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22|回复: 2

和学生女友的一次淫乱

[复制链接]

64

主题

242

积分

0

花币

二星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42
发表于 2018-10-25 13: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青在高潮边缘,突然失去男人的刺激,还被他这样调侃般地问,满脸涨得绯红,喘着气回答。

  “哎哟~!不要这样问嘛!人家……羞都羞死了!”

  “……怎办呢?我真的不知道你究竟是要,还是不要啊?!……而你……又喊我那种只有男女上过床才叫的……宝贝,也令我更糊涂、更不晓得该怎办了呀!……”徐立彬像解释似的反问小青。

  小青当然明白他话中的道理,这一切都要怪自己,是明明已经要了他,却又临场怯懦不敢抛下虚伪的假面具,和他袒裎相见,共享男欢女爱的愉悦;是因为她从头到尾都在矛盾中挣扎,一直为自己几近浪荡表现感到羞耻,才造成现在这种局面的啊!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呀,宝贝!我……让我起来一下,好不好?我得上洗手间……”小青只有逃避到厕所里……

  ………………

  在马桶前面,小青扯起窄裙,退下裤袜和三角裤。不禁叹出了“天哪!”

  夺目而亮晶晶闪烁在裤裆里的,是早被自己溢出的淫液浸透而成的一大片润湿。……但是她已经来不及了,一屁股才坐上马桶,那泡久憋的尿,就立刻吱~~!地一声,喷洒出来了。……“好大、好多的一泡尿尿啊!”

  小青抖动着娇小的身躯,一面企图从紊乱如麻的心绪中,整理出个条理;至少,也要想出待会儿该怎办?怎么面对徐立彬?和面对自己呀!

  擦屁股的时候,小青瞥见厕所的洗手槽旁,放着一个小纸盒,她晓得那是徐立彬准备的、里头有三包装的保险套盒子,玻璃纸包的盒子尚未打开过,显示它大概是男人新买的。看到它,小青禁不住肚子底下感到一种莫名的、怪怪的、像微电流通过身子般的快感,引得连屁股肉瓣都颤了颤。

  “天哪!他……他连那东西都准备好了,那……那他岂不是早就存心跟我…

  …作爱吗!?……那,为什么起先在楼下他还假兮兮的,说什么心中坦荡荡的比较好呢?“

  小青暗想自己被男人用“诡计”,骗上楼来,又被步步引诱得难耐无比,点燃了欲火,弄到现在一发不可收拾的经过,心里满不是滋味。但同时,她却也因为徐立彬很明显的表示,说他真的“特别喜欢”自己,才想要亲热,而感到一种像被人爱着的温暖。

  “那我……该怎办呢!?……就跟他上床?……还是不要?”

  这时厕所的门被敲了敲,男的在外面问:“小青,你没事吧!?我也需要用下厕所。”

  “噢!没……没事,我马上……就好了。”小青心急地回答应时,也犹豫是否该脱下已经湿掉透的三角裤和裤袜,换上皮包里已准备了的、干净的呢?……

  还是……就这样穿回湿掉的出去?……

  “如果等一下又因为被男的引诱,而把换上干净的也搞湿掉,那我就没得再换了!”

  男的又敲敲门:“小心肝!你好了没?……再等我也要憋不住了!”

  “来了,来了!”急急把湿掉的内裤穿回上去,小青拉下紧身窄裙,匆忙地一手打开厕所门,一手还赶忙将窄裙抹平。幸好男的也急忙冲进厕所,连门都来不及关,站到马桶前也“吱~~!”地一声就尿出来了。

  倒是小青站在厕所外面,极不好意思地伸手把厕所门拉拢了些,使自己不致瞧见徐立彬站马桶前洒尿的模样。等到那清脆的尿声渐渐弱了,想像着男人手扶阳具,抖出最后几滴小便时,小青才听到他抱歉地说:

  “真对不起!跟你抢厕所用,害你连手都没洗……”

  “噢!没关系……”小青这才想到,皮包还留在厕所的洗手台上;里头装着自己带来备用的干净三角裤,和全新的裤袜……刚才犹豫要不要换上时打开了,却在急忙中忘记把皮包拉炼拉上,恐怕已经被男人瞧见里面了!

  刹那间,心慌的小青顾不得礼貌,就推开厕所门,挤了进去,抱歉地说:

  “我忘了拿皮包……”

  “不急嘛!……那就一道来洗手吧!”徐立彬说着一转身,把小青搂抱住,使她面对洗手台,在小青的背后紧紧贴着她,低下头又吻到她的颈上。

  小青把头仰了起来,任他火热的唇,和胡须渣在自己细嫩的肌肤上游走、搓磨。不敢朝镜里看,她半闭上两眼,压抑不住地叹唤着:

  “噢~呜!……你……你这样子弄,要人家怎么洗呢?!”

