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11|回复: 0

圈套:娇妻沦陷【15-16】

[复制链接]

27

主题

169

积分

0

花币

一星会员

Rank: 2

积分
169
发表于 2018-10-18 23: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难以言喻 于 2018-10-18 23:44 编辑

第15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越来越恐惧一个人回家,看到那一幕幕曾经的回忆,窒息的寂寞让我无法呼吸。没有停留太久,我来到了经常去的酒吧。

    调酒师早就知道了我的口味,闲谈两句酒已经递了过来。端着酒杯,回想起妻子刚才的决绝,猛地喝了一口。酒入喉咙,淡淡的辛辣回味着果香,我已经习惯天天来这喝上两杯,只有喝醉了,妻子才会在梦里和我相聚。

    我搞不懂妻子今天的态度为什么会完全转变,昨天在和妞妞通话后,我本来有了信心,以为她回去就是收拾行李,准备跟我回家了。没想到只是一晚,我的美梦化为了泡影,真怀疑是王总给她灌了迷药,是什么样的魅力可以让妻子全然不顾及丈夫和孩子的感受,去做一个连妓女都耻笑的生意筹码。

    刚才在屋里,我真想痛快的答应离婚。反正我也习惯了,要不是妻子再次出现,我已经慢慢习惯了没有她的生活。可我不服气,不管小研现在变成了什么样,起码现在我还是她的丈夫,我有权利知道她隐瞒的秘密,也有责任帮她脱离现在的困境。

    如果妻子是因为寻找到了新的另一半,开心的生活着,我可能会痛快的放手。

    但在王总的身上,我没有感觉到他对妻子的爱。我了解妻子不是那种爱慕金钱的女人,不然她也不会在那么多的追求者中选择了我这样一个没有背景的穷小子。

    可除了金钱还有什么能让她死心塌地的跟着那个男人呢?一口干掉了杯子里的酒,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查出真相。

    正想着一条微信把我拉回现实。“秦老板,有没有想我啊,好久都没来看妹妹了!”消息是夜店女孩晓芸发来的。

    “我可不是老板,你真是抬举我了。”想想这女孩也挺不容易的,我可不信她会对我与众不同,和我联系只是为了多留住一个客户。

    “嘻嘻,在我这里你不只是老板,还可以是主人!”

    “很好奇你在白天都些干什么?”这丫头说话没个正经,我不想和她说一些过分的话题。

    “做做美容,买买衣服,挣的钱都花在这张脸上了!你还总是不关注人家~”

    晓芸每句话都带着挑逗。

    “我在蓝月坊这边,没事来这聊会儿。”想起晓芸那晚说她见过妻子,说不定在她这可以发现一些线索。

    过了多分钟,晓芸风风火火走进来,还是一身低胸红色连衣裙,露出了小半个乳房。年轻的女孩径直走到我的身边,引来了周围男人们嫉妒的目光。

    “怎么穿这样就来了,这可不是你上班的地方!”这样一个性感美女坐在身边,我还有点不习惯。

    “见你这样的大老板,不得好好打扮一下嘛!”晓芸撒娇的说道。

    “我可不是有钱人,今天你可能会亏本。”说着给她要了杯酒。

    “本来也没想在你身上赚钱,就是喜欢逗你玩,嘻嘻。我知道你心里藏着一个秘密。”晓芸魅惑的在我耳边说道,感觉到热气吹进耳蜗,我身子往后躲了躲。

    “哈哈,大男人需要这样吗?你和我遇到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既没色心也没色胆。”

    “看你说的,那我还算是男人吗?”

    “那得试试才能知道。”说着细嫩的小手摸上了我的大腿。

    “别这样,很多人看着呢。”我赶忙推开了她。

    “哈哈,不逗你了。你说实话,上次那个黑衣女人是不是你老婆?”

