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33|回复: 0

圈套:娇妻沦陷【11-12】

[复制链接]

27

主题

169

积分

0

花币

一星会员

Rank: 2

积分
169
发表于 2018-10-18 23: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1章
    看着推门而出的妻子,我没有过多挽留,现在这种情况大家冷静一段时间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时间的沉淀可以让我们想清楚真正的选择。之后的几天我都在恍恍惚惚中度过,工作上连续犯了几次失误,给公司带来了很大损失,一直很看重我的主任,帮我拦下了公司的处罚决定,还给我放了两个月大假。

    休息下来的我,每天都在床上窝着,脑子里回忆着这两个月来的点点滴滴。

    妻子离开时的话语,一次次的刺痛了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我的错误占了绝大部分。

    我拿出苏辙给我的U盘。看着视频中,已经一周没有看到的妻子,心中的怨恨逐渐被思念代替。拿起了手机,手放在通话按钮停了很久,还是提不起勇气拨出。

    我随手切换了一个视频,看周围的环境应该是在妻子的办公室。妻子此时正在桌前工作,上身穿着天蓝色衬衣,下面是一条黑色紧身裤,这种保守的穿衣风格很符合妻子一贯的作风,全身透着干练。

    突然苏辙走进画面,刚才他应该是在调整摄像机的摆放位置。苏辙温柔的把双手搭在妻子肩膀,这让她有些紧张,装作若无其事的敲打着键盘。苏辙感觉到她肩膀上轻微的抖动,嘴角露出了淫笑,低头吻向了妻子的脸颊。

    “别这样,这是办公室……”妻子扭捏的说道。

    “怕什么都这么晚了,你留下来不就是等我的吗?”

    “苏哥,我觉得这样很不好……我很对不起我老公……”亏她这时候还能想起我来。

    “你又不听话了,忘了谁才是你老公了吗?”说着苏辙的手消失在妻子的领口。

    “别说了……嗯……你放了我吧……我真的很痛苦。”妻子被摸的有了感觉,说话时带着娇喘。

    “宝贝儿,不怕,所有痛苦都会过去的,你会慢慢爱上这种生活。”苏辙温柔的话语就像是一声声魔咒,蛊惑着眼前的女人。

    妻子知道继续说下去不会有任何结果,现在只能希望一个月后他可以信守承诺。苏辙这时已经不满足于只是揉捏,他缓缓的摸上了妻子的衣扣。老婆用手紧紧捂着领口,紧盯着眼前的男人,摇头拒绝着。

    可在苏辙坚定的目光下,妻子的抗拒是那样的无力。不一会儿,身上的衬衣已经打开,紫色的半罩杯内衣露了出来,大半的乳房越过奶罩的上缘,粉红的乳晕若隐若现。瞬时我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妻子那保守的衬衣之下,竟然隐藏着如此淫荡的内衣。苏辙满意的看着娇羞的妻子,竟然拿出手机拍了起来。

    “啊……苏哥……不要……”妻子拿手挡住了脸。

    这下倒是方便了苏辙,他敏捷的推起妻子的胸衣。两只白嫩的玉兔一起跳了出来,经过几天的休息,满是伤痕的椒乳已经恢复了很多,只是被蜡烛烫伤的地方还有些许红印。苏辙像是个专业的摄影师,时而蹲下时而站起各个角度连续拍了十多张,似乎还是不太满意。他拉起女人的衬衣,妻子竟然配合的抬起手臂。

    不一会儿,老婆上身已经脱光,白嫩的乳房骄傲的挺立着。雪白的上身和黑色的紧身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苏哥,别拍了好吗?我已经答应你的要求了,你还拍来做什么?”妻子对苏辙的举动有些不解。

    “男人的心理你不会懂的,把手拿开,我要看着你的脸!”苏辙的话语透着病态的兴奋。

    “不要嘛,好丢脸的……”妻子嘴里说着,手已经被苏辙毫不费力的拿到身后,他拿出一卷绳子困住了妻子的手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在苏辙的要求下,妻子摆出了各种诱惑的姿态。最后苏辙脱掉了她的裤子,全身赤裸的配合着男人的拍摄。太淫荡了,出轨后的女人真的是变化很大,原本保守贤淑的妻子,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羞涩,像一个专业模特似得摆着各种造型,可她忘了自己和模特的区别,模特表现的是时装的美丽,而妻子展现的只能是雪白的肉体。