  “我只是吻吻你……你洗你的就是了嘛!”男人说着为小青扭开水龙头。

  小青一低头,就瞟见台子上半开启的皮包,和它旁边的那盒保险套。立刻羞得两颊通红,头也抬不起来了。但是当她瞥见那保险套盒子上,印着男人亲吻在女的颈子上、女的满脸陶醉的画面时,小青心里也浮现了自己在男的怀中,在他热情的抽插之下,欲仙欲死!也不知道是为了洗手,还是什么?小青把手上戴着的、那颗钻石戒指取了下来,搁进皮包里。

  这时,小青感觉到,一个硬硬的棍状物抵在自己背后。它粗粗、大大的形状,将男人阳具的相貌清楚地告诉了小青,令她不由自主就想把手伸到后面去捉住它。但是她不敢,只能将双手垂在龙头下,捧着流下的温水……

  男的继续吻着小青,舔她的颈子、耳垂。他开始缓缓拱着小青的身子,轻轻在她耳边问着:“感觉到了吗,小心肝?……感觉到我的热情吗?”

  “嗯~!当然有嘛!你……好热情喔!……”小青仰起头,喃喃呓着。

  她不知不觉把自己屁股挺翘了起来,配合男人的节奏往后一拱、一凑的。

  “小心肝!你的反应真不错耶!”男的夸赞她,棍状物又大了些。

  徐立彬的手再度抚到小青胸部,隔着丝衫和胸罩,又开始揉弄、抓捏她小巧的乳房;他用另一只手,伸到小青微隆的、曲线性感的肚子上,隔着窄裙揉揉按按的,以热烘烘的掌心和手指,在她的子宫部位旋转按摩;引得小青呼吸沉浊,张开了口,一面喘、一面哼着:

  “喔~!!呵!……喔——喔~呜!!……”

  小青的屁股拱得更剧烈了,但她每向后一挺,就感觉到男人阳具的圆头头在自己臀部上方的尾脊一顶,反而屁股部位却少了肉棒子的刺激。知道是因为她个子比男的矮很多,才会这样,小青便尽力将屁股更往上翘,甚至还踮起了脚尖,引动屁股来迎凑他。

  徐立彬似乎满了解小青的意图,以手挪动他在裤子下阳具的位置,使它原来肉茎仰起而朝上的龟头,改为朝下,然后再贴回小青的屁股,这样两个人前后凑磨,肉棒就正好嵌在小青凹陷的股沟里,仅管仍然隔着衣物,却能更强烈感觉到彼此了。

  一面在后面拱、在前面摸、又同时吻着小青的耳朵,徐立彬由镜子里瞧着她那幅陶醉的模样,便又唤着问她:“喜欢吗,小心肝?……要不要睁开眼看看你自己的样子?……看看你是不是像在作爱?……”

  小青媚眼半睁,看到镜中的自己,真的就像保险套盒子上印的那个女人,脸上写满了陶醉在性欢愉的、难以言喻的表情。但她却不知为什么呓着:

  “没有啦!人家又没有要,怎会跟你……作爱嘛!……你……好坏喔!连…

  …保险套都准备了,还说只亲一下人家就好……噢~呜!宝贝!轻一点嘛!……

  奶奶被捏痛啦!……噢~呜!!“

  男的手轻了些,但继续玩弄小青的乳头,按揉她的肚子,在她耳边问她:

  “别骗人了!你自己不也……有准备了吗?不然皮包里,为什么还带了三角裤,和新的裤袜呢!?……”

  “天哪!你怎么可以偷看人家皮包嘛!”小青羞愧死了,叫出她的抗议。

  “唔……唔!……”徐立彬用唇堵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再说话。

  但是他却用手把小青的窄裙往上一磳一磳的拉着,同时以手指隔裙朝她两腿间的私处部位“进袭”,惹得小青挣扎得更剧烈了。好不容易,她才挣脱徐立彬的吻,满面涨红了,几乎像哀求似地诉着:

  “不要这样嘛!不要这样……逼人家嘛,好不好?!……”

  “那你倒底要怎样呢?……小青,你又不是未经过人事的小女孩,也早就不是处女了,难道会不晓得我那么喜欢你,想要跟你更进一步的欲望和心情吗?…

  …“徐立彬仍旧笑咪咪地问小青。

  小青心中交织着羞惭和矛盾,但身子却受不了男人的手在私处不断刺激,变得更难以抗拒挑逗、更无法按耐那愈燃愈旺盛的欲火,便禁不住将屁股向后引,紧紧压着男人的阳具,一左一右地扭动;同时由口又里迸出了:“啊~~噢呜!

