以来,妻子对苏辙肯定是有感情的,只是之前只把他当作哥哥,从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两人水乳交融的激情过后,苏辙温柔的爱抚还有那些甜言蜜语,是不是勾起了小研的回忆,让她想起了苏辙曾经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

    不得不承认的是苏辙的本钱太强大了,对于小研这种单纯的女人,结婚以来只忠于自己的丈夫。苏辙的出现打乱了少妇平静的内心,他惊人的床上功夫对小研有致命的吸引力,不只是他那惊人的肉棒,还有他那不知道在多少女人身上练就出的御女之术,这都不是妻子可以抵抗的。

    如果苏辙真的是喜欢妻子,才做出这种事情还可以原谅。可没有想到苏辙这个畜生说会删除视频,他却发到了自拍论坛。不止是叫来胖子三人一起蹂躏了妻子,还让全国数万人看光了妻子白花花的肉体。可怜我傻傻的老婆,还履行着和苏辙的承诺,每天下班后被这群恶魔玩弄。她不会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网络红人,甚至在这一月之约结束之后,苏辙很有可能会放出无码露脸视频,来赚取更多的钞票。

    “秦哥,这么早就来了!”我看了看表已经八点了,同事们陆续走进办公室。

    我不想说话,觉得身边每个人看我的眼神都充斥着嘲笑,他们会不会也看过视频,都知道我被带了绿帽子。这种压抑的环境我一分钟也不想呆下去,和领导请了假我回到家里。

    原本熟悉的环境已经变了味道,妻子离开前应该打扫了房间。她能消灭床上的罪证,却掩盖不住,曾经有两个男人在我们的床上挥汗如雨,空气中还弥漫着精液的味道。就像健壮的雄狮在争抢领地,曾经的狮王此刻已经败下阵来,可恶的竞争者在我的地盘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我走到床前,5年前拍摄的婚纱照挂在床头,相框已经隐隐发黄,妻子甜蜜的闭着眼睛,接受着我的亲吻。可昨夜妻子在另外两个人的胯下,是不是体验到了不一样的甜蜜。

    经过一夜的疯狂,妻子的身体必定已经透支。我很好奇她在公司看见这些天一直在玩弄她的四个恶魔时,心里会是什么感觉。这阵子她一直拒绝和我亲热,和四个壮汉日常的交媾,让她在我这个正牌丈夫身上已经得不到满足,她需要的是更多的肉棒,甚至那些维修工一起上,她才能满意。这个女人伤我太深了。

第10章
    “兄弟,好久没给我消息了,夫妻生活是不是和睦了很多?”点钟的时候,苏辙才回复QQ,可见昨天在我家他们玩的是多么尽兴。

    “我们的夫妻生活你还不清楚吗?”发出消息时我的手都在颤抖。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上次过后咱们应该没联系过吧。”苏辙依然明知故问。

    “咱们是没有联系,可你们却没有放过我老婆!”

    “上次的聚会大家都是自愿的,你不会现在想找我算帐吧?”

    “别再装了,你明白我说的什么!”

    “秦哥,咱们可能有点误会,有什么你就说出来。”

    “你自己看吧。”我不想再费口舌,把刚才看过的视频发了过去。和他对话每一秒钟都让我恶心,我此时想的就是让他删除网上和他手里的视频。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想隐瞒,视频不是我发的,对此我很抱歉。你也看到了,我一直在帮着小研,他们确实有点过分了。”苏辙此时还在敷衍着我。

    “别和我说这些,你的那些伎俩只能骗过我老婆这种傻女人。你和胖子光头一唱一和的把她引入了你们设好的圈套,我要你马上删掉这些视频!”