    苏辙满意的查看着照片,不急不忙的操作着。拍摄结束时苏辙命令妻子趴在办公桌上,由于双手被绑着,只得用乳房来支撑身体。此时妻子撅着翘臀,娇嫩的菊花和阴唇正好冲着摄像机镜头,这画面太淫秽了。

    “小研,你怎么不起来,是不是等着老公来干你呢?”苏辙放下手机,看到妻子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调笑道。

    “还说呢,拍完就不管我了,一会儿要是进来人怎么办?”妻子娇嗔道。

    “进来人正好一起干你!操,玩几天了小逼还是那么紧。”说话间苏辙已经揭开裤子,在背后插入了妻子。原本干净整洁的办公室此时变成了两人交媾的场所,苏辙的肉棒在妻子的阴道里前后抽送着。

    看着屏幕中的男女,我惊讶于苏辙的变态,更不齿于妻子的态度,明知道苏辙是在用录像在要挟她,她还配合的越拍越多。她不知道,自己的出镜费有多高,是我花了50万才从苏辙手里买回了所有的视频,这其中还不包括这些照片。看来苏辙对我还是有所隐瞒,以后他有可能继续会拿着那些照片要挟妻子。这个卑鄙的小人,不要被我抓到,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多日来的刺激我对两人的交媾已经没有了兴趣,我快进着一部部视频。一闪而过的画面,吸引了我的目光,画面中竟然有两个赤裸的女人。我知道榕榕和这四个色狼有一腿,可没想到,他们会无耻到把两个闺蜜一起搞。

    我把视频调到了开头。妻子被胖子和光头在休息室蹂躏着,一会儿门被打开了,苏辙搂着榕榕走了进来。正在被胖子玩弄椒乳的妻子听见开门声,吓得缩到了胖子身后。

    “怕什么都是老熟人了!哈哈……”胖子猥琐的笑着。

    “榕榕?你怎么会和苏辙在一起,快跑,他们不是好人!”妻子看见进来的榕榕,忘了害羞,提醒着闺蜜。

    “研姐……”榕榕呆呆的站在门口。

    “哈哈……早和你说了,你得谢谢我们的好榕榕,没有她的引荐,怎么会有我们这些好哥哥天天伺候你呢!”胖子搂着妻子的肩膀,放肆的说道。

    “你别胡说,我……没有……”榕榕急切的解释道,可话音渐渐的弱了下来。

    “怎么回事,榕榕……你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妻子好像明白了什么。

    “说吧,榕美人!”光头走过去,熟练的解着榕榕胸前的扣子。

    “研姐……都是他们逼我的……你别怪我。”榕榕顺从的配合光头,脱光了衣服。

    “还是我来说吧。之前由于单位电脑坏了,你经常把家里的笔记本带来公司,中午休息时,榕榕总是吵着看你电脑上存着的照片。有一天中午你被经理叫出去了,榕榕偶然发现了你老公登陆黄色论坛的历史记录,看到了他发的帖子。榕美女知道我们觊觎你这个美少妇很久了,当然不会错过在我们面前邀功的机会。哈哈……”胖子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妻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淫笑。

    “研姐……是他们威胁要告诉我老公,我才不得已把这件事当作交换条件……”榕榕无力的解释让妻子看向她的眼神充满鄙夷。

    “结婚后我老公常年在部队,两个月才回家一次。身为军嫂,我一直默默支持着丈夫的工作,可一个新婚妻子怎么能忍受这种寂寞。为了排解空虚,我只能自慰解决。有一天晚上我看办公室人都走光了,我偷偷脱掉了内裤,想象着老公的爱抚,不自觉呻吟了出来,没想到被在走廊经过的光头听见了,他爬到了门顶的气窗,用手机录下了我自慰的视频要挟我。我只能听他们的……”榕榕不想失去这个闺蜜,急忙解释着。

    “可你,怎么能把我……”妻子说着哭了出来。

    “那阵子正好我老公又要回家了,我让他们放过我几天,可是他们不肯,警告我如果我想逃脱就得找个女人来替代,而且他们主动提到了你……正巧我又看到了你老公的帖子,所以……”榕榕也内疚的流下眼泪。