    “……不是,我不认识她。”晓芸的话吓到了我。

    “别怕嘛!我又不会告诉别人,你的眼睛骗不了我。看她眼神不止是简单的被吸引,隐约还有一些不舍。”

    “你真可怕,我在你面前好像一丝不挂。”

    “确实很多男人都想在我面前一丝不挂,不过,我只给你机会。”小妖精又凑到我的身边,施展她的妖术。

    “你是个不错的女孩。”这次我没有推开她,不得不说如果晓芸确实很吸引人,但是考虑到她的职业,我本能的不想和她接触太多。

    “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夸我,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别这么直接,你还知道什么,我听听。”我把谈话转回到正题。

    “你还没回答我,她是不是你老婆?”

    “很快就不是了。”我实话实说。

    “哈哈,没想到还猜对了,我以后是不是该考虑去做个侦探!”晓芸的笑声带着青春的气息向我袭来。

    “你说以前和她在洗浴中心见过?”我直接问道。

    “嗯,大约四个月以前吧。我看见她跟着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来找我们老板,当时是我领他们过去的。聊了很长时间他俩才走的,没想到第二天她就过来接客了。”

    “你看看是不是这个男人。”我打开以前在苏辙QQ里找到的照片。

    “应该是吧,时间太久记不清了。”

    “你还记得那个女人刚去时候的样子吗?就像现在这样穿着暴露还带着纹身吗?”

    “那时候做前台时间也不短了,我一眼就看出她是个良家少妇,虽然她保养得很好,也能看出应该快有3岁了。要是她之前做过这行,到这岁数早就没法看了。当时我没太关注她,后来她真来做的时候,是有纹身的,和她整个人的气质很不协调。”

    “她和男人一起进来,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或者说你觉得她是不是自愿的?”

    “他俩要说长相倒也般配,只是女人好像大病初愈似得,脸上没有血色,走路摇摇晃晃的。她一直靠在男人身上,感觉挺依赖他的。”听着晓芸的描述,我的心比亲眼看见妻子被他们欺辱时还痛,这说明她跟本不是被苏辙逼着去做妓女的。而且在去接客之前,她就带着纹身,我想不明白在什么条件下,妻子会允许苏辙对她做出这种事,难道她当时应该已经想好了不会再回到我的身边。

    “你说的不错,她曾经确实是个完美的女人。后来我们发生了一些事情,当时约定彼此冷静一段时间,没想到从此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秦哥,我觉得她配不上你,起码在我们那,大家都不喜欢她。”

    “和我说说她去了以后的事吧。”我点上一支烟,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晓芸说的话可能会让我更痛苦。

    “还记得她刚来的时候,别人都是抢着吸引客人,她总是缩在后面。偏偏客人最喜欢点她,可能是因为她的皮肤很白,容易惹人注意吧。她一般每天都能接7、8个钟。有些变态的客人,别的姐妹都不敢接,可她从来都不推辞,被那些客人折磨的青一块紫一块。秦哥,你还在听吗?我这么说是不是很不注意你的感受?”晓芸看我低着头,有些担心的问我。

    “没事,还能接受,你讲的越详细越好。”我勉强的朝晓芸笑了笑。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变态的?听自己老婆出来卖,还挺上瘾的!”晓芸鄙视的看着我。

    “我觉得自己还算正常,只是想搞清楚她为什么变成这样。”

    “她平时不爱搭理人,让人觉着她很装,都是出来卖的,还装得那么清高有必要吗。有些姐妹看不过去故意陷害她,在她穿的衣服上做手脚。有一次她们在店里等客人,坐在她后面的丽丽趁你老婆不注意,偷偷把她裙子上的吊带剪断了一些,动作稍微大点就会断开。客人来挑女孩的时候,按规矩都是要站起来的。