    “可以,这都没问题,不过需要你出点血。”苏辙终于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

    “你要多少?”为了妻子的名誉我不在乎花些钱来解决。

    “痛快,五十万!我也不是为了钱,把视频销毁了,你要是报警了,我们很被动的。”苏辙这个贪婪的家伙胃口可真不小。

    “好,不过现在我拿不出这么多现金,给我3天时间。”我痛快的答应他,即使离婚我也要把妻子救出来。

    苏辙已经承认了他的所作所为,此时我如果报警的话,他们肯定会绳之以法。

    可我不能这么做,事情公开后,妻子面对的将是众叛亲离的下场,她还能不能有活下去的勇气,女儿知道有一个这样的母亲,在她懂事之后,会有多大的心理阴影。这些都是我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在我筹钱的这三天时间里,苏辙依然没有放过妻子。看着她回家后,越来越疲惫的身体,我知道他们在这最后三天变本加厉的折磨妻子,甚至妻子的脖子上出现了好多的红印,越来越明目张胆了。这些草莓印像一个个巴掌扇在我的脸上,而我只能忍耐。

    在几个朋友的帮助下,终于凑齐了5万。我和苏辙约在了晚上八点,地点还是君豪大酒店,这个噩梦开始的地方。

    “老婆,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公司有个重要客户要陪一下。”我提前和妻子打了招呼,今天这几个恶魔应该没时间骚扰她了。

    “哼,好不容易今天回来陪你,你又不回家了。记得少喝点酒。”妻子有点生气。

    放下电话,我竟然气的笑了出来。明明是今天没人搞她才早早回家的,竟然装成是来陪我,要是我不知道她的谎言,我还真以为她是个顾家的贤妻。

    八点钟,我走进了宾馆。“妹夫,在这呢!”苏辙靠在大堂沙发上,身边没有胖子他们几个。

    “东西都带来了吗?如果还有备份的话,我一定会报警的!”这时候不处理干净会后患无穷。

    “呵呵,我调查清楚了,是胖子那个混蛋,偷偷把视频放到网站上。你放心我是不会让小研为难的,毕竟她是我妹妹。”苏辙道。

    “别装了,你能确定别人手里没有备份吗?我看见他们都拿手机录像了。”

    我要做到万无一失。

    “放心,我可以让他们把手机都交给你。来吧,咱们到楼上说。”苏辙神秘的笑了笑。

    走出电梯,这次的房间还是6楼,只不过从标间换成了套间。

    “你很有钱啊,每次都来这么高档的宾馆。”我怀疑苏辙的钱是不是都靠敲诈欺辱女人得来的。

    “别说这些了,钱带来了吗?”

    “都在卡上。那些录像呢?”

    “在U盘上,需要我陪你看看吗?还真有点舍不得都给你,这是我们一个多月的劳动成果啊。哈哈……”苏辙道。

    “你这么刺激我,不怕得不到钱吗?”说着我把U盘插到手机上,里面足足有3多个视频。苏辙这群畜生,竟然把每次奸淫妻子的过程次都记录下来了。

    “怎么样,就当我送你的灵丹妙药吧,你早泄的时候看着你老婆被我们干的画面,应该会有点疗效吧。”

    “他们呢,不是说要把手机都交给我吗?”我懒得和这个流氓继续纠缠。

    “别急啊,先把钱转过来,他们都在屋里。”拿到他的卡号后,我把5万转了过去。这对我不是个小数目,在了结此事后,得把之前给父母准备的养老房卖掉还债。可为了我的家庭,我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爽快,以后我绝不会拿视频来要挟小研,不过要是她主动投怀送抱,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啊!哈哈……”

    “放心,绝不可能!把他们的手机交给我吧。”

    “在屋里,自己去要!”苏辙看着手机上面的钱款,没工夫搭理我。

    打开房门的一霎那,意想不到的画面出现了。“不可能,妻子刚才还在家里给我打电话。”看着白花花的肉体,我多么希望这不是我的老婆。

    “进去吧,这种刺激,可不是看视频可以体会的!”苏辙在后面按上了我的肩膀。

    胖子像个懒猪一样躺在床上,妻子很熟练的坐在胖子身上前后挺动着身体,可以清晰的看到肉棒在老婆身体里进进出出。此时妻子带着眼罩,淫荡的呼喊着,巨大的快感让妻子的动作显得很吃力。看着眼前主动用阴道套弄肉棒的淫娃,我无法想像这会是我保守的妻子。我立刻冲过去想要拨开她的眼罩,揭穿她淫荡的本性。

    强子冲过来挡住了我。“不想她出什么事,就老实点!”