    “看你们惹得两个美人梨花带雨,还不好好疼疼美人们。”苏辙说着用手抬起了妻子的下巴,把粗大的阴茎送了过去。妻子认命的闭上眼睛。足有20厘米的肉棒,顶开妻子的朱唇……“大哥,我们哥俩去放放水,一会儿好好伺候这俩娘们!”光头和胖子推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苏辙已经插入妻子,而榕榕竟然主动地舔起了妻子的奶头。刚开始妻子还大声喝斥榕榕不要这样,可渐渐的苏辙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妻子被身后的男人送上了高潮。

    突然门被推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跑了进来,我认出那是门卫马叔。由于胖子出去时虚掩着房门,马叔一推就进来了。妻子看见来人,惊恐的想要站直身体想要逃脱,可被苏辙在身后拉直了手臂,膝盖顶住了妻子的大腿。此时她只能保持着这个羞人的姿势被苏辙在身后操干着。

    “小苏不好了,刚才我看见小研她老公进来了,我一直跟着他,刚才他趴在门口听了很久。直到胖子他们出来,他躲到厕所去了,你快想想办法怎么脱身吧!”

    说着话老头的眼睛也没闲着,在两个美女身上来回扫视,尤其是妻子,此时被苏辙固定住双手,娇嫩的乳房正对着房门,马叔兴奋的都快留下口水了。

    “啊啊啊……快放开我……流氓……我老公要来了……你们这群混蛋真是害死我了!”妻子明显吓坏了。

    “别担心,我给胖子发个消息,让他们拖住你老公,你去楼上继续工作,这边由榕榕负责应付他。”苏辙松开了妻子,看了榕榕一眼。

    马叔说完了并没有退出去,趁着苏辙在安排计划,竟然悄悄走到了妻子身前,捏上了雪白的丰乳,光滑的肌肤在他那粗糙干裂的手掌中来回变换着形状。

    “马叔……啊……你放尊重点……”妻子之前一直很尊敬这个老人,没想到他竟然也是个衣冠禽兽。

    “小研,你这奶子真滑啊,白白嫩嫩的。叔叔我实在忍不住……你就当慰问一下我这个老人吧……”马叔无耻的和小研说着。

    “滚,这是你能摸的嘛!别忘了你还欠我钱呢!”苏辙一把打开老马的手,把他推出门外。身后的妻子已经穿好了衣服,调整好呼吸后,小心翼翼的和苏辙一起走了出去。

    我想起这是结婚纪念日那天,原来门卫和苏辙他们是一伙的,怪不得我进去时休息室还有交谈声,出来时只有榕榕自己。看来我这些次的捉奸都是因为门卫的告密而失败了。

    看着结束的视频,胸口闷得传不上气来,我关掉了电脑,手机响了起来。

    “喂,小越,在上班呢吗?”

    “妈,最近身体还好吗?”此时的我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听见母亲的声音,我差点哭出来。

    “还好,你好久没回来看妞妞了,她总是说想你们。”

    “我明天就回去。”

    “唉,和你说实话吧,你爸前天心脏病又犯了。”母亲的语气很沉重。

    “妈,你别担心,我现在就回去。”

    “别,你这孩子总是这么着急,天黑了开车不安全啊!”

    “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来到医院,看见躺在床上的父亲,这个曾经用自己的臂膀托起整个家庭的男人,此时头发已经花白。结婚之后,因为工作和家庭的原因,我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不知不觉中,父母都已经老了。

    “小研,没和你一起来吗?”小研很讨父母的喜欢,每次回来父母对这个儿媳比亲儿子还好。

    “她去北京培训了,还得过一阵子才能回来。”我不想父母担心,帮妻子找了个借口。

    “唉,你爸爸这一病,我就怕没时间照顾妞妞了。”

    “我带她回去住一阵,最近也不太忙。您就多照顾我爸吧。”在老家住了一周,待父亲病情稳定下来出了院,我才带着妞妞回到了家中。

    “妈妈呢?”走进家门,妞妞眨着大眼睛看着我。

    “妈妈去外地学习了,可能要很久,妞妞让爸爸陪着好吗?”