    当时一群人的目光都盯着你老婆,她还浑然不觉,低头一看自己一边奶子露在外面,害羞的蹲在地上。客人和小姐都在嘲笑她,想想也够可怜的。这还不算,还有人故意还把她路上穿的衣服藏起来,让她穿着暴露的低胸短裙回家。反正她们都不喜欢你老婆,她却从不和别人生气,这让大家更觉得她讨厌。“听着晓芸的的话,我可以想象到妻子当时是多么的无助。曾经的她是那么自爱,不允许别人对她有任何的亵渎,即使是正常的夫妻生活,也是按部就班。没想到她竟沦落到和一群妓女站在一起,接受客人的挑选。妻子的清高不是装出来的,从骨子里她就很唾弃这些妓女,以前我们探讨过这个话题,她很疑惑难道一个人只能依靠出卖肉体才能生活吗?她们的尊严都不重要吗?可现在妻子却站到了她们身旁,不止被那些嫖客的折磨,还遭受着妓女的欺辱。我无法想象那些日子,妻子是怎么走过来的。

    “你后来又见过领他来的男人吗?”

    “没有,听老板说你老婆赚的钱到月底统一打到那个男人的卡上,所以他不需要过来。”

    “操,这对狗男女!”我狠狠地把一杯酒灌进肚里。

    “后来有人发现你老婆隐藏着一个秘密,大家更看不起她了。她来以后一个月吧,你老婆总是无缘无故的干呕。直到有一次,给客人口交的时候,当场吐了,气得客人给了一巴掌,还投诉到老板那。我私下里听说,你老婆那时候怀孕已经三个月了。没想到从那以后找她的客人反而更多了,听说是因为在做的时候,她的乳头能分泌出奶水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当时我们都以为领她来的男人是她丈夫,骂他是个人渣,竟然会让怀孕的妻子做这种事!”

    “他的确是个人渣,当初利用手段侮辱了我老婆。按月份来算,我老婆怀上的那阵子我没和她做过,孩子应该就是那个禽兽的。”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我低下了头,妻子不仅被四个禽兽侮辱了,还有了他们的孩子。

    “秦哥,别难受了,都怪我说得太多了。”晓芸把我的头搂在她的肩膀上。

    晓芸身上也和妻子一样带着体香,不过和化妆品的味道混在一起,不太明显。

    和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依偎在一起,我的肉棒悄悄立起来,使劲掐了下大腿,让自己清醒了一些,在处理完妻子的事情之前我不想和别人纠缠不清。

    “后来呢,她怎么离开那里的?”我不想继续暧昧下去,抬起了头。

    “我就干了两个月,家里还有个上高中的妹妹需要用钱,前台的收入太低了。

    听别的姐妹说,在夜场当公主可以不用出台,只是搂搂抱抱就可以拿很多钱,我就离开那了。“虽然晓芸说的很随意,要不是为了生活谁会甘心做这个呢。

    “谢谢你,晓芸。”说完我站了起来,掏出块钱递给她。

    “别,拿这钱我不舒服。”晓芸的神情有些黯淡,似乎她真的把我当成朋友。

    “回去吧,谢谢你让我知道了这么多,对我来说离婚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我起身向外走去。

    “秦哥,还有个事我差点忘了,有个姐妹曾经看见过你老婆在房间出来后,垃圾篓里有用过的针头。这种事在那很常见,不过你老婆怀着孕还注射,也真够可以的。”晓芸追了上来。

    “真的?会不会是客人用过的。”

    “这我不清楚了,既然要离婚了,你也别管她了。”

    “好,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有机会的话,我希望你换个工作,你其实是个好女孩,不要在这里浪费青春。”

    “拜拜喽,帅哥!想给我钱,记得去店里找我!”晓芸笑着走出酒吧,看着她的背影,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坐在车上,晓芸最后说的这个消息让我犹豫了。妻子一直洁身自好,绝不会触碰毒品。回想妻子离开时说的最后一句话,她为了孩子也会和我走下去。这里面一定有隐情,我还是要找她一趟。

    “老秦,别走啊!过来再喝一会儿!”老刘站在车窗前拍打着玻璃。

    “不去了,已经喝的够多了。”我现在只想着去问问妻子,没有心情和老刘闲聊。

    “你小子不老实,刚才看见你和晓芸走出来了,平时还装的正人君子一样,背地里透着和小姐约会!”