  ……你好会整人喔!……被你整得好受不了啊!……“

  “既然受不了,就干脆投降算了嘛!……小心肝,何必还抗拒呢?”

  耳中听见徐立彬的催促,小青几乎真的就要投降了,但是她心理的障碍,始终没有办法除掉;就像跟男人的话同时在心中回响,抑制着自己:

  “不行呀!我怎么能就这样……完全不顾颜面的,就跟他……上床呢!?这辈子,我从来也没这样不要脸的……跟男的才第一次单独在一起,就脱裤子跟他上床啊!……再怎么样,我至少……也要等到第二、第三次才能呀!不然我岂不跟那种……人尽可夫的妓女一样吗!”

  “不!我。不能呀!”杨小青嘶喊着,同时猛摇着低下去的头,她黑亮的秀发都零乱地散落了。

  但一直踮起脚跟,翘着屁股摇的姿势,使小青整个人的上身前倾,而张开、曲着肘的双臂都贴到了洗脸台上;原先还垂在水槽里的两手,想抓住东西却又抓不到,只好紧攀住亮晶晶的水龙头,一手巴着那根长长的、头头有个圆球状的手柄,而另一只手则握在也是长条状的、几乎像一根男性器官的水喉上了。……

  这样的姿势下,抓着水龙头一面甩头、扭屁股的小青,心里禁不住喊着:“啊!天哪!他的鸡巴……好大啊!……比这根水龙头还要……大啊!”

  但是她真正喊出口的,却还是:“不能呀!我还是不能啊!”

  “为什么哪?……小心肝,你为什么要这样压抑自己嘛!?”

  徐立彬抱起小青的上身,使她能看见镜子里的两人,一面问她,一面将离开了小青私处的手,环抱着她的腰肢;但他的阳具却仍然卡在小青的臀沟里,只是不再像先前那样一鼓一鼓的刺激她屁股了。

  “你……你答应过人家的,光是亲一下,结果却用手进攻身体上下别的地方,害人家受不了的……都几乎真要被你……引诱上床了嘛!可是……”

  小青面有难色的表情挂在脸上,还想解释……

  “……可是什么呢,小心肝?难道你真的没有……外遇过吗?……难道你从进我房间以来,表现的无比性感的风韵,都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展现过吗?……”

  “我……我……”小青被问得语结,更说不出话来了。

  “真的,小心肝!……你也不用再解释了,我相信,你一定有某种心理障碍,所以才会变得这样子,底下三角裤跟裤袜都湿掉了,还偏要否定你自己身体的欲望,坚决说你不能。……何苦呢?……”男的问她。

  由镜中看见自己两手还握在水龙头上,被男人那样抱着,小青难堪死了:

  “哎呀~!……不要把人家讲得那么露骨好不好?!……人家只是身体比较敏感,很容易就受不了刺激,才会那样嘛!……可是……我这辈子,却从没有跟男人……才第一次单独见面就……就跟他上床过呀!”

  说出了心里的“障碍”然后小青才又深深地吸了口气,深深瞧着男的说:

  “宝贝!……你能不能答应我唯一的一个……请求?……就是今天……今晚不管怎样,你都不要求我跟你……作爱,只要答应我这一点,我……我其他的…

  …“

  “都愿意,对吗?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插进你里面?……”

  “嗯!……”小青点头时,看见镜中男人的笑着,她整个脸都涨红了。

  “为了尊重你的意愿,我当然答应你!……可是小心肝,你要知道,那有多难哪!……你那么性感、那样有吸引力,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把持不住,要想跟你上床呀!……再说,假如果等下我要脱掉你衣服,欣赏你的肉体,而你也肯了,但我却没办法把持,非要跟你……性交不可的话,我岂不就……变成食言而肥了吗?”

  小青笑了起来,逗徐立彬似地说:“那……那你就不要我脱衣服好了嘛!

  至少,我就不必背负跟你孤男寡女,在房间里衣衫不整的罪名了!……“

  然后,她闭上了眼睛,身子倚在男的怀抱里,体会着他仍然抵在自己背后的阳具,又半睁开眼,对他瞟了一下说:

  “其实我,我真的心里头好……好矛盾喔!……我真正的心理障碍,就是我们这样子……好不光明正大的、偷偷摸摸在一起,好像一定就要作出不可告人的事一样,那种……背叛我先生的罪恶感,真的让我好不安,可是又……又好那个……就像偷吃糖果的小孩子,又想又害怕似的……”

  “所以,你才需要我答应你,保证我不让你吃到糖果,对吧!?”

