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38|回复: 0

圈套:娇妻沦陷【21】

[复制链接]

27

主题

169

积分

0

花币

一星会员

Rank: 2

积分
169
发表于 2018-10-27 20: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难以言喻 于 2018-10-27 22:22 编辑

第21章
    看到王总搂着榕榕走上宝马车急驰而去,我知道没有继续盯下去的必要了。

    我并不相信这对狗男女,即使榕榕真是王总的女朋友,可这并不能说明他不会继续祸害妻子。之前榕榕被苏辙玩弄的时候,就出卖过妻子,现在为什么不能故技重施呢。我相信榕榕肯定参与了这件事情,只要继续盯下去,他们肯定会露出马脚。

    连续一周,我都在美容院门口监视着。为了不被怀疑,我每天去租车行换一辆车子,可他们就像有所察觉似得,一直没有动静。王经常隔三差五的赶来美容店接榕榕下班,看两人亲密的样子,和一般恋人并无二样。而妻子每天九点半准时从店里出来,打车回家。

    渐渐地我的信心动摇了,难道那天是妻子碰巧遇到王总来店里,才搭车回家吗?这确实可以解释那晚发生的事情,可能妻子走向驾驶室只是去和王总道谢,而且我没有看清为什么妻子会倒向车里,也许是自己不小心摔倒了。

    这天上午,我正无聊的盯着美容院的大门,每天周而复始的监视,让我的神经有些麻木。忽然铃声响起,是晓芸打来的。

    「秦大哥……我昨天见了老刘,可他的嘴很严,没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对不起……」晓芸的声音有些低沉。

    「不要着急,慢慢来,你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我再次叮嘱道。

    「嗯……」晓芸明显兴致不高,这和她平时叽叽喳喳的性格反差很大,我不由得担心起来。

    「晓芸,你没有不舒服吧?感冒了就去看医生,要懂得照顾自己。」我关心道。

    「呵呵……放心吧,我是小魔女,谁能欺负我啊……」晓芸强打起精神,可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那就好,老刘究竟是不是他们一伙儿的,其实我也不太确定,可能他是个好人呢。」

    「不可能!我很确定他们是一伙儿的,那混蛋根本不是人!」晓芸的声音透着憎恨。

    「你这会儿有空吗?咱们当面说吧。」由于晓芸今天太过反常,我想过去看看她。

    「不要……我和姐妹在外面呢,先这样吧,有消息我再打给你……」说完晓芸挂断了电话。

    我坐在车上越想越不对劲,晓芸今天怎么像是换了个人,平时那股刁蛮劲儿上哪去了。我启动了汽车,开到了夜店附近。看着门口的两个保安,为了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我把车停在了远处。这时一个女孩儿从夜店走过来,看她的打扮像是在这里做公主的,我赶紧跟了上去,在进入一个狭小的街道后,女孩儿似乎发现了身后的异常,猛然转身死死地盯住我。

    「你想干什么?别过来,我男朋友就在附近,他可是散打教练!」小姑娘把我当成流氓了,威胁道。

    「你别害怕,我看你刚才在店里出来,应该认识晓芸吧?你能领我去找她吗?」我连忙问道。

    「那你更不是好人了,晓芸不告诉你,我就能告诉你吗?」「我问你,她昨天是不是遇到了麻烦?我是她朋友,只想见她一面。」我急忙和她解释道。

    「哦,这样啊。呵呵……她那可不近啊,我还有还多事等着去办呢。」小女孩狡黠的笑着说道。

    「啊……看我这脑子!」我连忙抽出500块钱递过去。

    「来吧,你要是敢动手动脚的,我男朋友可不会放过你!」小姑娘攥紧拳头的样子,萌到了我。

    「晓芸,有恩客来看你了!」小女孩敲了敲房门。

    「死小媛!又骗我,你什么时候见我领男人回来过?」晓芸的声音在屋里传来。

    「哼……装什么啊!昨天不就来了一个吗?第一次听见你那样叫床的,和杀猪一样,哈哈……」小媛不服气的说道。

    听了小媛的话,我心中竟有一丝酸涩。我一直以为晓芸和别的女孩不一样,她做这一行是被生活所迫,应该有自己的底线。没想到……我低头苦笑一声,自己还是太单纯了。

    「晓芸开门,是我!」我轻轻敲了几下门,说道。

    「秦大哥?那个……我今天肚子不舒服……你走吧……」晓芸的声音有些颤抖。

    「别废话,快开门!」我知道肯定有事

    发生,着急的嚷道。??琈鬓 ?ь?崽嗛暌虂輢????蕖?假!