    “别瞎说,就是遇见了和她聊会儿。”为了不让老刘误会,我敷衍道。

    “来吧,再喝点咱哥俩聊会儿!”老刘硬拉着我又回到酒吧。

    “最近看你不太正常啊,在公司里总是心不在焉的。”老刘关心的问道。

    “唉,烦心事太多了……”

    “呵呵,是不是王总身边那小妞把你的魂儿给勾走了?”

    “你又胡说,上次都和你说了,我根本不认识她。”

    “别瞒我了,自从那次以后,你每天特别关注王总的行动,咱们是兄弟有什么不能说的?”

    “那女人……是我老婆!”老刘把话说道这份上,我也不想在瞒他。

    “真的?这也太巧了吧!你前妻也太……离了也好,咱们这些老百姓满足不了这种女人!”老刘怕刺激我,没敢说太过分的话。

    “不是前妻,她就是我现在的老婆,合法的妻子!”

    “老秦,不可能啊,我们都知道你离婚了,我还老想着再给你介绍个呢,你小子藏的真够深的!”老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就像王总说的,当初她被一个渣男骗了,到现在已经半年多,杳无音信。

    再次出现时,没想到她竟然成了王总的情妇!“在老刘面前我没有隐瞒,把一切都说出来。

    “你怎么想的,难道还想把她找回来?”

    “我这半年来一直在找她,从没放弃过。即使她现在做了王总的女人,我也要当面问个清楚,为什么她要这么对我!”说着我有些激动。

    “兄弟,听哥哥的,这种女人别要了,不值得啊!你想想当初她可以轻易被别人骗上床,现在又和王总混在一起。就算回到你身边,你能保证她不会再找别的男人吗?”

    “我只是想知道她失踪的这半年发生了什么。那天晓芸说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不相信她会堕落到去做妓女。”

    “别傻了,是人就有欲望,尤其是女人,让她尝到偷情的甜头,你觉得还能回头吗?你要是去找她,那就一件事,痛快把婚离了!”

    “我不管,明天就去找她!”我知道老刘是好心,可查不出原因来,我心里永远有个解不开的疙瘩。

    “你知道她在哪吗?”老刘问道、“就在王总家里,我前几天找过她,可她一直躲着我,还要和我离婚。刚才晓芸和我说了一些事情,我怀疑她是因为被人陷害染上毒瘾,才被王总控制。”

    “呵呵,看来我也劝不住你了,这样,明天你去的时候我陪着你。我怕你太冲动会做出傻事!”

    又聊了一会儿,老刘执意要陪着我,本来我不想拉他下水,他和初来乍到的我不同,是经过了多年努力才混到经理助理的位置,一旦事情败露,老刘多年的辛苦经营都将付之东流。可他一直坚持,推却不下,只好答应,我提前和他说好只能在楼下等我,负责盯梢,王总一旦回家,他可以立刻通知我。

    老刘的无条件帮助让我很感动。结婚这么多年,之前的同学、朋友联系渐渐都少了,没想到危难之时,和我认识不久的老刘会这么帮我。人生的朋友不需要很多,能有那么两三个真心相待的,已是难能可贵。

第16章
    第二天我让老刘开着那辆面包车,看着王总驾车离开小区,约定好如果王总去而复返,他会电话通知我。来到楼上我敲响了房门。过了许久,门开了。

    “你还来干什么?通知我去办离婚手续吗?”妻子冷着脸站在门口,没有让我进去的意思。

    没有说话,我一把推开妻子,直接冲进了房里,翻找着屋里抽屉、柜子,希望从中可以发现妻子吸毒的痕迹,那样她就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了。

    “你疯了是不是?我都和你说清楚了,咱们离婚吧,请你别来骚扰我。”妻子从后面拉扯着我。

    “那个男人拿什么控制你的?我今天非要找出来!”任凭妻子如何阻拦,我依旧执着的寻找着。

    “好!秦越,那你别怪我了!我这就报警,你没有权利随便进入别人家里,看你现在和强盗有什么区别!”妻子气得也不管我,拿起手机。

    “好,让警察来看看你这个做妻子的,整天不回家,住在别的男人家里,算怎么一回事!”