    “老婆,你快停下!”我疯了一样喊出来。

    可眼前的少妇依然坐在胖子身上疯狂的摇晃,雪白的奶子随着身体的摆动,上下飞舞。我熟悉的雪乳,那粉红色的乳晕,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长期的蹂躏,此时已经变成深红色,乳房的尺寸也涨大了一圈。

    “这不是我老婆,你们又故意找了个妓女来气我的?”我推开了强子,回头质问着苏辙。

    “我也不清楚,你问他们吧。”苏辙没有抬头,操作着手机。

    “你就当她是个妓女吧,你要不要也来一炮啊?”光头淫笑看着我。

    “没兴趣,快把手机交出来。”

    “别急,等我们玩完了再说!”光头说完,径直走向少妇,;两手搂着少妇的腋下,轻轻的抬起。少妇很配合的站了起来,胖子巨大的龟头被突然抽出,发出“啵……”的一声。

    “啊……”巨大的龟头刮过狭窄的阴道,鲜红的阴唇被带了出来,少妇幽怨的发出呻吟。胖子的手扶着少妇的肥臀,像是在瞄准另外的目标。我看清了,他是在对准少妇的菊花,借着刚才阴道里的淫液,胖子巨大的龟头贴紧了菊花。此时胖子松开了扶着丰臀的手,利用重力,硕大的龟头一点点消失在了少妇的菊花里。

    “啊……疼啊……”少妇伸直了腿,想让龟头从菊花中退出去。光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拿起一瓶润滑液,倒在两人交合的部位,紧接着两手压住了少妇的双肩。胖子抓紧机会,上下抽送了几次,龟头已经完全消失在菊花里。

    “还是后面紧,前面被你们玩的都松了!”胖子嘟囔着。

    “还不是你,厘米的鸡巴长了那么粗的龟头,把阴道都操松了。”

    “啊……这里……好涨……”龟头进入后,少妇的臀部一下坐到了底。

    光头看胖子已经插进去,分开了少妇紧闭的双腿,鸡巴直接顶进了空虚的阴道。两根粗大的肉棒,隔着一层薄薄的肉皮,在两个肉洞里轮流抽送。

    “啊……啊啊啊……太疼了……”看着这个只有在AV中见到的体位,竟然有妓女愿意配合,这口味也太重了。

    “啊啊……求求你们出去好吗……一个个来……我老公今天不回来……今晚都可以……”少妇苦苦的哀求,这种性交并没有快感。

    “这个女人究竟是谁?”我知道眼前的女人就是妻子,自欺欺人的质问着苏辙。

    “呵呵,你是怎么当老公的。眼睛瞎了,耳朵没坏吧?”苏辙蔑视的看着我。

    只有五米的距离,我走的很慢,我不敢相信自己老婆会堕落到这个地步,我之所以会问苏辙,只是不想承认罢了。我来到三人交媾的旁边,精液夹着淫水的气味冲进了我的鼻腔,可还有一丝香气,是我不会忘记的。日夜陪伴了我5年的枕边人,我怎么会不记得她的体香。

    强子猛地按倒了我,头被压得紧挨着三人交媾的部位,看着两个粗大的肉棒,不知疲倦的在老婆娇嫩的菊花和阴道里交替进出。可以看出胖子和光头配合的很默契,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老婆身上使用这种体位了。

    “老婆,你快醒醒!”我紧贴在她的身前喊道。

    “你们给她吃了春药?”我质问着。

    “怎么会?那东西很贵的,这种荡妇不值得!”

    “不可能,我老婆不可能会配合你们。”我眼中闪着怒火,可身体逃不开强子的控制。

    “哈哈哈……我们每个人都操过她5多次了,4个人合起来就是2多次了,你觉得再忠贞的烈女,在干过自己2多次的人面前,还需要继续伪装吗?”苏辙这时候来到了我的身后。

    “畜生……那她怎么听不到?”