    「我凭什么听你的,我说了不想见你!」晓芸倔强的回答。

    「大叔,你听见了,我早说了晓芸不给你,肯定是不想见你,快走吧!」小媛说着就把我往外推。

    我无奈之下又拿出点钱,对小媛使了个眼色,自己躲在一旁。

    「快开门吧,猥琐大叔被我赶走了。他还给你放下了点东西,你不出来我都吃了啊!」小媛大声喊道。

    「别,那是给我的!」房门终于打开了,晓芸一把抢过袋子。

    我缓缓的从侧面闪出,晓芸在屋里还带着个墨镜,可我依然能从她的脸颊上看到几处伤痕。晓芸见到我,紧张的把门关上,被我一把拦住,用力一推冲了进去。看到我冲进来晓芸有些惊慌,我一把抢过她脸上的墨镜。我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冲击着大脑,眼前的女人眼角上、额头上好几处的淤青,左边的脸颊处明显可以看出手指的印记。

    「晓芸,没事吧?我早看他不像个好人,等我去叫人!」小媛听见了屋里的响声,在外面喊道。

    「别,我没事,你别管了!」晓芸对着门外说道。

    「是谁干的!我非杀了他不可!」我手指抚摸上晓芸的脸颊,痛的她哼了一声,赶紧扭头躲闪开来。

    「你别问了,和你没关系!做这一行,惹恼了客人,挨打还不是正常的嘛。」晓芸背对着我说道。

    「是不是老刘,你这傻丫头为什么不和我说!」我着急的抓起晓芸的手。

    「秦大哥,这是我欠你的,为了能帮到你,我什么都不怕!」晓芸咬牙没有让泪水流下来。

    「你怎么这么傻,都他妈怪我,当初真不该让你绞进这个漩涡!」看着晓芸此时还不想让我看出她的伤心,我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抚摩着晓芸的头发。其实我早就原谅了她,我可以理解在那种艰难的条件下,晓芸不得不对金钱低头。她本来可以和妹妹在老家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是我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她们平静的生活。

    听着晓芸在我怀里轻声抽泣,我的心都碎了。忽然眼睛扫过墙角处,一条床单随意的堆放在脸盆里,露出的一角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轻轻推开晓芸,往墙角走去。晓芸看出我的目标后,死命拉着我。可她完全挡不住我,抻开床单的刹那,那一抹嫣红让我愣在当场。

    「你别看,不关你的事,求求你了!」晓芸挡在我的身前。

    「老刘这个混蛋,我这就去找他算账!」我转身就往外冲。

    「秦哥,你听我说……听我说啊!」晓芸拉扯不住,一下子摔倒在地,即使趴在地上还在拼命抱住我的腿,不让我冲动。

    「为什么!那个人渣难道不应该有报应吗?你别拦着我!」「你要冷静,现在去了,受伤害的还是你自己!你想想研姐,你被抓进监狱,不就便宜了王总那伙人了嘛!还有我,王总肯定能猜到你找老刘报复是为了我,难道他们会放了我吗!」晓芸哭泣着说道。

    听了晓芸的劝说,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太鲁莽了。就像晓芸说的,我此时冲过去,正中了那伙人的圈套,一旦自己进了监狱别说救妻子了,等出来时,妞妞可能都管别人叫爸爸了!

    「可就这么算了吗?你这么好的女孩子,被那个畜生夺走了清白,绝不能放了他!」看着晓芸,我的心中充满愧疚,这个傻丫头竟然为了帮我,被老刘夺走了处女之身。

    「你以为我不恨吗!昨天我拼了命的挣扎、挨打、被他强奸时,你为什么不出现?我多希望你能出来救我,可你心里只有研姐。不过我从没怨过你,只要能帮到你,这些都是值得的,起码能让你永远记住有我这个女人在你生命中出现过!」晓芸直视着我的目光,眼神中透着坚定。

    「晓芸,我对不起你……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亲妹妹,我会照顾你和惠惠一辈子!」我听出了晓芸话里的意思,可此时只能装傻。

    我俯下身把晓芸拉起,坐到床边。晓芸把头枕在我的怀里,那一刻我的心被触动了。虽然晓芸嘴上说着报恩,可我能看出她对我是有感觉的。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怀疑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是不是错了。为了一个整天和别人纠缠不清的妻子,让另一个深爱我的女人受伤,值得吗!

    「晓芸,你放心这个仇我记下了,以后一定让他连本带利还回来!」我狠狠的说道。

    「我相信你……」晓芸停止了哭泣,静静的躺在我的腿上。?淙璲?瘔??∩播?嗳??楫?笼圉瞑?擃,

    「你是个好女孩,我之前还把你当成……」没等我说完,晓芸打断了我。想到刚才听到小媛的话,我还认为晓芸和那些夜店的小姐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为了钱可以出卖身体的女人。此时我真想狠狠的抽自己几巴掌。

    「别说了,既然我干了这行,没人会把我当人看。可我不能把自己看低了。

    我一直和妹妹说自己在外面过的很好,在大公司做前台。不是为了面子上好看,只是不想让她担心。有本事谁愿意干这种下贱的工作,也怪我自己年轻时不懂得用功学习。平时没事了,我也会看些书,准备以后参加成人自考,到时候再也不干这卖笑的生意了。」晓芸说这话时眼神中闪着亮光。