    在客厅里翻了个遍,这屋子装修看似豪华,可抽屉里空空如也,各种生活必备品几乎都没有。看来真像对面阿姨说的,这房子是王总一直闲置的资产,此时当成了他和妻子的炮房。

    我又走进卧室,屋里只有一张大床和奇怪的椅子。那圆形大床明显是定制的,直径足有三米。没想到王总这个混蛋竟然把情趣酒店才有的东西摆在家中,这对奸夫淫妇不知道有多少次在上面挥汗如雨。更让我好奇的是拿把椅子,有点像是九十年代理发店中摆放的,非常厚重,但是材质明显要好处很多。

    “别看了,都是他买来的,也不知道做什么用。你疯完了没有?快走吧,一会儿他回来了,我不好解释!”妻子注意到我盯着那个椅子发呆,脸不由得红了。

    “解释?需要吗!我来找自己的老婆还需要和别人解释,今天我来就是要把你带走的,你看这里像是人住的吗?你就像是被养在笼中的小鸟!任人观赏玩弄!”

    “不用你管,王总他对我很好。所以我也愿意为他付出,满足他所有的要求!”

    妻子说出这些话时,一直盯着地板,没敢看我。

    “混蛋,他让你和别人睡觉你也满足吗?”我气得抓住了妻子的肩膀,强迫她抬起头看着我。

    “你弄疼我了,松手!不错,是有过那么一次,可我觉得那是为了帮助他的事业,他赚钱也是为了能给我更好的生活。我心甘情愿!”

    “你真是下贱,对着镜子看看你现在还是我认识的沈思研吗?”我把妻子拉到梳妆台前,镜子里的女人早就没有了以前的温婉贤淑,浑身散发的都是性感诱惑。

    “我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你!没有你,苏辙怎么会有机会胁迫我。别以为你现在像个好人,你挣的钱不是王总给的吗?那里面有多少是我和别的老板睡觉换来的皮肉钱,你知道吗!”妻子被我激怒了,冲我喊道。

    看着妻子丝毫不知羞耻的嘴脸,我抡起胳膊,给了她一巴掌。看着她脸上浮现出的手掌印,我和妻子都静了下来。6年了,我第一次动手打了妻子。妻子的半边脸慢慢肿起来,我手足无措的看着她。还记得恋爱时,我发誓会好好照顾她,绝不让她受一点委屈。没想到自己的错误决定让妻子受辱,而我根本无力保护,今天更是亲手打了她。看着妻子的眼泪流过脸颊,我伸手抚去。妻子毫无反应,似乎面对的只是空气。

    看着妻子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我无奈的坐在床上。手指拂过丝滑的床单,忽然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是那熟悉的气息,我贪婪的呼吸着。终于明白为什么现在我越来越不想回到家里,就是因为屋中已没有女主人的气息,随着妻子的离开,那迷人的芬芳在这半年中已慢慢散去。

    曾经让我如痴如醉的体香,如今却出现在了另一个男人的床上。看着床头紧挨在一起的枕头,他们每晚是不是都在透支着自己的体力,激情过后,妻子慵懒的靠在男人怀里,那画面刺激着我本已麻木的神经。我一拳敲在床边。

    忽然,我发现在床边似乎隐藏着一处机关,按动按钮,床下弹出来一个巨大的抽屉,有个破旧的铁箱发在里面。原本木然的妻子忽然清醒过来,发疯似得冲上来拦我,被我一把推倒在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我的眼中没有任何怜悯。