    “不要,我想妈妈了……给她打个电话……”女儿眨着大眼睛看着我。

    “妈妈现在很忙。可能没时间。”

    “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呜……”女儿失望的哭起来。

    我拿出手机,咬了咬牙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妻子以前从来没有关机的习惯,看来她还没有调整过来心态。

    哄着女儿睡着了,枕边依稀还会传来妻子的体香。老婆离家已经半个月了,不知道她现在住在哪里。我相信她不会再找去苏辙,她的闺蜜榕榕也不能信任,最大的可能就是出去度假了。半个月来,我对妻子的思念越来越深。

    不知不觉妻子已经离开我一个多月,我每天反复拨打着妻子的电话,一直是关机。期间我询问了妻子的朋友和同学,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情急之下,我选择了报警。在听了我的描述之后,警察告诉我成年人离家出走,不属于受理范围。

    无奈之下,我只好来到妻子公司。门卫马叔笑着和我打招,在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之后,我没有理他,直接找到了妻子的部门经理。可得到的答案是,妻子在离家的第二天就办了离职手续,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失落的走出大楼后,本想再去找妻子其他同事问问,可这事很有蹊跷,让别人知道又会有很多闲话。

    “小秦,别忙着走啊,进来聊会儿。”在我就要出去时门卫马叔叫住了我,犹豫之后我停下了脚步。

    “有事吗?”我实在提不起兴趣和这种人说话。

    “你听我说,小秦,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上了岁数就爱赌两把,上次那几个小崽子合伙坑了我2000多,我就一直拖着,直到两个月前,他们说可以不用还了,条件就是负责盯着你,有消息就告诉他们。我也知道他们肯定没干好事,可没办法,2000多够我我一个月的工资了。”

    “混蛋,你还有脸说!就为了那么点钱,你可坑惨了我们!”我恨恨的说道。

    “这里面真没我的事,我这么大岁数了,想干也没那能力了。”老马显得很委屈。

    “你还是知道他们干了什么,这是犯法的事情,要是我报了警,你就是从犯!”

    “别别,老弟。有话好好说啊。对了,今天你过来有事吗?”老马明显被吓住了。

    “我……那个你最近没看见小研过来吧?”我想着小研要是来过,老马肯定知道。

    “她早就辞职了,还来干什么。不过这阵子他们部门乱套了。”

    “怎么回事?”我问道。

    “小研辞职没两天,榕榕家就出事了,她老公回来以后,不知道怎么就在宾馆抓到了榕榕和胖子光头鬼混,那家伙部队里出来的,没几下就把他俩打残了。”

    “活该,早就应该有人治他们,没打死就算便宜他们了!”

    “那倒没有,胖子腿给打断了,光头伤的也不轻。”

    “怎么没抓着苏辙吗?”我希望这混蛋一起被收拾了。

    “正巧他请了病假,我也不清楚他具体有什么毛病,从那以后就没见他来过。”

    “该死,这个混蛋竟然逃过一劫,最该得到惩罚的就是他!榕榕呢,她偷情被老公抓了,能放了她吗?”

    “听说是离婚了,上星期我看她来办了离职手续,这种事太丢人了,换了谁也没脸待下去了。”

    我回到车上,虽然没有找到妻子,可听到几个混蛋都受到了报应,我心里终于痛快了一些。记得那天榕榕和胖子在厕所偷情时候就说过,她老公要从部队回来了,还让胖子别再找她。没想到那个混蛋胆子这么大,憋不住了真敢往枪口上撞。只是便宜了苏辙,他在这个时候消失了,会不会和妻子有关系呢。

第12章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当初妻子说的两个月期限早就过去了,转眼妻子已经离开我5个多月。

    这段时间我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妻子,迟迟没有心情去公司上班,公司最终给我打来了辞退电话。

    就在半年前还无比幸福的一家三口,竟然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两个月之前妻子的电话从关机变成了停机,她肯定是遇到了麻烦,即使想和我离婚,她也不会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

    经过这么久的反思,当初对妻子的怨气已经消散,我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我自己。

    只期盼着妻子可以立刻回到我的面前,我一定会紧紧抓住她,不再让她离开我一分一秒。

    白天我在城市中漫无目的的寻找,傍晚去幼儿园接回妞妞,只有看着孩子才能让我的心情没那么沉重。

    妞妞一开始还天天吵着找妈妈,后来时间长了她也不闹了。

    妞妞很懂事,虽然不表现出来,可有很多次她在梦里哭醒都喊着妈妈,我只能紧紧地抱着她,这是妻子留给我最后的礼物。

    我知道寻找的妻子的希望很小了,可我还不想放弃。

    这天下午,我行走在市中心商业区,妻子以前很喜欢在这里购物。

    那时候妻子总想缠着我陪她一起,可陪老婆逛街是男人最头疼的事情,我总是找各种理由逃脱。

    如果能让我再次找到妻子,我会好好陪她,再也不会扔下她一个人。

    前面一个纤瘦的背影引吸引了我的目光,不是因为她的美丽,而是熟悉。

    我追上去拉住她,女人被吓了一跳。

    “啊……咦?姐夫怎么是你,吓了我一跳!”

