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花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31|回复: 2

刻骨铭心的国庆假期,高富帅邀请我睡他的白富美娇妻

[复制链接]

6

主题

72

积分

0

花币

一星会员

Rank: 2

积分
72
发表于 2018-11-7 08: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紫荆花树下,游人如织。几乎个个都是手机党,有的在自拍有的在直播,也有拿着相机拍花瓣特写的。我对赏花不感冒,但也不得不耐着性子连拍好几张。因为白凌云快回来了,我要向她交差。嗯,说好的周末去野营,去买几件户外用品再说。
走出校门,公交车还没来,先给白凌云发个信息。同学,能借用一下你的手机吗?我抬起头,美人如玉梨涡浅笑。巴掌脸丸子头,紫色衬衣粉蓝色短裙米色长靴,温婉甜美中透着干练潇洒。和她比起来,白凌云根本什么都不是。所谓仙女本尊,我想也不过如此了吧!
我迟疑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么一位美女向我借手机,怕是另有所图。她看出了我的顾虑,接着说:你是工大的学生吧?我叫杜葳,是这所学校毕业的,是你的师姐。今天是校园开放日,我过来看花,结果照片拍得太多,手机没电了。你放心吧,我只是用你手机给我老公发个信息,等他来了,我让他给你充一百块钱话费。这样,我的手机先交给你保管!
我把手机解锁递给了她,反正这里是大学门口,她敢起幺蛾子我就叫保安。让我意外的是她的手机不是苹果也不是美图,更不是那些烂大街的欧珀维沃,而是IT大神们所推崇的国产神机——爱神七。这款手机在国内知名度不高,但在欧美国家却倍受好评,做工优良性能出众。不过价格也不便宜,所以使用者寥寥无几。美女不稀奇,但懂手机的美女就难得了。好手机呀!我不禁脱口而出。你也喜欢这款手机?杜葳眼睛一亮。嗯,这可是一七年度最佳安卓手机,不过我买不起。她笑了:别灰心!你以后会有更好的。
一辆越野车疾驰而至,车上下来一位修长挺拔的型男。老公!杜葳欣喜的迎了上去。师姐,你的手机!我急忙把爱神七还给她。杜葳说:这是我老公林浩楠,也是工大毕业的。我说:师兄好!我还有事,先走了!杜葳说:你急什么呀,公交车还没来呢。哦!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我是不想看他们秀恩爱洒狗粮。林浩楠说:谢谢你呀,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梁信。说一下你的号码,我给你充话费。我说:不用客气了,师兄,举手之劳而已。那个,公车来了,我先走了。
自由客户外用品店。
帐篷睡袋登山包防寒服强光手电保险绳折叠铲……林林总总、五花八门,甚至有小型氧气瓶,令我眼花缭乱。梁信!熟悉的声音。师兄!这是你的店?对呀,怎么样,还可以吧?很好,很专业!喜欢什么,我送给你!不用不用,我先看看。师姐呢?她回家了。怎么,才这么会不见,你就想她了?我尴尬地笑笑:不是,不是,随便问问。一番折腾之后,我选了个帐篷、睡袋和强光手电。林浩楠说:加个微信,有问题好联系。也好,反正加了也可以删。后半句话我没说出口。
野营回来后,林浩楠问我东西用得怎么样,我客气地回复了几句。此后,他不时向我推荐店里的新品,邀请我参加他们的探险游玩,我都以学习紧张为由谢绝了。他问起我学校里的情况,我跟他说了校园里的奇闻逸事。他又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就这样我们的话题慢慢聊到了性。我试探着问他和杜葳认识的过程,他告诉我他追了杜葳五年,从入学军训到毕业工作。期间,他甚至为了她挨过打。我说:你抢了大家心目中的女神,也难怪他们会生气!他说:女神?你没骗我吧。我说:没有,师姐真的是女神,我们全班男生们都很嫉妒你呢!他说:全班?包括你吗?我说:当然。她可是当仁不让的工大校花!
一阵沉寂之后,一条信息发过来,不过不是文字,是一段四秒钟的语音。我好奇地点开,林浩楠的声音:既然你这么喜欢她,我找个机会让你陪她过夜,怎么样?我靠,这哥们心真大!我顿时目瞪口呆,外焦里嫩。怎么了你?手机都摔了。舍友过来推了我一把。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回过神来,硬着头皮录了一条语音发过去:我没听错吧?你这是主动让我给你带绿帽子吗?他说:你说我骗你,你有什么可值得我骗的?我说:谁知道。他不再说话,发了张图片给我。