    箱子上的锁虚掩着,应该是主人经常打开,懒得每天都锁。掀开之后,箱子里的东西震撼了我,粗粗的麻绳、口塞、跳蛋、AV棒、手铐、眼罩、肛塞,各种SM刑具一应俱全,竟然还有一条狗链子,是那种用来拴猛犬的粗铁链子。看到这些我终于知道椅子是干什么用的了。为什么每天夜晚对面阿姨会听见女人的惨叫,那不是疯了,是因为她受到了王总残忍的折磨。我慢慢转身,看向手足无措的妻子。

    “他就这么对你?”我的眼睛因为气愤已经充血。

    “你放下,这和你没有关系!”妻子吃力的爬起来,盖上箱子。

    “没关系?至少现在你还是我的妻子。我曾经是那么疼爱你,不敢让你受一点委屈,他凭什么!怎么可以这么对你!”我紧紧抓住妻子的肩膀,拼命的摇晃。

    “疼……你松开!”妻子缩到了角落。

    我掀起了妻子的衣袖,胳膊上一道一道的红印,我又要撩开她的上衣,被她推了回来。

    “求你出去,秦越,咱们已经完了,你就忘了我吧!”妻子蹲在地上哭起来。

    “不可能,这种日子你还和他过吗?你倒底为了什么?”

    “别问了,我不能说啊……呜……”

    “就因为他能给你提供毒品?”我盯着妻子。

    “谁和你说的……你都知道些什么?”妻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还知道你怀了苏辙的孩子……”

    “你……既然都知道了,那还管我干什么!”

    “因为我爱你,还有咱们的家需要你,妞妞她一直在等着妈妈回去!”

    “别说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妞妞……”妻子无力地瘫倒在地。

    “不管你错了多远,我都要把你救回来!”我紧紧抱住了妻子。

    “呜呜呜……老公……我好想你们,可我没脸见你啊……”妻子依偎在我的怀里,放声痛哭着。

    “你真傻,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开呢,我要你明白只要你肯回来,我和妞妞永远等着你。”在这一刻,我知道自己的坚持没有白费,妻子的心从没有离开过。

    “我早就被他们糟蹋的不像样子了……”

    “别说了,趁着他没回来,我带你走,咱们回家。”

    “秦越,你确定还要我吗?”妻子盯着我的双眼,心中在痛苦的抉择着。

    “肯定,在你离开后我才知道,没有你的生活是多么难熬,我不能失去你,我爱你,老婆!”此时我心中无比坚定。

    “哈哈……真感人啊!小秦,没想到你还是个情种。这种吸毒的烂货你还当作宝贝!”王总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刚才妻子急着追我忘记了关门。

    “不管今天谁拦我都没用,我一定要带走小研!”我站起来挡在了妻子身前。

    “哈哈,小妍,我要你亲口说出来,你确定要跟他走吗?”王总的目光看向我身后的妻子。

    “我……王大哥,谢谢你曾经救了我,可我要走了,我终于明白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我要回到丈夫和女儿身边。”妻子说话时,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这段时间在王总这里受到了多少非人的虐待。

    “好,我就成全你们,不过你知道她为什么一直赖着我不走吗?”

    “就因为你能给她毒品?”

    “没错,我可以放她走,可你能供得起她吗?”

    “我会让她戒毒,我相信她能戒掉。”

    “好吧,玩了三个月我也腻了。给她赎身和买毒品的钱就当嫖资了。我能和小妍单独说两句吗?”王总平淡的说着。

    “混蛋,有什么就光明正大的讲出来……”我正说着,妻子从身后拉住了我,对我点了点头,和王总走进了旁边卧室。

    虽然妻子并没有锁门,我也没有偷听的想法,刚才她向我示意,我应该信任她。五分钟后,门打开了,那一霎那,我似乎看见妻子快速的打开了王总的手,这混蛋嘴上说的好听,还不是死缠着妻子不放。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你已经被开除了!”王总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我不想再和他废话,拉着妻子往门外走去。除了一些证件,妻子没有带走任何东西,真希望可以连同那些难过的记忆一同丢弃。我拉开车门,扶着妻子来到后座。看见驾驶座上还坐着个男人,妻子的身体不由得一顿。