    “她带的是专业耳塞,除非是原子弹在身边爆炸了,不然她只会沉浸在性爱的世界里。”

    “不可能,刚才通电话,她还在家里。”

    “谁让你告诉她你不回家了呢?贱货知道后就给我来了电话,她早就习惯了每天疯狂的性爱。我偷偷摸过,即使是在工作的时候,她下面总是湿的。哈哈……”胖子一边操着妻子菊花,一边嘲笑着我。

    “不可能,你放开我,我已经给了你们钱,让我带她走。”

    “可以,不过是他们操完以后,强子,你们先玩,回头我把钱转给你们,今天大家都可以射在里面!”苏辙说完转身离开了。

    “你这个魔鬼,别走!”我狠狠的喊道,被强子按住双肩的我,只能眼睁睁看他走出房间。

    强子找出一卷绳子,把我绑在了床头栏杆上。胖子已经射了,光头把妻子按在床上,快速的抽送着。近在咫尺的距离,看着妻子雪白的巨乳就在我眼前摇晃,如果我伸出舌头,一定可以舔到她的乳尖。

    “真爽啊,苏哥太不够意思了,到了分手炮了才让射进去!”胖子爽完之后走到我面前。他仿佛看穿了我的想法,他用力拽着妻子的奶头,按在我的嘴边。

    我闭上嘴,不想被这群恶魔戏弄。胖子变态的把妻子的乳头拽的很长,在我脸上胡乱的蹭着。

    “啊……啊啊……疼啊……要断了……”乳头的疼痛让妻子大声呼喊着。

    “小研这臭婊子,这一个月我们也玩腻了,你看第一次操她时的胸,这小穴,你再看现在,哈哈,也该物归原主了!”胖子拿出手机,给我看着当初在这个宾馆第一次奸淫妻子的图片。

    再次抬头,强子把阴茎塞进了妻子嘴里,每次都抽插到底,搞的妻子一阵阵干呕。这个变态根本就不是在性交,是彻底的凌辱,只有在妻子的痛苦之中他才能得到快感。

    多分钟里,强子一直在变态的蹂躏着妻子,但他似乎越来越不满足。突然他一把扯下了妻子的眼罩,他很喜欢欣赏妻子痛苦的表情。妻子此时正处在高潮边缘紧闭着眼睛,光头高速的抽送,给了妻子很大的刺激,而喉咙里插着强子的肉棒,让她只能适应用鼻子呼吸。几乎同时,光头射进了妻子的子宫,强子的精液直接射进了妻子的食管。

    “你俩快点别墨迹了,看看苏哥给咱们分了多少去!”光头和强子陆续射精之后,胖子叫走了他们。

    “让他们小两口亲热亲热,阵子总是陪咱们了,别冷落了老公啊!内裤和奶罩我带走了,一个月的夫妻也得留点念想!”胖子在关门的时候还不忘奚落我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妻子的眼睛一直紧闭着,不知道是高潮的快感还未退去还是她已经知道了我的到来。两人的呼吸在安静的房间中格外的清晰。

    “为什么?”在十分钟之后,我打破这份平静。

    “呜……”妻子的呼吸明显凌乱了,她知道已经无法逃避,一阵哭声传来。

    “别他妈哭了,先给我解开。”我看着哭泣的妻子,心中却没有一丝怜悯。

    我恨她,明明我已经可以解救她了,她却自甘堕落主动联系一群淫棍轮奸自己。

    如果说之前我是心甘情愿拿钱来救她,此时我已经后悔了,她根本不值得我这么做。

    “老公……我脏了……”妻子哭泣着艰难的爬过来,为我解开了绳子。

    “你还会要我吗?”妻子看着我的眼睛。

    “先穿上衣服,我不想看见你这丑陋的样子!”看着妻子的裸体,已经一个月没有触碰过女人的我有了本能的反应。可她脸上凌乱的发丝,身上随处可见的淤青红印,还有光秃秃的阴部缓缓流出稀薄的精液。眼前的一切都在诉说着她经历了多么不堪的一段噩梦。刚刚勃起的阴茎又软了下去。

    妻子才意识到自己正赤裸着身体,敢忙用被子盖上自己的身体。“我先去洗个澡。”妻子跳下床,跑进了洗手间。虽然她跑得很快,在下床的一霎那,我看见她娇嫩的菊花口张的大大的,深褐色褶皱的皮肤有些外翻,虽然我从没插入过妻子的后面,可我清楚妻子的肛门已经被他们开发很久了。只有上百次的插入,才会把菊花搞的如此不堪。

    妻子洗好后,穿上了连衣短裙,原本的丝袜已经被这群畜生撕烂只能扔掉,膝上5cm的短裙暴露而性感。被胖子暴力拖拽而肿胀的乳头,此时高高的挺立着,在裙子上印出两个凸点。妻子跨上我的胳膊来掩盖胸部的异样,我本想甩脱,可多年以来我已经习惯照顾妻子的面子。

    回到家中,妻子给我泡了一壶茶,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你还爱我吗?”坐在对面的妻子,又抛出了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她的这个问题让我有些恼怒。

    “是因为我脏了吗?”