  小青点了点头,暧昧似地对镜中男人抿嘴笑着,然后才仿佛羞答答地说:“就是嘛!那种感觉……真的是好怪喔,可我又好想要那颗糖吃……好像吃不到也好不甘心耶!……宝贝,那……那今天你就让我……只闻一下糖果的味道……可以吗?……”

  徐立彬两手仍环抱住小青的腰,在她肉肉的肚子上轻轻揉着;从镜子里,他微笑地瞧着小青,费解似地说:“好,就答应你吧!不过,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明明是过来人了,却还要像个小女孩、扭扭捏捏的……难道这也是你……欲擒故纵,挑逗男人的方法吗?……”

  当然,小青心里很清楚,自己真的就是个“过来人”,在男欢女爱的经验中,早就不知道玩过多少次这种欲擒故纵的游戏,而且深深体会到,这种欲迎还拒、明明想要却又装羞的玩法,确也证明了:在挑逗男人时,是无往而不利的。

  而自己也是的,愈是拖延、缓慢的调情,愈能增加自己的殷切和急迫感;进而激起更强的性欲,使自己在男人眼里,显得格外性饥渴、淫荡不堪,就会让他更兴奋地想要性交,阳具也胀得又硬又大;而在最后被它插入身子里、猛烈抽送的时候,令自己得到澈底的满足了……

  但现在,从身后搂抱着自己的徐立彬,却是小青过去到现在所有的外遇男人中,最特殊、最有不同感觉的一个,也是从在加州家里的宴会上,与他多年重逢后的共舞以来,她一直满怀着浪漫的情绪、朝思暮想的一个人。

  按照杨小青对男人的关系总是要“分类”的“定位”,徐立彬应该算是她真正想要有“爱情”的对象;而且自然而然地,她应该会在心里有更强烈的、属于心灵、精层面的渴求。但大概还是“习惯”使然吧,当小青的身体被男的触到,受到感官刺激时,她就忘掉了要跟徐立彬“谈恋爱”的念头;又几乎完全让肉欲操纵自己了!

  于是,小青又陷入已经成为习惯性的,重重覆覆伪装羞涩、扭捏、扲持、和欲迎还拒的行为模式里;像现在这样,偎在男的怀里,噘着唇娇嗔道:

  “哎哟~,不来了啦!……你又故意损人家了!……不是已经讲过?人家是没办法跟男的……第一次单独见面就做那种事嘛!……而且你自己也答应了,说不脱衣服也不性交的。……那你为什么还损人,说我是欲擒故纵,挑逗男人嘛?!……”

  杨小青虽然嗔着,她的身子却在徐立彬怀里扭动得更厉害了,同时把被大阳具抵着的圆臀,往后一拱一摇的,刺激他那根嵌在自己股沟当中的肉棍子;而徐立彬也又将两手都捂到小青的胸脯上,再度玩弄她的小乳房……

  小青仰起头,两眼一闭,陶醉地哼出声来;男的再度吻她,舔她的颈子,一面含含糊糊地说:“小心肝,不用否认啦!明明你在挑逗我,还假装什么呢?…

  …不过,我倒也真喜欢你这个十足性感的调调儿,刺激我撑在裤子里的鸡巴又…

  …胀得更粗、更硬了耶!“

  “天哪,真的好好喔!已经够大的鸡巴,真变得又……更硬、更粗了!”

  小青的身子像蛇一样扭着腰和屁股,心里喊出欢愉;可是嘴上却仍呓着:“坏死了!宝贝,你坏死了!用那么硬、那么粗大的东西挑逗人家,让人怎么受得了嘛!……噢~!噢~哦呜!……天哪!你害人家……底下又湿透了,又好想好想要……糖果了!”

  男人这才用舌头舔到小青的耳边,对她说:“我看,我们就回房里……让你好好闻一下糖果味吧!……”

  说完徐立彬把兴奋不已的小青转过身来,抱住了她;小青仰起头,闭上两眼,半开启着唇,像等待男人行动似的。……于是徐立彬就低头吻住她,热烈地又吻了将近两三分钟之久。

  他抱起攀着他颈子的小青,走出厕所,回到房间里,将她放在床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

主题

1000

积分

0

花币

四星会员

Rank: 5Rank: 5

积分
1000
发表于 2018-11-5 10:30: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辛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3

积分

0

花币

一星会员

Rank: 2

积分
103
发表于 2018-11-7 22: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8-11-21 15:46 , Processed in 0.059270 second(s), 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