    “榕榕,好久不见了。最近你见过小研吗?”

    没有太多的客套,我急于知道妻子的下落。

    “研姐辞职后我联系她好几次,可电话停机了,她没在家吗?”

    “唉,这半年我一直找她,可就她像人间蒸发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对不起,姐夫……”

    榕榕说着低下了头。

    “为什么和我道歉?小研的离开又不是你的错。”

    “是因为我,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当初……”

    “别说了,我知道那是苏辙逼你的。”

    我不愿听到别人再提起那件事,急忙打断了榕榕的话。

    “对不起,我还是要这么说,总之我很抱歉。”

    “你还是别和那群人纠缠了,他们都不是好东西。”

    我劝道。

    “在研姐走了以后,我也辞职了。在那里我永远也不可能摆脱这群人的控制。”

    “听说你离婚了,是真的吗?”

    “嗯,都是孙胖子这个混蛋,他威胁我去宾馆找他,不然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家人。当时我在洗澡,没想到短信被我老公发现了,他假装不知道,偷偷跟踪我……好好的一个家就被他们毁了,我只恨我老公没有杀了他们!”

    榕榕说着情绪有些激动。

    “唉,都过去了,和你老公真的没机会复合了吗?”

    “他那个人眼里揉不得沙子,就算勉强在一起,以后也不会幸福的。姐夫你呢?还要一直等着研姐吗?”

    榕榕关切的问起我。

    “我会一直等,相信她现在是遇到麻烦了,她一定等着我去救她……”

    “不会吧,现在这个社会还能被人囚禁不成?我觉得你这样做不值得。我劝你也别找了,都这么久了。她要是想回来怎么会一直不联系你呢。”

    “呵呵,也许是我傻吧,我会一直等她的,谢谢你榕榕。”

    我知道榕榕是好心劝我。

    “姐夫别这么客气,你说你现在一个男人带着孩子多辛苦,身边没个女人照顾这日子没法过啊。”

    “榕榕你要是有机会见到小研,一定要告诉她,我和妞妞都很想她,她没有做错什么,都怪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激动的和榕榕说着。

    “唉……你这人也真够倔的,好吧,你也别报太大希望,我真的没见过她。”

    榕榕对我的痴情有些无可奈何,客套两句后我们各自离去。

    对于榕榕我的确没有太大的恨意,即使没有她的告密,我想那群人也不会放过妻子。

    他们只是利用榕榕来完成了目标,说到底榕榕也是受害人。

    而且比妻子更可悲的是,她的丈夫不像我可以原谅妻子的过错,她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丢掉工作后我失去了收入来源,之前的存款也花的差不多了,我不得不开始考虑生计的问题。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找到了新工作。

    期间母亲多次问起妻子,毕竟半年时间连个电话也没有,谁都会怀疑。

    我只能应付说她们那里太忙了。

    时间长了母亲也感觉到我们出了问题,看出我一直心情不好,她也没有再张口问我。

    为了不让我伤心,很多时候母亲自己一个人在唉声叹气,她很满意小研这个儿媳,但是她也不想再刺激我这个她从小疼爱的儿子。

    随着父亲的身体也逐渐转好,母亲又把妞妞接回了老家。

    临走时母亲再也忍不住了,拉着我的手说。

    “小越,不管你和小研发生了什么,我还是希望你能给妞妞个完整的家庭。”

    “妈,她就是太忙了,我们没什么事的。”

    “别瞒我了,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怎么想我能看不出来吗?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小研的事?”

    “没有,我们真的没事。”

    我不想母亲跟着担心。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不过你要答应妈,一定把小研找回来,如果她不原谅你,妈去求她,小研一定会给我这个面子。”

    母亲说着说着声音已经哽咽。

    “看您说的,我保证小研一辈子都会是您的好儿媳。”

    看着母亲离开的背影,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为了不让母亲担心我只能选择隐瞒。

    在母亲接走妞妞后,我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新公司的老总也很器重我,很快就提升到业务组长。

    老总姓王,今年42岁,早年在事业单位工作,后来自己投资开了这家公司,规模虽然不大,由于有主管单位的熟人帮忙业务量还不错,福利待遇都很好,员工们也愿意为他工作。

    “小秦,晚上有安排吗?”