体检报告,杜葳,女,汉族,32岁……不等看完,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换妻群交性派对,种种有钱人的活动,参加者都要提交体检报告,验明正身才能进入的。林浩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我:师姐她愿意吗?林浩楠:放心吧,相中你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我考虑过了,与其等她背着我出轨,不如给她一个机会释放自己!我:你让师姐自己跟我说。林浩楠:叫嫂子!我:给我点时间吧。林浩楠:想好以后,把你的体检报告发给我。
下半夜,我从梦中醒来,摸出了枕边的手机,死气沉沉毫无动静。也是,哪个女人会亲自跟别的男人说这样的话?林浩楠果然够拽,他这是认定了我挖不了他的墙脚。不过,我不会做那样的事。没有本事和势力,别说当小三了,当小偷都会死得非常难看。
一个星期后,我把体检报告发给了林浩楠。他回了信息:你定个见面的时间地点。十一那天,我把白凌云送回家后,买了束花去学校旁边的咖啡店。我点了杯咖啡,惴惴不安地坐着。时间仿佛静止,我胡乱地搅拌着,一口都没喝,实在没胃口。
梁子,干什么呢?不喜欢,就别为难自己。我抬起头,勉强挤出笑容:师兄师姐,你们来了?杜葳说:什么师姐?叫嫂子!林浩楠说:给个你反悔的机会,你要是不愿意,就把花扔到那里!他指了指角落里的垃圾桶。杜葳急了:你敢?我站起身半鞠躬行礼:嫂子,一路辛苦了,这花送给你。她接过花闻了闻:不错呀,小伙子挺懂事的嘛!林浩楠说:走吧,梁子!我们先去爬山。杜葳把背包甩给我:你来拿行李!
咖啡店外是两辆山地车,看得出来他们经常骑行锻炼。我问:师兄,你们骑车来的?林浩楠说:对呀,我来带着杜葳,你就骑她那台车吧!路上,林浩楠大声地打趣我:梁子,瞧你那小体格,该好好锻炼了!杜葳说:听说你有个女朋友,怎么没看见她呢?我说:她回家了,要不,我打电话叫她过来?林浩楠大笑:可以呀,小子,自己女神的面子都敢驳。杜葳气得直拍他的后背:让你嘴贱!林浩楠急忙求饶:老婆大人饶命!小的不敢了!
山下的酒店,我开了两间房。杜葳夺过房卡上了楼,林浩楠说:梁子,只要你能让她开心,这钱我会还给你的。我说:不用。今天他穿的是足球服,杜葳穿的是背心短裙,我穿的排球服,爬山倒也合适。
秋日的空气,沁人心脾。高旷辽远的风景,让我的心情渐渐变得明朗。杜葳一改平日的端庄,快乐地欢呼雀跃,脆甜的笑声宛若天籁,曼妙的身影翩若惊鸿,让人恍如隔世!不知有意无意,我们都没有提起那件事。傍晚,回到酒店,我决定了,明天回去找白凌云。世事无常人生不是梦,地老天荒有你才从容!天下哪有这样的便宜?自己辛辛苦苦娶的老婆,凭什么和外人分享。不过是我痴人说梦罢了,不对,是做梦。
敲门声。
梁子,你睡了吗?我是杜葳。杜葳?!我赶紧开了门。她走进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嫂子,师兄呢?退房走了!行李呢?在他那。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把自己心爱的人推给别人,那是怎样的辛酸和痛楚?我不敢想象。拿走行李,不过是出出气而已。我不会怪他,因为我不配。
杜葳说:我们开始吧!开……开始?这两口子,还真是直接。我要是个糟老头,肯定吐血不止,爽死这词估计就是这么来的吧。
她从胸口掏了两个小盒子出来,放在床头柜上。毓婷!杜蕾斯!我血压急升,差点晕厥。全身的血在往上涌,我呆呆地盯着她鼓鼓的胸器。看什么看!难道你以为我这是假的?告诉你吧,货真价实!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不由得一阵激动。因为我看出来了,这眼神和那些女生看我的差不多,带有男女之情。但我又想怎么可能呢,我真是想到哪里去了。杜葳摸了摸我的头发,时不时轻抚一下我的脸。她的脸离我越来越近,甚至呼出的气都已经到了我脸上,她还是那样看着我。我知道我想的事情不太可能,但还是忍不住去想。
杜葳在我额头亲了一下,眼中闪耀着不知是母爱还是男女之情。我吓了一跳,正在想这是不是真的时候,杜葳已经吻住了我的双唇,停留了几秒钟,那种感觉太棒了。我心抖快要跳出来了,激动与喜悦是无以言表。眼前的她秀眉杏眼、长身玉立,不但特别惊艳美丽,而且那种成熟女人的韵味是那些小女生所不能比的。能够和如此美女做爱,那是多少男人毕生的梦想啊!