    “嫂子,快上来吧,我和老秦是好兄弟。哎呀,你看我这臭嘴,现在应该改称呼了,以前叫嫂子,现在该叫弟妹了!哈哈……”

    “你们认识啊?怎么一会嫂子一会弟妹的!”我坐到妻子身边问道。

    “老秦你忘了我和你说过,以前陪客户的时候和弟妹见过一面,那时候她是王总的女朋友,可不得叫嫂子!”老刘这人就是口无遮拦什么都敢说,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妻子听了老刘的话脸色黯淡下来,她心里一定很不舒服。想到那天在包间里,老刘也在场,妻子那淫荡的肉体被老刘看的清清楚楚。是我考虑的太不周全了,妻子刚刚逃出魔窟,心态还没调整好,这么快被人揭开伤疤,肯定很难受。

    “老刘你少说点,快送我们回家吧,对了,刚才王总上去,你怎么也没打个电话?”我不满的说道。

    “你没看手机吗,我拨了两次都没人接,是不是你们两口子久别重逢,太激烈了?嘿嘿……”我拿起手机果然有两个未接来电。

    “这破手机,我没记得调成静音啊,真该换个了。刘哥,今天谢谢你了,改天来我们家尝尝小研的手艺。”

    妻子上了车一言不发,呆呆的坐着,我可以理解她的心情。这半年多来,不知道她遭受了多少折磨,想要她恢复到以前那开朗活泼的状态,不仅需要时间,我和妞妞也要给她更多的关爱。没一会儿车到了家楼下,由于妻子的状态不好,我也就没再邀请老刘上去,拉着老婆的手往家里走去。

    时隔八个月,女主人再次走进大门,死气沉沉的家仿佛又焕发了生机。妻子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屋里的一切。由于我只把这里当做宾馆,房间的摆设和妻子离开时一点没变,每一件物品都记载着我们的过去。当她看到客厅中悬挂的合照时,妻子终于哭了出来,那是妞妞两岁时我们全家的合照,照片上的我们笑的那么灿烂……第二天,我们俩一整天没有出屋,从里到外的把房子打扫了一遍。之前一直忙着寻找妻子,屋里已经乱的不像样子。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我高兴地抱着妻子,似乎这半年多什么都没有发生,所有事只是我做的一场噩梦。

    回来几天后,可以看出妻子的情绪在一天天好转,只是偶尔还可以看见她一个人对着照片发呆,我清楚这个时候不能着急。我一直没有开口问过她这八个月里的遭遇,不是不想,只是怕再次伤害妻子,也许哪天她彻底放下了,自然会告诉我。我知道妻子有毒瘾,回家之后我明里暗里提过几次叫她去戒毒所,她都拒绝了,说自己可以控制。我看她回家之后从来没有过毒瘾发作的症状,应该毒瘾不大。戒毒所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得地方,她自己能克服是最好的选择。

    休息了几天,妻子想和我回去看看爸妈,半年多不见了,他们肯定很担心。

    我知道她心里最想的是妞妞,和她提议把妞妞接回来。这样一来女儿跟在父母身边更有利于她的成长,二来也可以让妻子能有更好的心情,帮助她快点恢复。

    没想到妻子听了并没有很高兴,她还是想多休息一下,不想让妞妞看见她现在的样子。

    来到老家,妞妞看见出差归来的妈妈兴奋的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妻子也紧抱着妞妞不放。这时母亲悄悄把我拉到一边。

    “小越啊,我怎么觉得小妍这次回来,好像变了个人呢?”