    下班时接到了刘助理的电话。

    他和我岁数差不多,算是公司里比较聊得来的同事。

    他老婆在美国深造,所以一有空就约我出去喝酒。

    老刘带着我来了市里最繁华的蓝月坊,这里是酒吧一条街还有很多大的夜场。

    之前由于妻子的反对,我从没来这边玩过。

    老刘是这里的常客,从我来了单位每周都和他来一两次,不过也仅限于喝酒聊天。

    “小秦,有个美女一直盯着你哦。”

    老刘笑着说。

    “没兴趣!来这么多次了,你还不了解我?”

    “离婚这么久了,还不快点找个?”

    来到公司后一直和同事谎称已经离婚了,毕竟这我种情况对别人难以启齿。

    “先不考虑,过阵子妞妞该回来上小学了,我不想给她找个后妈。”

    “前面那个还有复合的机会?”

    老刘八卦的问道。

    “可能吧,我确实挺想她的。”

    “男人要眼界宽点,别老在一棵树上吊死。”

    “呵呵,聊点别的吧……”

    我不想让老刘纠缠这个话题。

    “王总对你很器重啊,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老刘突然问道。

    “对员工很和蔼,很有领导能力。”

    我不知道老刘是不是在试探我,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

    “他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老刘神秘的说道。

    “谁能没点自己的秘密啊。”

    “别看他给人感觉很阳光,其实他的家庭也很乱,5年前他妻子和单位司机出轨,后来手机丢了,被人把视频发到网上。他知道后闹得很大,两边父母还有单位的人都惊动了,最后他妻子受不了闲言碎语自杀了。他也是受不了单位的冷眼才开了咱们这家公司。”

    “这么惨,你不说我真看不出来。”

    “以前他很顾家,没想到那女人水性杨花。自从妻子死了以后,他整个人都变了,生活变得很糜烂,生意挣得钱大部分都玩女人了。有个6岁的儿子,也早早送出国了。”

    “像他这样单身有点钱的男人,也算正常。”

    我附和着。

    “呵呵,他玩的女人一年得换来个。”

    “唉……咱们比不了啊……”

    “最近有个女的跟了他得有两个月了,上次和他去陪客人时候我见过,那脸蛋真漂亮,白白嫩嫩的大奶子,看着就眼馋。”

    老刘道。

    “老板的女人你还敢惦记?”

    “也不一定。”

    老刘故作深沉的说道。

    “怎么回事?女朋友还能分享?”

    “屁女朋友,王总从来不把那些女人当回事。之前有个女人跑来单位闹的很凶,就是因为王总在她酒里偷偷下药,送给客户迷奸了。后来王总花了不少钱才打发了。”

    “真没看出来王总是这种人。”

    “唉……商场就是这样,为了利益,让个女人算什么!”

    “呵呵……你再瞎说我可不替你保密,看王总怎么收拾你。”

    老刘这人喝多了,嘴里总是跑火车,也不知道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

    起码我是不相信王总会做出这种事,平时单位的女同事从没说过他坏话,说明他的人品还是有目共睹的。

    这阵子公司很忙,开发商一直催着要施工图纸,紧赶慢赶在最后期限弄出来了。

    开放商专门派了个副总和技术代表来检查图纸。

    连续汇报了两天算是顺利通过了,王总很高兴,叫着我和刘助理去蓝月坊陪开放商李总好好玩玩。

    由于要整理一下图纸和材料,我来到包间已经八点多了,正巧老刘从包间出来。

    “小秦,你来的正好。王总,玩嗨了……”

    说着冲玻璃指了指。

    门口的玻璃很小,能看到房间的一部分。

    王总身边坐着个女人,穿着黑色吊带短裙,露着雪白的大长腿,好像是喝醉了,安静的趴在王总腿上。

    旁边的胖子是李总,也搂着一个美女,手已在女孩裙子里来回游动。

    “你们可以啊!这么快小姐都叫好了,你没来个吗?”