见我傻愣愣样子,杜葳没说话,直接来脱我的上衣。我心如鹿撞,难道我期盼已久的事就要发生了吗,简直不敢相信。把我的上衣解完,她开始解她自己的。我当时不敢动也不敢说花,因为我太害怕她会改变主意。杜葳把肩挽向外褪开,背心滑落下来。耀眼的白光令我目眩,几乎窒息。如果说外表掩盖了人的真实欲望,那么衣服就隐藏了女人的真实三围。高耸的双峰宣示了她作为女人的伟大,深凹的乳沟埋葬了不知多少男人的雄心壮志。我敢打赌,就算把我的手机塞进去,也会被吞没大半。
杜葳俯下身继续吻我的嘴唇,她的舌头伸进了我嘴里,不断地舔我的舌头。我本能地搂住了她的腰,摸索着想要解开她的内衣。也许是太激动的缘故吧,一连几次都以失败告终。杜葳脸一红,嗔怒地骂了句:笨蛋!自己反手解开了内衣扣子。我感动极了:嫂子,谢谢你!杜葳把我的双手拉到她的胸前,我颤抖着握住了那两团白肉,温润柔软嫩滑富有弹性。杜葳闭上眼睛轻轻呻吟,她甚至抓住我的手,示意我用力揉捏。
喉咙中咕噜一声,莫名的饥渴涌上来,我忍不住含住她的葡萄贪婪吮吸起来。这边……还有这边!她乳头长短适中,吃起来十分舒服。吃吧,吃吧,看把人都饿成什么样子了!杜葳声音哽咽,轻拍我的脊背。尽管没有奶水,但我无所谓,因为它们只属于我!等我过足嘴瘾,她把我的头埋进沟里,用她的胸不断揉搓我的脸。眼前白影纷飞,满是娇嫩和温暖。来日方长,春宵恨短!我脑中一片空白,直到杜葳来脱我的内裤才回过神来。接着,她把自己的也脱了。
我觉得快要上天,全身乏力,下面早已胀得快要爆炸似的。杜葳骑跨在我腰部,当她的手碰到我的肉棒时,我全身触电。因为紧张,我一直在发抖。她握着我的肉棒把包皮向下翻,我觉得有点痛,但感觉又很美妙。不知什么时候那里已经分泌了很多黏液,湿湿滑滑的。杜葳把我的肉棒扶着对准她的下面磨擦,当碰到她下体的那些粘稠炽热的液体,我骨头都稣了。一阵快感涌上来,我知道要射了,拼命地忍但是没有用,精液呼就流了出来。肉棒在跳动,龟头麻麻的,杜葳也感觉到了。她说:你先睡会,等下我叫车送你回去。
她去了浴室,出来时候已经穿好了内裤,手里拿着纸巾。她把纸巾丢给我,自己盖好被子躺下了。我默默地把身上的液体擦掉,怅然若失的感觉使我想哭声出来。丢脸啊,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我穿好了衣服但又舍不得离开,于是也躺下睡了。杜葳看来已经睡着,鼻息声都有了。不甘心啊,如果错过今晚,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我怎么也睡不着,用手套弄了几下,没想到居然又硬了。我一阵狂喜,知道又有机会了,但是杜葳已经睡着,吵醒她我怕她不愿意。实在不甘心,我掀起被子小心翼翼地去褪她的内裤,上面的褪去了一点,露出了毛,下面的她压着褪不掉。我就慢慢的去翻她的身,就这样她醒了。我大气都不敢出: 我想……没想到她笑了笑:你想再来一次,对吗?可别让我失望哦!我赶紧发誓:不会的!
杜葳坐了起来摸摸我的脸,再次来脱我的衣服。我一下子从地狱上了天堂,这次我主动把舌头伸到了她的嘴里。我们缠在了一起,很快就赤裸相对了。嫂子给你润滑一下,你也帮嫂子润滑一下吧。说着她转过身含住了我的肉棒,那里湿湿热热的,是杜葳在舔。眼前白茫茫一片,那是杜葳的蜜桃翘臀。狭长的两片花瓣,我好奇地抠了一下,里面是鲜红隆起红的肉。我轻轻舔了舔。我呸,怎么是苦的!我连吐几口。杜葳哭笑不得:傻瓜,那是我在养生馆放的中药,保养身体的。作为回报,她在我的肉棒狠狠掐了一下。我痛得大叫:你想弄死我啊?!活该,谁让你朝我妹妹吐口水的。
没过多久,杜葳开始起身,在床头柜上拿了个套子。嫂子,我能不能不戴这东西?你想多了,我只是想不让你射得那么快而已。她骑跨在我腰部,握住我的肉棒,抬起屁股慢慢坐了下来。没等她吩咐,我立即抓住了两只顽皮的大白兔。我握住她的奶子以后,她把身体前倾过来,上下起伏,嘴里不时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她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时而抬头闭眼,时而俯身和我亲吻。我全身潮红冒汗,任由杜葳摆布。可能是刚泄过的原因吧,这次持续的时间变长了。龟头一麻,我又射了。杜葳啊一声长叫,全身发抖。她的下面在收缩,紧紧吸住住了我的肉棒,看来是到了高潮。
小憩片刻之后,杜葳先帮我拿掉套子清理干净,然后才去了浴室。哗哗的水声传来,我睡意全无,干脆起来看夜景。星光下,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犹如我纷乱的思绪。背上被拍了一巴掌,我回过头,杜葳笑吟吟地看着我:快洗洗睡吧,明天我们去买东西。