    “难道不是吗,在今晚之前,如果你还爱着我,家的大门始终还是对你敞开的。可今晚你的表现让我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你,在我身边这5年,对你处处呵护,是不是还抵不上这四个畜生对你这一个月的蹂躏!”说道后面我几乎是喊了出来。

    “老公,呜……不要这么说,我也是被逼。”妻子哭了起来。

    “逼你?我倒想知道,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今晚不回家!”

    “我……只有我的错吗?我是怎么被他们奸污的,你还记得吗?”妻子抬起头,恨恨的看着我。

    “就算是碰巧遇到了熟人,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见了那个臭婊子,魂儿都被勾走了,还有心情关心我吗?”

    “可……事后你为什么还瞒着我?”

    “你让我怎么说,别人拿一个妓女就把你老婆换走了,还被四个人一起轮奸,我能说出口吗?”

    “你就想一直这样被他们这样奸污下去?”

    “他们有我的录像,我有什么办法,他们答应我只要陪够一个月就会放了我,到时候我还能做回正常的妻子和母亲,我只能同意……”妻子的话语充满无奈。

    “录像?他们早就把录像放到网上了,虽然有马赛克,只要是认识你的亲友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可能,他们答应我的。”妻子还不敢相信。

    “给你看看这个。”我把手机投影到电视上,播放着换妻那一夜的视频。

    “快关了,不要看了……”妻子几乎是在怒吼。

    “关掉就可以吗?还有一部更精彩的。”我切换到了高铁上的那一部。

    “呜……是他们逼我的……我也不想……”妻子看了一眼,就低下了头。

    “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视频是怎么回事?”听着电视上,淫荡的呻吟我的火气越来越大。

    “那件事情发生一周后,他们一直挺规矩的,我还天真的以为事情就会这么过去了。有天中午休息时,苏辙把我叫到了2号车,说有故障。我跟过去,看见只有他们四个坐在里面,我就想跑,可胖子拿出手机视频要挟我,我只能配合他们了。”妻子的声音透着绝望。

    “你对他们有感情吗?”

    “怎么可能,他们是一群恶魔!”

    “可你看看这里,你看苏辙的眼神,不是那么简单吧?”

    “他……他……我是为了不受别人的折磨才同意和他做的,他温柔一些……”

    妻子慌乱的回答着。

    “温柔?这个词语竟然可以用在一个强奸犯身上!你这女人真是无可救药了!”

    我气的站了起来。

    “在那种情况下,我一个女人能怎么办,是你亲手把我送上了别人床,即使不是苏辙,我也会被一个不认识的人插入,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妻子也站了起来,和我对峙着。

    “可我也没让你和四个人一直胡搞!”

    “一个和四个有区别吗?因为你无聊的自卑,却把我给出卖了!我为了你丢失了贞操,到头来在你眼里却变成了和人胡搞的荡妇!”妻子生气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过了一会儿,妻子拉着箱子走出来。

    “我们给彼此一个冷静的时间,希望你能考虑清楚,咱们的婚姻还能不能挽回。”妻子说完了,冷漠的看了我一眼。

    “你去哪?不会是找苏辙吧?”

    “我明天就去单位辞职,以后不会和他有任何瓜葛。谢谢你的5万,如果离婚了,这部分钱算我身上。”妻子转身走向了门口。

    “你要冷静多久,两个月够吗?”看着妻子离去我有些担心,苏辙真会放过她吗?

    “不要问我时间,希望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我,我会为了孩子继续和你生活。”

    妻子临走前看了我一眼,我并没有看懂其中的深意。

未完待续……

有钱任性,没钱认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8-11-16 15:56 , Processed in 0.064935 second(s), 4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