    我问道。

    “里面呢,给你都点好了。”

    “我对这没兴趣,我看还是先回吧。”

    我对于逢场作戏的女人一直很不感冒。

    “老秦你听我说!来了怎么也得和王总、李总打个招呼。”

    说着把我推进了包房。

    “小秦,这次你的功劳最大,刘总很满意咱们的设计。”

    王总看着我,手在醉倒美女的胸前揉捏着。

    “别愣着了,今天好好玩玩。”

    刘哥把我推到了沙发上。

    一个红衣小妹,跨上我的胳膊,丰满的肉球在我身上蹭来蹭去。

    已经半年多没有碰过女人了,此时下面悄悄支起了帐篷。

    我赶忙凑到刘哥身边。

    “真不行,我从来没有……”

    “别墨迹了,玩女人还需要教吗?是个男人就会,你也没老婆查岗。”

    “是啊,我都没有老婆了,还怕什么。”

    我自言自语道。

    “哥,你是第一次来吧?”

    女孩把头靠在我的肩膀。

    “算是吧,咱们聊聊天就好。你叫什么名字?”

    说着把女孩轻轻的推开。

    “叫我晓芸,你这样的我见多了,一会儿手脚就不老实了。”

    女孩看我没有再纠缠,给我递过来一杯酒。

    “也许吧,你们这的姑娘还有酒量这么差的?”

    我看向王总旁边的女孩。

    “她不是我们这的,不是你们同事吗?”

    “应该不是。”

    虽然看不清脸,可我印象里公司没有身材这么火辣同事。

    “她不是醉了,刚才我看见王总偷偷给她酒里放了东西。”

    晓芸在我耳边悄悄说道。

    “你别胡说,我们老板可不是那种人。”

    “切……来这玩的老板我见多了,越有钱越变态!”

    “老秦,那个美女就是我和你说的,老板的新情人。快看,T裤都露出来了。”

    老刘发现我一直往那边看,知道我有点好奇。

    “不会真的要便宜李胖子了吧?”

    我想起老刘那天和我说的话,向他问道。

    “很有可能,这女人他玩了两个多月了,已经破纪录了。”

    晓芸又凑了过来。

    “想起来了,我见过这女人,之前我在洗浴中心做前台的时候,她在那做小姐,可以出台的那种,没想到现在靠上大老板了。”

    “也不是个正经人,怪不得老板一点都不珍惜。”

    我鄙夷的看着那女人。

    “不可能吧,咱们王总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找个小姐当女友,你肯定是看错了!”

    老刘在一旁说道。

    “你还别不信,就这女人当初是我们那的头牌!”

    晓芸一脸骄傲的说着。

    “那你排第几啊?哈哈……”

    老刘调戏的说道。

    “哼……我那时候可是正经的前台,不理你这老油条,还是我秦哥哥好。”

    晓芸又跨上我的胳膊。

    正聊着,王总那边有了动静。

    “李总,我女朋友喝多了,心跳的好快啊,你来帮忙看看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啊?王老弟这合适吗?”

    李胖子笑着问道。

    “李总,人命关天啊,早就听说您对中医很有研究。她有幸让您给瞧瞧,那还不是天大的造化!”

    看着王总夸张的演技,我忽然觉得这世界好阴暗!“哈哈,那我却之不恭了,王总你先和我这妹子聊会儿,我懂一些推拿,给她揉揉应该没有大碍。”

    李胖子急不可耐的和王总换了位置。

    李胖子两只肥厚的大手按在女人的丰乳上用力的揉搓,他明白这是王总给他的暗示,商场上这种事情见多了,既然王总有意,自己没有拒绝的道理。

    “包间里有点闷,这时候最怕穿太多了。”

    李胖子一边说着,把女人裙子肩带扯下来。

    雪白的肌肤一下子露出来,娇嫩的乳房上只有两片乳贴。

    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第一次去见苏辙时,妻子穿的也是黑色礼服,胸部只有两片乳贴。

    想起我心爱的妻子,我很恨的攥紧拳头。

    如果不是因为苏辙的圈套,她现在应该还陪在我的身边,每天回家吃着妻子做的饭菜,听着她银铃般的笑声,可这一切都回不来了。

    她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寻找到了新的幸福。

    如果我们能够再次见面,那一定是妻子陪着新的爱人,来找我办离婚手续。

    想到这我低下头,咬住嘴唇不让泪水流出眼眶。

未完待续……

有钱任性,没钱认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8-11-16 15:10 , Processed in 0.054793 second(s), 4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