一缕长发钻进了我的鼻子,我打了个喷嚏。杜葳坐起来拢了拢头发,拿过内衣取下一边肩带,扎了个马尾。我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肉肉的暖暖的好舒服。没了内衣的承托,杜葳的胸耷拉了下来。和其他女人的扁平收缩下垂不同,杜葳的胸完全是因为大而下坠的,那是成熟少妇才有的饱满结实的豪乳,乳晕很小乳头紫色。记得那次和白凌云去野营,好不容易把她的胸扒开,那硕大乳晕和几乎没有的乳头,吓得我差点就软了。结果草草做完,俩人都很不开心!即使不穿内衣,嫂子的胸也很聚拢,粉白圆球形隐约有血管浮现。可能是脸小的缘故吧,感觉她的一个胸都快赶上头那么大了。真的很羡慕她老公,娶了一个健美的妻子!如果让我选择死法,我一定要她的胸把我夹死。我握住那两坐山峰拼命地揉捏,很快,她有了反应:住手!不要……不要停!臭小子,胆肥了!敢吃我豆腐,信不信我干死你!我在她的脖子亲了一口:我想在上面!杜葳熟练地给我戴好套子,顺从地仰卧在床上。我毫不客气地扑了上去,掰开她的双腿进入了她的身体。
有人说,女人的乳房是男人的扶手,那一定是在做爱的时候。我紧握着杜葳的豪乳奋力地冲刺着,犹如脱缰的野马。杜葳娇声不断,喃喃自语:老……公……老公?老公!我腾云驾雾,飘飘欲仙。母亲的子宫啊,阔别二十年之后,我又回来了!记不清换了多少姿势,只记得她的下面紧紧地吸住了我好几次。欲望纠结等待释放……我的下面热流涌动火山喷发,满满的一筒,全部迸射而出。搞别人的老婆,爽!交完货,我一动不动,肉棒依然留在她的身体里。杜葳满意地给了我一个长吻,并把被子拉过来盖在我身上,我们就这样相拥而眠。女神入怀,佳人在侧,所谓人生巅峰,我想不过如此吧!
夜色如水,凉风习习,我们到附近的摊点吃了夜宵。一路上,我捡起了不少男人惊掉的眼珠子和碎了一地的节操。原因很简单——她突点了。回来后,我抱起杜葳走进了浴室。关上门,浴室里密不透风,全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杜葳特意没穿内衣,我也没脱她的衣服,撩起她的短裙直接后入。我告诉她这招叫母子交尾,她鄙夷地白了我一眼!啪啪了十多分钟之后,我就开闸泄洪了,没有套零距离无障碍接触的感觉果然更爽!杜葳扶着洗漱台大口喘气。当然,鸳鸯浴也是必不可少的,杜葳还给我做了胸推和乳交。
整个黄金周,我们都不再拘谨,拥抱接吻做爱,仿佛久别重逢的爱侣。路边小树林,我们野战。地下停车场,我们车震。……她给我买了两套换洗衣服,我给她买了运动服公主裙和内衣内裤。林浩楠没有再出现,只有杜葳给他发照片的时候,我才记起他的存在。
要回校了,我收拾好东西,杜葳还没有起床。她玉体横陈,面色绯红:你自己去打车吧。走的时候把门带上!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我只是她的一个过客而已。再见,也许再也不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72

积分

0

花币

一星会员

Rank: 2

积分
72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7: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上网多年,看过的黄文不少,发现它们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只注重情色部分的描写而忽视了故事的真实感和人物心理活动,难免显得浮夸。本文着重从这两方面入手,力求给大家不一样的体验。当然,为了观赏性,本文在某些方面的描写同样进行了夸张,为突出自身风格采用了白描手法进行写作,不喜欢的请绕道。把这些废话留在评论区,为的是不打扰大家细看故事,没有写出的内容请自行脑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54

积分

0

花币

二星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4
发表于 2018-11-8 13:27: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色花堂

GMT+8, 2018-11-21 15:30 , Processed in 0.051250 second(s), 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