    “啊……可能是因为换了发型了吧,这丫头自己在北京偷偷去剪的也没问我,回头我让她改回来。”我俩只想着快点回来看看孩子,忘记了妻子现在的形象和以前有很大差别,没想到母亲刚一见面,就觉出了不对劲。

    “没这么简单吧,我看小妍的脸色也不太好,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

    “妈!你别想太多了,可能是她在北京吃饭不习惯吧,小妍平时都被我宠坏了,不懂得照顾自己。回去我给她买点好吃的,补补身体。”

    “回来就好,小妍这孩子对老人孝顺,对孩子也体贴。能娶到她是你的福气啊!”

    母亲没有继续往下问,让我松了口气。第二天妻子说因为今年出差没能赶回来给妞妞过生日,提议一起去照个全家福。在照相馆里,妞妞穿上美丽的公主服,在我们身边跑来跑去,妻子手忙脚乱的在后面追着。看着这一幕温馨的画面,我不会想到,这次的全家福可能是妻子留给我最后的礼物。

    看着妻子和妞妞玩的这么开心,我心里想着把妞妞带回去,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可奶奶已经帮她在这安排了幼儿园,好不容易才适应了新的环境,为了不想影响她的成长,我们只好过了春节再接她回家。

    在老家回来以后,妻子的心情好了很多,以前那个阳光开朗的妻子又回来了。

    在家陪了她几天,我这个大男人也不能总是闲在家里。没想到工作主动找上门来,老刘给我打了个电话,约我出去喝酒,说有好事。妻子知道这阵子老刘帮了我不少,让我去好好谢谢人家。

    “老秦,你老在家陪媳妇也不是常事啊,我同学新开了个公司,你要是愿意的话,明天就过去吧。”

    “我是愿意去,可怎么也得去面试下吧。”看老刘这么热情,我从里很感激这个兄弟。

    “我介绍的人,他不敢不要。对了,小妍回去以后没什么事吧?”

    “刚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很消沉。不过上周去看了女儿,现在好多了。”

    “你不知道,我一回到公司就听别人说王总正生气呢,小郑给他交的报告就写错了一个标题,被他狠狠地骂了一顿。呵呵,也活该小郑倒霉,非这个时候撞上去。”

    “他就是个小人,平时装得正人君子,背地里干的事情那么龌龊!”我想起王总家里摆的那些SM刑具,就恨得牙根痒痒,真不知道妻子在他家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说他了,还记得之前在夜店陪你的女孩吗?叫晓芸的。上周我陪客户过去,听一个女孩说起,她被人抢劫时候用刀子划破了脸,差不多毁容了。没法在夜店干,回老家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紧张的站了起来,我才感觉到她好久没有联系我了。

    “就是你去接小妍那天下午,有人闯进了出租屋。那个流氓,强奸以后还用刀子划破女孩的脸。这人也太狠了,把别人吃饭的家伙给毁了。”老刘说道。

    我听了老刘的话,没有心情继续喝酒。来到外面给晓芸拨通了电话,一直没人接听。那天晓芸离开时的背影还浮现在我脑中,她是一个那么美丽的女孩,我能感觉出在她伪装的外表下,有一颗善良的内心。她为了妹妹可以上学,自己出来做陪酒小姐,可现在一切都完了,受伤害的不只是晓芸,而是她整个家庭。

    点起一支香烟,我想起在酒吧递给她钱的时候,那种失望的眼神。她是真心把我当作朋友的,可我竟然用钱去亵渎她。我觉得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入室抢劫,她一个女孩子,会得罪谁呢?虽然晓芸的脾气很直,身处娱乐场所容易得罪人,但是也不至于会让她毁容吧。

    忽然,我想起了王总,会不会是他知道晓芸帮过我,所以报复在她身上。想想也不太可能,晓芸只是告诉了我一些妻子之前的经历,而且我们见面应该没人看见。等等,老刘?

未完待续……

有钱任性,没钱认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8-11-16 15:10 , Processed in 0.056922 second(s), 4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