    「可以的,只要你肯努力,一定会成功!」我鼓励道。

    「呵呵,可我现在连最后的尊严也失去了。和那些姐妹还有什么区别呢?」晓芸说着,流露出绝望的神情。

    「你别这么想,会有男人懂得你的好!」

    「我从来不缺男人喜欢,可我只想找自己喜欢的,不说这个了。秦大哥,我在老刘那其实也打探到了一点消息,可我没忍心告诉你……你要保证控制住情绪,我才说。」晓芸抬起头看着我。

    「说吧,我保证不生气。」

    「老刘……他可能也霸占过研姐……」晓芸说话时,一直观察我的情绪。

    「不可能,小研不会让他碰的,而且老刘不怕王总吗?」我嘴上说的坚决,其实心里并没底。

    「他自己说漏嘴的,我想着多问几句,他好像有所顾及,没再往下说。」「晓芸,你能告诉我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吗?唉……你要是难受就别说了……」我心里既想知道,又怕再次伤害到晓芸。

    「呵呵,反正都发生了,还怕什么呢。昨天我看到老刘和陈经理在包间里聊天,故意装作找陈经理说点事情。平时我对老刘的搭讪,一直都置之不理,这次为了能套到消息,给了他点暗示。我想着最多就是被他占点便宜,也没什么。」晓芸平静的说着。

    「你怎么能相信那混蛋呢,我真是瞎了眼,还把他当兄弟!」「和老刘聊天时,我故意问他有了那些照片,研姐是不是彻底死心跟着王总了。他却挺不屑的,说对付研姐这种女人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王总就是太墨迹,都得到她的身体了,还要把她的心也抢过来。后来老刘多喝了几杯,无意中说研姐也就是那么回事,看着白白净净的,可毕竟做过妓女,下面早就松松垮垮了。

    我问他是不是上过研姐,他就不继续往下讲了。」我可以听出晓芸为了不想让我难堪,故意隐瞒了一些难听的话。想起王总曾经把妻子轻易的献给李胖子当礼物,可见他并不在意别人玩弄妻子的身体,让老刘站点便宜也很有可能。

    「他可能没有撒谎,小研现在确实像他说的那样。后来呢,既然他不肯说了,你应该马上就走啊!」我恨不得可以时光倒流,把晓芸救出来。

    「唉……我是走了,喝到一半,就和他说肚子疼,直接跑回了出租屋。可我没想到……陈经理竟然把他带过来了。陈经理说来看看我哪里不舒服,我刚打开房门,老刘一下子冲了进来。不由分说的一顿拳打脚踢,说我竟然敢耍他。当时陈经理站在外面,姐妹们也都不敢出来帮忙。后来……那混蛋……侮辱了我……呜……」晓芸说着又哭了起来。

    「操她妈!那个畜生一定会付出代价的!」我骂道。

    看着晓芸难过的样子,我没让她再继续说下去,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感觉到她柔软的身体,我的心中没有一丝邪念。就像我刚才向她说的,今后我会照顾她和惠惠一辈子。

    陪晓芸吃过午饭,直到她心情稳定了一些,我才回到家里,看着空空的房间,我失落的躺在床上。由于连续多日的劳顿,没过多久就睡着了。睡梦中,晓芸和妻子同时出现在我面前。晓芸哭喊着在想我求救,而妻子则在对我微笑,只是那笑容中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秘密。我轻蔑的看了妻子一眼,转身向晓芸走去。

    忽然另一个身影在远处走了过来,随着渐渐走近,一个女人穿着洁白的婚纱,我认出那不正是在妻子嘛。还记得在婚礼殿堂上,在亲友的祝福声中,我们紧紧拥抱,互相诉说着情话,那个时候的妻子是多么的单纯。她缓缓地向我走来,离我越来越近,我终于看清楚她脸上挂着两行泪珠,看她似乎在向我诉说些什么,可我听

    不见任何声音。突然她身后冲过来几个男人,将她向后拉去。我拼命的跑过去,想要拉住妻子的手。

    「老公……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啊?」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我真的抓在了妻子手上,抬头一看表,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呵呵,做了个梦。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故作轻松的问道。

    「没办法,今天店里搞酬宾活动,来的人特别多。」妻子笑着说道。

    看着妻子虚伪的笑容,和刚才梦里一模一样。我上午离开时,美容院门前空空荡荡哪有什么酬宾活动,对于妻子一次次的谎言我早就麻木了,也懒得去问她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我对她已经失望透顶,可绝不会放弃,梦里最后出现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妻子,她现在只是被坏人控制,我一定会坚持查下去,把王总这群人绳之于法。


有钱任性,没钱认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8-11-16 16:17 , Processed in 0.066167 second(s), 4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